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巴最愛爭強好勝的孩子,究竟發生什麼事?

嘴巴最愛爭強好勝的孩子,究竟發生什麼事?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樣的孩子通常是自我價值感低落,亟需要被看見與被肯定,因為害怕被瞧不起,所以拼命顯示自己優越的一面。但當他試圖展現自己不符現實的豐功偉業時,卻引來更多的不滿,最後大家乾脆把他講的話當耳邊風,甚至無視他的存在。

還記得,曾和一位被轉介到我這兒來的孩子談話。這孩子很特別,會談不到幾分鐘,他便開始上下打量我:

「老師,你穿的鞋子是什麼牌子的?」

「你看到了,是N牌的。」

「我也有好幾雙N牌的鞋子,還有明星球員限定款。」

我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老師,你開什麼車過來?」

「我騎機車。」

「什麼?你怎麼不開車?我媽說,等我18歲時,要幫我買一部B牌的車子。」

看得出來,這孩子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神情。我心裡不是滋味:「難怪,他會被轉介過來談話。」導師告訴我,這孩子在班上的人緣不好,同學一開始只是不喜歡與他來往,到後來便群起嬉鬧,用言語揶揄或攻擊他。

他常會在與同學的言談間,設法顯示自己比別人厲害的地方,或者在嘴上佔人便宜,有時候是炫耀自己的好,有時候則是攻擊別人的不足。雖然還不到言語辱罵的程度,但總讓身旁的人感覺到不舒服,敬而遠之。

他真的這麼有本事嗎?其實也沒有。很快就被同學看破,只是愛吹牛、好面子又不服輸,最後成了被大家奚落的對象。

這樣的孩子通常是自我價值感低落,亟需要被看見與被肯定,因為害怕被瞧不起,所以拼命顯示自己優越的一面。但當他試圖展現自己不符現實的豐功偉業時,卻引來更多的不滿,最後大家乾脆把他講的話當耳邊風,甚至無視他的存在。這反而讓他必須透過更極端的方式來證明自己──要不是酸言冷語,不然就是不留情面地直揭他人瘡疤。

「老師,你為什麼要當老師?」這孩子問我。

「因為,我喜歡幫助他人解決困難……」我回答。

「當老師很好嗎?一個月賺多少錢?」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他便接著說:

「你怎麼不去當教授,或是醫生?我以後一定不會當老師!」

「那麼,以後你想做什麼?」我問。

「我要當總裁。」這孩子神氣地說。

儘管感到不舒服,但我仍盡量保持穩定,平靜地接招。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忽略他所說的,他只會用更激烈的方式要抓住我的目光,直到我受不了進而抓狂;如果我不滿地指責或糾正他,只是在複製他生活中人際關係的互動模式,對他並沒有幫助。但若我過度認同他或讚美他所說的,似乎又會增強他總是「言詞爭勝」的行為。

因此,我需要讓他一方面感受到被肯定,強化自我價值感,同時知道,可以不用透過處處爭贏別人的方式來獲得別人尊敬的眼光。

有一次會談時,他帶了罐飲料進來。我告訴他,會談室裡不可以喝飲料。他連忙說:「不是我要喝的,是要請你的。」

或許,他是想透過這個舉動顯示他的出手闊綽。我笑了笑說,謝謝你的好意。我問:「是什麼讓你想帶瓶飲料給我呢?」

「你每天要講不少話吧?我想應該很口渴,所以請你喝。你不用跟我客氣啦!」

「哇!你很體貼呢!會注意到別人的需要。」我停頓了一下,見他臉上露出靦腆的笑容。我接著問:「平常,你也會這樣注意到別人的需要,甚至出手幫助別人嗎?」

「有呀!」他滔滔不絕地說起他那些如童子軍般日行一善的功績。我知道他一定會說有,而且迫不及待地秀出一件件「豐功偉業」,不論是否真實。我接著問:「那麼,當你這麼體貼,主動幫忙時,別人有什麼反應?」

「他們都很開心呀!」

「嗯!所以,你有能力讓別人感到開心呢。」

聽到我的稱讚,他笑得眼睛瞇了起來。接著,我用低沈的語調,放慢速度,加重語氣,一字一字地說:「我覺得,能夠為別人帶來開心的人,是相當值得敬佩的喲。」

放慢語速,是為了讓話語更有力量,更加深植人心。

「就像你,今天能夠想到我的需要,順道帶罐飲料給我,讓我感到很溫暖。謝謝你。」我正在透過這次機會,設法強化他人際互動時的合宜行為。

往後,我在與他每一次的會談中,都會設法去觀察與找到一些他在人際互動中,展現對他人體貼、關懷或主動協助的一面,設法肯定一番,同時直接表達我內心的感覺:「我很喜歡你這麼做。」

這句話對他而言相當重要,他必須透過與人互動的真實體驗,去觀察與體會到,自己的哪些言行能受到他人歡迎與喜愛。他人所表達的情感回饋,將會讓他學習到更多人際互動中的合宜行為。


嘴裡好爭勝雖然在人際關係裡通常不受歡迎,但背後卻有著想被關注、被肯定,甚至被重視的需求──這與每個人都是一樣的。

對於好面子、愛爭勝的孩子,我不太需要去指正他們做了哪些不好的事情──點到為止就好,否則,他們會為了保有自己的顏面,否認到底,最後肯定談不下去。他們或許也知道這樣做會帶來反效果,但過去偶然的有效經驗,或者從成長環境中重要他人身上學習而來的替代經驗,都會限縮了他們在人際關係中的行為選擇──只剩下「爭贏他人」這個選項。

人際關係的問題,得要回到人際關係中去解決。而大人與孩子建立起穩定的關係,正在為孩子營造出另一個人際互動的場域,在安全且不受批判的氛圍下,重新感受與學習人際間的相處之道。

過一陣子,某個中午時分,我在校園裡,偶然見到這孩子與幾位同學一起抬餐盒,有說有笑,看來相處不錯。

改變,真的沒有那麼容易;但我知道,這孩子正在努力進步中。

  • 本文撰寫於2019年1月9日,文中案例為真實故事經充分改編

本文經陳志恆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陳志恆』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