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這件事》:「小馬迷」對《彩虹小馬》是真愛嗎?

《品味這件事》:「小馬迷」對《彩虹小馬》是真愛嗎?
圖片來源:《彩虹小馬》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有人看見這些大男生都會懷疑:你們真的會喜歡這種玩意?這樣不會覺得有點噁心嗎?這些外部人士首先就是跑去4chan論壇滿足好奇心,而且還以許多更不堪入耳的方式來問這些問題。可想而知,小馬迷彼此之間的友情、魔法、彩虹力量,反而因為這些壓力而變得更強韌團結。

文:班傑明.艾雷特

小馬迷:甜蜜的慰藉

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哥林多前書 13:11

成人之後,我便捨棄了兒時的想法,包括的天真孩子才會有的恐懼,以及迫不及待長大的渴望。∼ C.S.路易斯(C. S. Lewis)

當這個社會希望你長大之後不能再喜歡甜滋滋的東西,但你對甜味的渴望依然存在,該怎麼辦?放眼望去嗜甜的全都是小孩,只有你一個大人,而且同年紀的朋友很難理解你為什麼如此熱愛甜甜的東西。你的喜好有時甚至會引來側目。這樣的你,很可能會成為一位「小馬迷」(brony)。

一切要從2010年10月10日說起。這天,《彩虹小馬》(My Little Pony)的新版動畫《彩虹小馬:友情就是魔法》(My Little Pony: Friendship Is Magic) 在美國的小眾有線電視頻道The Hub上首映。「小馬迷」就此誕生。1980年代的原版《彩虹小馬》只不過是為了賣玩具而編寫的故事而已。和許多當時的動畫,例如《太空超人》(He-Man)(註1)、《變形金剛》(Transformers)、《草莓樂園》(Strawberry Shortcake)(註2)、《特種部隊》(G.I. Joe)(註3)一樣,故事中的人物原本都是玩具。這是當時宣傳針對兒童設計的商品慣用的廣告手法。用當代的行銷術語來說,這些東西叫做「原生廣告」—用一些看不出來是廣告還是實質內容的東西,達到宣傳的目的。而且,擁有這些小馬的公司孩之寶(Hasbro)也是The Hub頻道的股東之一。

該公司為了讓《彩虹小馬》重新回到電視螢幕上,找來了負責《飛天小女警》(The Powerpuff Girls)(註4)的編劇暨動畫家蘿倫.浮士德(Lauren Faust)。浮士德用日式動畫的畫風重新設計角色,給了她們大大的眼睛、明亮的色彩、飛揚的神情。若把2010年代的小馬和1980年代的放在一起,感覺就像是把鳥兒放在恐龍旁邊—活脫脫是演化的奇蹟。同樣的,她也大幅翻新動畫的劇情與節奏,跟上當代時髦的流行文化。在皮克斯(Pixar)作品崛起之後,大眾心目中期待的動畫電影除了要吸引小孩,至少也要能吸引一些成年監護人的注意。《彩虹小馬》也不例外,而這正是浮士德的拿手絕活,她自己就是原版小馬的粉絲,覺得應該要讓魔法小馬國艾奎斯陲亞(Equestria)變得更有哏。她在《和諧水晶》(The Elements of Harmony)這本書名華麗的官方設定集的前言裡說道:「如果我們更重視—像那些小女生一樣重視—她們喜歡的東西,就會發現這部作品裡頭要說的,並非像我們原本以為的那麼簡單。」「我們將會真心認同她們所看重的價值,而且意外發現自己也能享受其中。」

所謂的「我們」也包括路克.艾倫(Luke Allen)這種32歲的程式設計師。艾倫在2011年接受《連線》(WIRED)雜誌採訪時表示:「蘿倫.浮士德在製作動畫時施展了神奇的魔力。她不但吸引到小朋友與家長的注意,也深深勾住了資訊宅男的『爬蟲類腦』,讓我們終其一生必須對『粉紅泡泡』敬而遠之的最高指導原則突然煙消雲散。」於是,「小馬迷」這群喜歡《彩虹小馬》的大男孩就這樣誕生了。

衍生自多位小馬迷的「爬蟲類腦」所構成的集體思維,造就了4chan這個匿名網路論壇。無論支持還是反對的人士都同意,4chan讓我們看見網路空間在某些角落能夠多麼的純粹。烏娜.拉瑪切(Una LaMarche)在《紐約觀察家報》(New York Observer)中提到一段發生在網路上的小馬迷對話討論串—他們討論的是某漫畫新聞部落格所發布的譴責內容,該部格指責新版《彩虹小馬》中,公司從原版創作者那裡奪走了掌控作品走向的權力。最初就是這個討論串引起大眾對新版小馬的矚目。阿米.阿米迪(Amid Amidi)在著名動畫網站「卡通品鑑」(Cartoon Brew)寫道:「沒有人說The Hub的新版節目在當代行不通,或者達不到《彩虹小馬》節目所要達到的那種效果;況且早先也沒有人說《藍色小精靈》(Smurfs)、《海底小精靈》(Snorks)、《胖胖狗》(Pound Puppies)在1980年代紅不起來。」

「這種說法相當聳動,但的確讓很多人去看了這部作品,」一位叫做「田中名無し」的初版小馬迷對拉瑪切表示:「我們原本是要去取笑它的,卻全都愛上了小馬。於是,彩虹小馬開始在論壇上第一次爆紅。」

所有人看見這些大男生都會懷疑:你們真的會喜歡這種玩意?這樣不會覺得有點噁心嗎?這些外部人士首先就是跑去4chan論壇滿足好奇心,而且還以許多更不堪入耳的方式來問這些問題。可想而知,小馬迷彼此之間的友情、魔法、彩虹力量,反而因為這些壓力而變得更強韌團結。最後雙方在尷尬中被迫停戰,但在那之前,小馬迷的熱潮早就已散播到世界各地。

同時孩之寶公司對自己的描述方式也開始改變—如今孩之寶(Hasbro)有更多兄弟(had bros)了,無論他們樂意與否—該公司更是要靠這些兄弟的購買力來銷售收藏版公仔。

孩之寶的行銷副總經理接受貿易雜誌《全球授權》(License! Global)訪問時表示:「我們以更開放的態度來觀望,結果看見顧客以一種之前作夢也沒想到的方式與我們的品牌互動。對於未來的走向我們也樂意靜觀其變。」另一方面該文章也明確指出「孩之寶的基業長久以來都以3至6歲的小女孩為目標顧客,該公司承認成年粉絲逐漸增加的現象出乎意料。」小馬迷在文化研究期刊上是一群「跨越既有族群的粉絲圈」(transgressive fandom);在商業分析師眼中則是有利可圖的生意市場。

所以同樣的問題又回來了:小馬迷對彩紅小馬是真愛嗎?為什麼成年男性會喜歡專為小女生設計的文化產品?不可否認,第一個問題的答案無庸置疑是肯定的。無論是次文化存在的悠久歷史,或粉絲在商品上砸下的大筆金錢,都是很好的證據(從基礎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如果你喜歡某種自己並不打從心底認可的東西,而且買了一大堆,那麼你對那東西的批評就變得很可疑。不信的話去問問那些購買歐仕牌〔Old Spice〕體香膏的人吧)。

所以「小馬迷」究竟是怎麼出現的?有人說這是因為《彩虹小馬:友情就是魔法》裡面暗藏很多宅哏。例如在第二季出現的傑夫.列卓斯基(Jeff Letrotski)可令人聯想到電影《謀殺綠腳趾》(The Big Lebowski)(註5)主角傑夫.勒保斯基(Jeff Lebowski);或者還有某個精心製作的《星際大戰》蒙太奇橋段等。這些都是事實,但都要等到第二季才出現,而且這種手法正是孩之寶的行銷招數。在第一季紅起來的時候,評論家認為作品的簡單情節之所以吸引年輕男性,反而是因為它沒有想要假裝自己是暗藏很多哏的高智商作品。由此觀之,上述解釋其實自相矛盾。同樣地,另一種說法則認為成年粉絲是被高超的動畫品質吸引,但如果是這樣,《冰雪奇緣》(Frozen)為什麼沒有同樣把一堆男生變成「冰雪迷」?

瑪莉.H.K. 崔(Mary H.K. Choi)在《連線》雜誌上提出一個更有說服力的理論:1980年代那些偽裝成卡通的廣告片品質很糟,但推銷的玩具本身卻很酷。當時的孩子與玩具小馬度過了無可取代的歡樂時光,直到長大都難以忘懷。「這些玩具讓我們在心中編出屬於自己的同人故事,把影集那些漏洞百出的蹩腳對話與情節背景中不負責任的神化設定全都腦補了起來。」而當各方面品質都大大提升的新版動畫一推出,便喚醒了我們童年遊戲的記憶。

可惜這個解釋有個漏洞:那些在1980年代傳統家庭(瀰漫濃濃性別刻板印象)中長大的男性,幾乎不可能玩過彩虹小馬(孩之寶為他們準備了《特種部隊》),人為什麼會被不曾擁有的東西喚起懷念感?這也許可以用葡萄牙語的「saudade」來解釋,英國人A.F.G.貝爾(A.F.G. Bell),將這個深具葡萄牙與巴西風情的概念稱為「對於某些並不存在,或很可能不存在的東西,持續產生的隱晦想望。這種想望讓人為了追尋某些現在沒有的東西,而想念過去或未來。它不是某種強大的缺憾或者劇烈的悲傷,而是某種消極被動的惆悵想望。」

而且那些粉絲雲集的小馬聚(BronyCon)一直以來給人的印象,不正是一群消極被動的人惆悵地發夢的聚會嗎?但小馬迷的研究結果(這些研究的數量相當龐大)與這個理論衝突。正如某位文化研究者所言:「許多小馬迷都說自己對80年代的《彩虹小馬》動畫相當陌生,某些人甚至鄙視舊版作品。看來懷舊之情似乎不是他們熱愛《友情就是魔法》的顯著原因。」

研究者薇妮西亞.羅伯森討論了小馬迷風潮的上述所有可能解釋,包括動畫風格、宅哏、流行文化哏,最後找到了一個更簡單,卻也更深刻的解釋:歸屬感。「這些小馬給了他們表達自己、尋找同好的途徑,讓他們與一群人共同支持並分享自己所喜愛的事物。小馬迷不只是一群粉絲、大男生、資訊宅,同時也是一群在擬人化的動物角色中尋找真實自我的人」。許多古怪文化圈的形成往往來自最簡單的原因,在這個意義上《彩虹小馬》就是個好例子。同一個部落的人喜歡同一種的東西,喜歡這些東西的人就能受這個部落的接納。

換句話說,每一匹小馬都需要有自己的位置,自己的歸宿。

不過理解小馬迷的最佳方式,還是得把這些人對照本書「品味元素」成分表,看看他們的組成中含有哪些基本味。從這個角度看,小馬的爆紅就變得非常合理。甜蜜感是一種輕鬆、溫柔,以人際交流為主的感覺,並帶有年輕與女性的氣質。如果要找一個完全由甜蜜感構成的作品,《彩虹小馬:友情就是魔法》應該是唯一選擇。

第一波的小馬迷(沒錯,就是這麼稱呼他們的)是從網路的深淵中誕生。那裡是一個充滿酸、鹹、苦、鮮的競技場,唯一稀缺的就是甜味。最初的小馬迷騎上《彩虹小馬》在4chan論壇上迎戰對手時,無意間創造了某種運動—某種由跨國玩具公司極力鼓吹的運動。這個故事給我們的教訓是,我們永遠都不會討厭甜味,最多只會因為性別與年齡的影響改變攝取量。我們永遠都需要糖分,它是大家普遍都接受的味道不是沒有原因的。而《彩虹小馬:友情就是魔法》的核心設定就是,每一匹小馬各自代表某種和平無害的元素,必須同心協力(運用友情!)才能帶來勝利(讓魔法成真!)。小馬們甜蜜的那一面,讓小馬迷的內心得到平靜。

後來,他們發現生活中有其他比《彩虹小馬》更重要的東西。正如小馬迷情報站《艾奎斯陲亞日報》(Equestria Daily)的創辦人肖恩.斯科拉羅(Shaun Scotellaro)在2015年懷念往日熱潮所言,「毫無疑問,2012~2013年是我們粉絲量最大的高峰」,他寫道,「當時我們必定得做的事,就是在最常造訪的留言版或遊戲伺服器上,換上『雲寶』(Rainbow Dash) 的頭像。」

雖然夥伴們各自離開,他依然堅信他們的愛,仍存在於塑膠公仔與同好聚會中。雖然小馬迷自由奔向各處,「但這個家永遠張開馬蹄歡迎他們回來」。對所有人而言,現在小馬迷心中這份淡了不少的愛應該都還算是好事(但孩之寶可能就笑不出來了)。曾經,他們以出人意表的方式,無拘無束地愛著所有甜蜜的東西,即使在碧琪(Pinkie Pie)、紫悅 (Twilight Sparkle)與其他艾奎斯陲亞的伙伴都被野放到不知哪個牧場之後,這種愛也不會消散。

註釋:

  1. 譯註:1980年代美國最流行的少年動畫之一,台灣亦有引進。主角的名言是「萬能的天神,請賜與我神奇的力量!」
  2. 譯註:由賀卡插畫演變而來的玩偶系列。1980年代成為美國流行的少女動畫。
  3. 譯註:以美國各軍種為主題的士兵玩具,後來衍伸出漫畫、電視、電影,描述英雄對抗邪惡組織眼鏡蛇的故事。
  4. 譯註:1998~2005年播映的動畫,後來在在世界各地爆紅。主軸是3個有超能力的幼稚園女孩除暴安良。以搞笑溫馨為風格,並具有女權意識。
  5. 譯註:柯恩兄弟的經典喜劇,以荒謬的情節轉折與無厘頭的台詞聞名,成為著名邪典電影(Cult Film)。
  6. 譯註:《彩虹小馬》的角色。以下二者也是:雲寶是淡藍色;碧琪是粉紅色;紫悅是紫色。

相關書摘 ►《品味這件事》:為什麼市面上沒有更多高雅品味取向的脫口秀?

書籍介紹

《品味這件事:為什麼你喜歡這個、不喜歡那個,從舌上五味、心理學與文化分析檢視品味的組成,探究我們對事物的好惡》,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班傑明.艾雷特
譯者:劉維人

如果你認為本書是要為讀者分析性格──飲食喜愛什麼口味的人,會有什麼樣的閱聽偏好或審美傾向?那麼你只猜對一半。當然,根據心理學中「體現的認知」觀點,有時候這兩者間是有些關聯;不過在更多時候,品味這件事遠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有趣。為了揭開品味的神祕面紗,作者援引心理學、文化分析、市場調查數據等領域最新的研究,再結合目前已被廣泛承認的五大基本味:甜、酸、鹹、苦、鮮作為分類指標,歸納出舌上五味分別對應到哪些文化品味。

從電影、戲劇、文學、音樂、遊戲、話題,甚至是量販商品及名人的行事風格等──本書就四十種以上的文化產物、人物與現象進行層層分析,仔細查看他(它)們之中包含了哪些關鍵要素迎合了受眾的品味?換言之,為什麼這麼合人們的「文化味口」?這些品味因子又能再拆解成哪些細項?而我們又該如何從品味因子的抽絲剝繭過程中,更了解自己以及自己的文化審美?

臉譜12月_品味這件事_立體書封(1116)
Photo Credit: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