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貿然撤軍敘利亞,反讓死對頭伊朗握更多籌碼與財富

特朗普貿然撤軍敘利亞,反讓死對頭伊朗握更多籌碼與財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的撤軍將會給予伊朗時間與空間來鞏固其地位、取得資源,並最終使俄羅斯與阿薩德更難將敘利亞自伊朗手中抽離。這對以色列的國家安全而言絕對是一個壞消息。

文:Lina Khatib(英國倫敦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中東與北非計畫主管)
譯:許睿洋

就在美國看似要擬定策略處理敘利亞內戰,而非把中東的焦點放在優先打擊ISIS的同時,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突然在2018年12月宣布美國將從敘利亞撤軍。然而,這項新策略的重點並不是敘利亞,而是伊朗。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選擇使用較軟性的核協定防止伊朗威脅以色列,並促使伊朗遵守國際間的規則;而特朗普則將伊朗視為使中東動盪不安的亂源。

直到他宣布美軍將自敘利亞撤退之前,特朗普早就將敘利亞當成伊朗在區域作亂的「傑作」之一。他於2018年8月指派詹姆斯・傑福瑞(James Jeffrey,曾於喬治布殊任內擔任國家安全副顧問,專責伊朗事務)大使擔任敘利亞特使一事,更促使美國的敘利亞政策以「抗伊朗」為主軸。而這項由傑福瑞操刀的策略包含了兩個主要部分:持續增強對伊朗的經濟壓力,迫使其在區域的行動有所收斂,以及維持駐敘利亞的美軍,以防止伊朗取得敘利亞北部的油田,並限制其在與伊拉克接壤的重要戰略性邊境上之活動。

宣布撤軍會讓這個策略能以施展,倉促撤軍將使伊朗在敘利亞的勢力更加龐大,全球許多地方也無法倖免。

特朗普以兌現選舉承諾為自己的撤軍聲明辯護。然而,在敘利亞內戰各方達成任何決議前便履行此項承諾就如同搬石頭砸自己的腳。1月2日,特朗普表明「伊朗能在敘利亞為所欲為」,這意味著他注意到伊朗在敘利亞的活動與其在區域內的其他活動並不相同。但從敘利亞撤軍將與特朗普自己的另一項選舉承諾相互矛盾,即對抗伊朗於中東地區的影響力。

在與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會面後,特朗普延後了自敘利亞撤軍的時程,他1月2日補充表示將在「一段時間後」撤軍。儘管格雷厄姆和特朗普在許多議題上不一定非常對盤(沙烏地阿拉伯的問題即為一例),但對於削弱伊朗區域勢力的決心卻是如出一轍。格雷厄姆是其中一位核協定的大膽反對者,她也強烈支持特朗普退出該協定的決定。2018年5月,格雷厄姆曾表示:「伊朗利用制裁減緩的資金來增強自己的軍力,並在中東地區製造動亂。」此說法可能是借用了特朗普競選時的說詞。然而,一切與格雷厄姆參議員會面所得關於撤軍時程的進展,將會因為特朗普將敘利亞孤立於整個中東區域脈絡之外而付之一炬。

駐敘美軍部署於敘利亞東北方,而這個區域長期為伊朗所垂涎。該地盛產石油且鄰近伊拉克,伊朗便是由此將與之關係密切的伊拉克民兵組織「人民動員」(Popular Mobilization Forces,PMF)借打擊ISIS之名送入敘利亞境內。若敘利亞與伊拉克的邊境(因美軍撤出而)變得鬆動將符合伊朗的利益。

美軍的出現限制了民兵組織在區域內的自由行動,同時阻止了伊朗取得油田。依照當前敘利亞的局勢來看,倘若美國真從敘國東北撤離,伊朗將能利用此區域的石油收益,來抵銷特朗普退出核協定後恢復對伊制裁而產生的經濟損失。

有些人則對特朗普的撤軍聲明投以期待,期待俄羅斯與阿薩德(Bashar Assad)政府最終將與伊朗漸行漸遠。這樣的期待乃是建立在俄羅斯日益明顯地與伊朗爭奪對敘利亞的影響力,而親阿薩德陣營之所以偏好俄羅斯而非伊朗則是因為俄羅斯是透過增強敘國國家體制的方式來傳遞其影響力,但相反地伊朗則希望敘利亞的國家體制持續衰弱。然而,無論是俄羅斯或是阿薩德政府均無法在伊朗的頻頻動作下完全統治敘利亞。

倘若伊朗在敘利亞的壓力日增,長期下來俄羅斯與阿薩德政府與其之夥伴關係將漸漸鬆散,甚至終將成為他們的累贅而非資產。不過美國的撤軍將會給予伊朗時間與空間來鞏固其地位、取得資源,並最終使俄羅斯與阿薩德更難將敘利亞自伊朗手中抽離。這對以色列的國家安全而言絕對是一個壞消息。

這並不是特朗普總統第一次因為其倉促的聲明而讓以色列驚恐不已。2018年3月,特朗普也曾宣布過要自敘利亞撤軍,但他在48小時後便改變主意。據來自華盛頓的消息,這是因為特朗普決策圈內的親以色列顧問對他進行密集的遊說,並試圖說服他撤軍的時機尚未成熟,因為以色來的安全將會因此處於危險之中。

美軍的撤離也可能給ISIS再生的機會。法國國防部長表示,美國的抗ISIS國際盟友們將無法在沒有美國的情況下靠著一己之力實際地或有效地繼續任務。這也會使「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係以庫德族人為主的敘利亞地方民兵組織,在打擊ISIS的戰爭中被視為聯軍的盟友)宣告終結,因為他們將必須在沒有美國地面援助之下獨自打擊ISIS,同時面臨著隨時遭土耳其攻擊的風險,因土國政府認為他們與被土耳其列為恐怖組織的庫德工人黨(PKK)有所聯結。

這樣的情勢發展所造成的權力真空將對ISIS有利。ISIS復甦的程度越高,伊朗就越有理由將更多的親伊朗民兵送往敘利亞去打擊ISIS(而且這次沒有美軍擋在前面),尤其在 ISIS遭擊敗後,PMF目前在伊拉克軍事上所扮演的角色已大不如前。而同樣地,一個越活躍的PMF也將越發強化伊朗在伊拉克的地位。

將美軍貿然地從敘利亞撤離將會削弱美國的反ISIS聯盟、給ISIS一線生機、威脅以色列、強化伊朗。到最後,特朗普將損及自己的承諾與目標,而使伊朗握有更多籌碼與財富。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