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待真正貧困的工農,中國比「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還不如

對待真正貧困的工農,中國比「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還不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幾乎把「十里不同風,五里不同俗」發揮到了極致,你雖然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但是只要你出了村,就像變成了「外國人」。

近日,上海浦東三林鎮的官方微信,發佈了一組地方官員慰問貧困戶的照片,引發網友熱議。有網友踢爆貧困戶小湯所彈奏的鋼琴為一款價值38萬餘元的德國原裝進口產品。從其它幾張慰問現場的圖片中,還可以看到困難戶家中有水晶吊燈、雙開門冰箱、洗碗機和紅木傢俱,和很多人認識中的貧困戶有很大差異。

後來官方出來解釋稱:「小湯家屬於因孩子特殊病體造成的困難家庭。母親為失業人員,負責照顧孩子,父親長期外地打工補貼家用,小湯每月康復費佔家庭收入一大半,確實屬於當地貧困家庭。」

其實,隨著如今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們以往認知的食不果腹、家徒四壁貧困戶也越來越少。一個人是否貧困也不能簡單從衣著、居住條件去判斷,如今我們經常聽到隱形貧困人口一詞,它指有些人看起來每天有吃有喝但實際上非常窮。

世界各國的貧困標準都不一樣,一些發達國家的貧困戶放在欠發達國家可能是富裕戶了。像沙烏地阿拉伯這樣一個富得流油的國度,每個人幾乎都是百萬富翁,開豪車、住別墅、環球世界,它們對貧困沒有印象。曾經有新聞報導:「一位沙烏地男子自稱是貧困戶,很多富豪當成稀罕事,排隊給他捐款。」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以來,中國經濟飛速發展,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但是城鄉二元體制以及不合理的分配制度,讓城鄉之間、區域之間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像北京、上海、深圳這樣的大城市已經步入「發達國家」行列,而一些山區農村甚至比非洲還原始,連電燈都沒有。我們一般認為富裕家庭標配的鋼琴、水晶吊燈、智能家電在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可能並不算什麼,如果真的以所擁有的資產來論貧富的話,北京、上海每戶人家的房子就可以價值好幾百萬,他們早已脫貧。如果一個社會真的富裕到無貧可扶,那是一件好事,說明真的實現了天下大同,但是現實果真如此嗎?

這次上海地方政府發佈的扶貧照片,看了最受刺激的人恐怕是那群來到上海打拼的農民工和剛畢業的大學生蟻族。他們為了生計,幹城裡人不願幹的活,領著微薄的薪水,沒有基本的社會保障,蝸居在幽暗的地下室。城市的光鮮亮麗與他們無緣,他們可能一輩子也成為不了城市的一員,他們儘管比小湯家還要貧困,但是沒有人去在意他們。

RTX1N4I1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7年底的數九寒冬,北京開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驅逐低端外地人口運動,沒有北京戶口的外地農民工和蟻族都在低端人口之列,此後在全國大中城市都效法開展。

有時候你真的不能理解,一個所謂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政權,理應更加照顧工人和農民的利益,事實卻完全相反,有時甚至連他們眼中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都不如。以澳洲為例,它雖然是一個聯邦國家,但是貧困戶申請政府補助並沒有城鄉和地域之分,一些大英國協的社保和醫保甚至是通用的。而中國幾乎把「十里不同風,五里不同俗」發揮到了極致,你雖然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但是只要你出了村,就像變成了「外國人」。身在非洲般農村的你,來到歐洲般的城市,會讓你產生身份認同的錯亂。同樣是中國人,為什麼別人出生在「歐洲」,你卻生在了「非洲」,你到底是哪國人?

也許是意識到了這樣的「城鄉怪胎」,近些年,中國從上到下都在聚精會神搞脫貧攻堅戰,有的時候卻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前段時間,中國官媒報導了山西省臨汾市隰縣作為國家級貧困縣,竟有數百名貧困戶擁有427輛機動車,甚至還包括奔馳、奧迪等高檔車。2016年,甘肅農村婦女楊改蘭因為不滿地方政府取消低保,用斧子將自己的4個年幼子女砍死後,服毒自殺。

不難發現,今天中國的扶貧已經變成了選擇性扶貧,也成為地方官員滋生腐敗的溫床。一些貧困無助的人就在眼前,政府卻視而不見;一些相對不是貧困的人,地方官卻經常慰問關懷;一些不願意接受慰問的人,扶貧幹部卻寧願被羞辱也要上門。

這就是今天中國進擊中的「城鄉怪胎」,你能奈何?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