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首表態:不希望「中梵協議」成為強迫中國教徒加入「愛國教會」工具

教廷首表態:不希望「中梵協議」成為強迫中國教徒加入「愛國教會」工具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教廷官方首度公開表態,希望中國政府不要強迫天主教神職人員或信徒,在政府管制的愛國教會註冊登記。

中梵雙方去年9月公布簽定「主教任命臨時協議」,這也是中國和梵蒂岡教廷間第一次簽署協議,簽署後,教宗對中國主教有最後任命權,被各界視為雙方關係的重大進展,但教廷的高層近期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不希望這個協議被當成工具,強迫中國的天主教徒必須在愛國教會註冊,而這也是教廷首度針對中梵協議簽署後的爭議表態。

(中央社)將訪台的教廷萬民福音部長費洛尼,今天接受專訪談中梵協議。他明確表示,不願再聽見中國政府將中梵主教任命協議當工具,強迫民眾做法律未要求的事,例如在愛國教會註冊。

這是教廷官方首度公開表態,希望中國政府不要強迫天主教神職人員或信徒,在政府管制的愛國教會註冊登記。

中梵去年9月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但未公布內容。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1月底在部落格撰文,指中國政府利用協議追殺地下教會神父,要他們註冊、加入愛國會,還說這是教宗的意思,他批評教廷態度吞吞吐吐,苦了蒙在鼓裡的信徒。

費洛尼(Fernando Filoni)樞機3月將以教宗特使身分,參加台灣聖體大會。他今天以問答形式接受羅馬觀察報(L'Osservatore Romano)專訪,暢談關於天主教會在中國的狀況。

費洛尼表示,中梵簽署協議是有歷史重要性的教會事件,按照協議,中國既承認教宗的特殊角色,中國教會所謂的獨立自辦原則,也應被重新理解。因此他希望不要再聽說或閱讀到中國地方政府官員,把中梵協議當成工具,強迫人們做那些中國法律自身都不要求的事情,比如在愛國會註冊。

費洛尼強調,事實上,教會反對自私、封閉、控制的愛國主義(patriotism),教會認同的是「對祖國的愛」(love of country),這象徵尊重個人的知識根源與文化,促進公眾利益,以及政府機制應信賴自己的人民。

對於教廷要求中國地下主教遜位給愛國主教,是否要逼地下教會消失。費洛尼解釋,在中國愛國教會創立的60年裡,所有人都蒙受痛苦,他在香港任職時常聽到,被迫堅持獨立原則的人,內心因為與教宗關係破裂而痛苦,所以教廷審慎評估後,決定寬恕那些願意尋求承認的非法主教。

費洛尼坦言,現階段教廷看來似乎只要求地下教會犧牲,對官方團體毫無所求,但他認為事實絕非地下教會向愛國教會投降,因為大家都是同一信仰內的兄弟姐妹,不宜談競爭,教廷的目標是讓中國不再存有兩個分裂的教會。

費洛尼表示,地下教會的地下狀態會消失,但地下教友不會消失,他們還是可以持續他們的信仰、傳統和精神,不應從贏家或輸家的角度來看這件事。

至於地下教友感到被背叛,費洛尼引述聖經表示,耶穌說那些善良忠信的奴僕,可以進入主人的福樂,教宗對曾在逆境中堅持信仰的信徒,有最深的感激和敬佩,只有心靈膚淺的人,才會認為教宗要拋棄任何基督的羊群。

費洛尼表示,他理解地下教友的困惑、疑慮,有時他也有同感,教宗現在盡可能使自己與中國教會靠近,教廷的作法不是全無缺失的,但動機是出於對中國教會的愛。

費洛尼表示,中梵協議像三腳架,架構穩定還需第三條腿支撐,亦即中國信徒的支持,中國天主教會經過60年的分裂痛苦,需要所有人貢獻己力才能重建教會的未來,也需要中國政府尊重自由。

「中梵協議」的意義是什麼?

《BBC》報導,中國1951年與羅馬教廷斷交後,許多天主教徒被迫轉入地下活動,直到在1980年代,宗教活動被再次允許後,教會才重新浮上檯面,不過在中國和梵蒂岡的關係未穩定前,中國的天主教徒仍面臨著兩難的選擇,參加中共當局允許和控制的「愛國教會」,或繼續去「地下教會」。

《轉角國際》報導,天主教在中國大約有100多個教區,教徒約在1000萬至1200萬人左右:百餘名主教中,7成是由中國官方所任命的「愛國教會」主教,3成才是梵蒂岡秘密祝聖、未經官方批准的「地下教會」主教。而中梵協議就是牽涉這些主教的任命權。

對於中梵去年9月簽署臨時性主教任命協議,當時引發不小爭議,支持者認為這是中國一大讓步,批評者認為這會是宗教自由原則的一大挫敗,《中央社》報導,台灣駐教廷大使李世明表示,這是梵蒂岡與中國簽署的第一個協議,有其歷史意義。他相信教廷動機是十分正面、神聖的,目的是希望讓中國天主教徒擁有正常教會生活,也盼未來有一天中國能達到全面宗教自由。

李世明表示,梵蒂岡對中國的影響當然不會一夜發生,但已經可以看到一些正向改變,例如中國政府首度承認教宗是天主教領袖,就是歷史性的突破,因為過去中國政府一向堅持中國宗教與外國宗教互不隸屬,拒絕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內部事務。

李世明說,中梵簽署協議後,教宗對中國主教有最後任命權,代表教廷的影響力已及於中國內部事務。不過他坦言,很多媒體報導,中梵簽署協議後,中國政府對宗教的管制、壓迫更形嚴厲,更有評論質疑,中國政府只是把協議當作控制教會的工具,藉此迫使中國地下教會加入政府操縱的愛國教會。若真如此,教廷或任何尊重自由人權的國家,必定都不樂見這種發展。

對於中梵簽署協議後是否將建立外交關係,李世明表示,教廷曾再三說明,現階段中梵的主教任命協議只是解決教務問題,是為改善中國天主教徒的處境,不涉政治意涵,教宗經常強調對話的重要,此一理念台灣絕對認同。以梵越關係為例,教廷與越南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已超過10年,越南總統也曾拜訪教宗,但雙方尚未建交,最近談判才確立教廷將在越南派駐常駐代表,可見梵蒂岡處理外交關係過程是很謹慎的。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