失戀後,正是一個人流浪的好時機

失戀後,正是一個人流浪的好時機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係結束不代表我被拋下、被遺棄。我不需要得到別人的關注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只需要注意自己的感覺就好了。重新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透過旅行中的大小瑣事,照顧自己的食衣住行,該去哪裡、下一步如何決定,掌握主導權的同時也找到獨處最適當的節奏。

曲終人散後

「我相信當無其他救贖,人能格外的清楚。」(楊宗緯,〈因為單身的緣故〉)

在我看來這句話對,同時也不對;唯一的差別在於時間的長短。當時間沖淡了舊有感情中的一切羈絆,當然人能夠格外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因為重心早已重新放回自己身上;但對於剛經歷失戀的人來說,十之八九眼中看得到的只有「失去救贖」這件事,而根本不可能思考其他東西。

「我要對他說我知道我做錯了什麼,你可不可以原諒我?等等我,前路太險惡,世上這麼多人,只有你是給我最多安全感的伴侶,請不要就這麼放棄我。

我不再要那一擊即碎的自尊,我的自信全部是空穴來風,我要讓你看到我現在有多卑微,你能不能原諒我?求你原諒我。」

──《失戀33天》

剛失戀時那種巨大而空洞的侵蝕性力量,真的會把人完全淹沒。不論是表現在外在的痛哭流涕,或是強忍鎮定,甚至到刻意忽略而毫無感受,都是一種無法承受內在痛苦的過度反應。最怕的就是毫無尊嚴的死纏爛打,只祈求抓回一些過去曾經的確定感;但通常是遍體鱗傷後,才用最糟糕的方式瞭解,當關係結束的瞬間,早就什麼都難以挽回。

受不了這樣感受的衝擊,很多人的方式是選擇透過外界的刺激來轉移注意力。所以或有所聞,透過快速進入下一段關係、重新在交往市場上找回自己的價值,亦或僅用無意義的性與慾望交流,來嘗試從中得到些什麼;可能是再次被愛的可能、感受活著的體驗,亦或是想證明自己仍有感覺的能力,而不是對一切皆是麻木不仁。

療傷的舉措:入世與出世

有些人主張這時候的感情狀態,就是應該盡量去體驗人生,不用刻意為了什麼的目的。閱讀空氣中彼此互動的氛圍,合則聚不合則散,不用給太多的期待或承諾,就只是真誠的感覺雙方的互動。這聽起來或許有某種程度上的不負責任,但對剛剛結束關係的人來說,要再信任別人、說出什麼承諾或是進入一段關係,對於心靈的壓力都是過度沈重的。

換個角度來說,為什麼人與人的互動不能僅是享受彼此的交流呢?為什麼一定要給每一段關係安上一個名字、一個定義?難道沒有結果的關係總歸而言就是浪費時間?享受當下,當一塊載浮載沉、隨波逐流的浮木,不也是一種暫時狀態下的療傷方式嗎?至少,能讓自己學會再次感受情緒的能力。

這種「入世」的療傷方式,因為是透過更多的與人互動來感受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最大的風險就是容易傷到互動的另一半;若不夠清楚了解彼此現在要的所求所欲,很容易因期待的落差而鬧得不歡而散。所以對我來說,我更推崇的是「出世」的療傷方式:一人獨自旅遊。

獨自流浪的意義

在失戀之前,筆者也從來沒有自己一個人獨自旅遊的經驗。但當面臨嘎然而止的長期關係時,突然有種衝動想要去嘗試一些不曾做過的舉動。比如說換個髮型、學習一向新技能或新興趣,或是完成那些答應自己想要嘗試的卻總是拖延的事項;強迫自己踏出舒適圈,去重新認識這個世界。藉由這次一個人出遠門的旅行經驗深刻的體會到,失戀正是一個人很適合獨自旅行的時機。

從一段關係中離開時,不論是主動或被動都要花時間去適應,適應那種從兩人世界轉換到唯有自己一人的互動與相處中。失戀中往往最難熬過的,是一種被拋下的感覺。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樣應對,所以失戀中的人往往因此不顧形象的死纏爛打,嘗試挽回那些過去的某些確定性,但反而更容易讓彼此的關係難堪。所謂斷要斷得徹底,其實就是想要讓彼此有足夠的空間調適兩人的狀態,並重新定義互動的關係。

一個人出遠門的旅行,藉由異地以及時差的關係,在很大程度地從外力條件上能夠隔開兩人,創造出相互喘息的機會與適當的距離。另外,一個人旅行中的大量獨處時間,會讓人重新認識到該怎麼和自己互動。遇到了問題該怎麼解決?沒有主見時該怎麼下判斷?一切的一切都由自己與自己的對話中來做決定,漸漸的找回屬於自己的主導權。

學會享受獨處的空間,認知到不需要別人,自己也能夠活得舒適自在。找出自己最舒服的模式,將焦點與心力專注在滿足個人的感覺上,從一段已經窒息的關係中脫離,給自己一個好好寵愛、善待己身的禮物。

關係結束不代表我被拋下、被遺棄。我不需要得到別人的關注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只需要注意自己的感覺就好了。重新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透過旅行中的大小瑣事,照顧自己的食衣住行,該去哪裡、下一步如何決定,掌握主導權的同時也找到獨處最適當的節奏。

獨處,才是人際相處最高端的藝術

肯定自己的價值、欣賞自己的能力,畢竟人生旅途中最重要的伴侶,永遠都是自己。就連離鄉背井、完全陌生的國度都能活得安然自在,怎麼可能會到一切都熟悉的領域反而寸步難行呢?

重新投資、認識自己,本來就是每段失戀後療傷恢復必經的過程。一段關係的結束只是世界像我們展開了更多可能性的大門,只要有堅定的意志與開闊的心胸,沒有什麼風風雨雨是不能面對的。而外在的美景與各種異國的體驗,也在提醒我們世界還很大,不用限縮自己在渺小的圈子裡而裹足不前。

失戀後的一人旅行,重新找回獨處的模式與主導決策的能力,了解到一個人其實不是殘缺,本來生存在世上需要依賴的,有自己就已經足夠。由外而內、再由內而外,解決一件件看似微小紊亂的雜事,一步步掌握自己生命何去何從的主導權。

我本來就是個完整的個體,從關係中離開,只代表需要重新調整與人互動的距離,但本身的完整性並沒有受到傷害。破碎的心靈與痛不欲身的感官只是從關係中抽離的戒斷症狀,時間將會還原我最原本完整的面貌。我將會在旅行結束後蛻變成另一個更圓滿、甚至更有魄力的人格。

喘口氣、換個心境,等我下次回來後,一切都會更加美好。「當無其他救贖,人能格外的清楚」,因為人本來就是自己最好的救贖。

本文經周詣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周詣/Daniel Cho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