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首度承認修女遭性侵犯:當性奴、強迫墮胎還要「保持緘默」

教宗首度承認修女遭性侵犯:當性奴、強迫墮胎還要「保持緘默」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主教教會長年由男性主導,性別不平等的情況存在已久,也是導致性虐和性侵頻傳的主因。教士不僅性侵修女,還會將她們當做女傭。

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5日在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歷史性之旅返回羅馬,他在專機上接受記者訪問時公開承認,有神父和教士性侵修女,甚至被強迫墮胎、當性奴,雖然天主教過去已被踢爆性侵兒童,不過愈來愈多修女受到「#MeToo」運動鼓舞,出面揭發神父與主教的惡行,去年代表超過50萬名修女的國際女修會總會長聯合會譴責「沉默與保密的文化」縱容惡行,呼籲修女舉報,而這也是教宗首次公開承認修女遭性侵。

《聯合報》報導,過去方濟各從未提到這個問題,他前往阿聯訪問返回羅馬的專機上被記者問到此事時說:「這是真的,有教士和主教做了這些事。」

方濟各坦言:「我認為這這種事持續發生,因為這不是你發現就能停止的事;我們已經著手因應一段時間了。」他也表示,部分行為不檢的神職人員已因性侵修女遭停職。

他稱,問題的根源在視婦女為「次等的」觀念,並且提到前任教宗本篤16世在2005年解散了一個女修會,部分理由是因為涉及修女遭奴役甚至當「性奴」,方濟各表示,修女遭性侵的情況仍在持續發生,而且不會輕易消失,教廷已經在著手處理,目前雖然已暫停幾名涉事神職人員的職務,但還應該做得更多。

世界各地的教會都有修女遭性侵的歷史

《美聯社》在去年7月,就曾揭露天主教修女遭到性侵和性騷擾事件,案例遍及歐洲、非洲、亞洲、美洲,然而因為修女在教會中的位階被視為次等的,性別不平等下,再加上教會的封閉體制,使這個問題長期被梵蒂岡忽視和掩蓋。

1994年,已故的修女歐多諾修(Maura O'Donohue)曾經向梵蒂岡提出一份涵蓋多國的調查報告,報告中指出,有同個教會的29位修女遭到性侵,報告中還說,非洲教士擔心從妓女或其他女性那裡會被感染HIV病毒,認為修女是「較為安全的性伴侶」。

《風傳媒》報導,1998年,修女麥唐納(Marie McDonald)向梵蒂岡官員與神職領袖的報告指出,非洲教士強暴修女的情況很常見,一旦修女懷孕,教士還會要求她們墮胎。報告指出,這項問題在修女們前往羅馬進修時也存在,因為她們常常在撰寫論文時,尋求神學校學生或教士幫忙,有時提供性服務就是她們交換利益的方式。

這些調查報告當時並未公開,直到2001年才經美國天主教媒體《國家天主教報導者》(National Catholic Reporter)披露,而梵蒂岡官方媒體《羅馬觀察報》(L'Osservatore Romano)旗下月刊《女性.教會.世界》(Donne, Chiesa, Mondo)指出,天主教教會中的性侵事件導致修女被迫墮胎或生下不被承認的孩子。

男性主導教會,女性受辱外還得「當女傭」

如教宗所說,事發原因之一為教會中女性被視為次等,《蘋果日報》報導,以印度為例,當地有大約1800萬名天主教徒,但對比起13億信奉印度教的人口,天主教徒只算少數派,醜聞可能會破壞教會形象,故受辱修女都不敢公開事件。

去年6月有名修女向警方報案,指控喀拉拉邦的主教穆拉克(Franco Mulakkal)2014至2016年間多次性侵她,她多次向教會投訴,但教會置若罔聞,最終促使她報警。穆拉克否認指控,還反控修女行為不檢,去(2018)年他被起訴且判刑入獄3週,但10月獲准保釋,《紐約時報》報導當面臨審判的主教被保釋時,許多神父還慶祝。

此案令當地教會出現分化,不少人為涉嫌性侵的主教辯護,受害修女與支持者反而被孤立。

《世界日報》報導,代表全球女性天主教宗教秩序的「主教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of Superiors General)去年11月公開譴責「緘默與保密文化」,禁止修女揭發神職人員惡行,並且鼓勵修女向警方或修道院院長舉報。

梵蒂岡女性雜誌《女性教會世界》(Women Church World)報導,部分修女因為遭教士強暴懷孕且強迫墮胎,然而天主教視墮胎為重罪。

《風傳媒》報導,天主教教會長年由男性主導,性別不平等的情況存在已久,也是導致性虐和性侵頻傳的主因。教士不僅性侵修女,還會將她們當做女傭。《女性教會世界》去年也披露,主教與神父將修女視為卑微的僕役,修女被迫為他們煮飯打掃,卻幾乎不會被邀請坐上餐桌;她們經常在沒有合約保障的情況下長時間工作,報酬卻少得可憐甚至沒有任何報酬。

一位修女忍不住感嘆:「在耶穌眼中我們都是上帝的兒女,在現實生活中,有些修女卻無法獲得平等待遇,她們感到十分困惑與難受。」

《紐約時報》報導,前修女Mary Dispenza與受害者組織的「性暴力倖存者」社群合作,開始在推特上推廣「#nunstoo」標籤。她原本打算收集被修女們虐待的人的故事,但她反而聽到許多修女關於牧師虐待的消息;對於教宗的說法,她並不滿意,「我對教宗沒站起來並且真正說出悲劇以及他將採取的行動感到憤怒。」

不過在教宗首度承認後,社群媒體上開始出現「#nunstoo」標籤的動態,許多人聲援修女站出來力挺。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