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會被AI取代嗎?李開復談人工智慧的力量與迷思

我們會被AI取代嗎?李開復談人工智慧的力量與迷思
photo credit: REUTERS/Michael Buholzer/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是所有工作都會被人工智慧取代,包括創意型工作、複雜的決策策略型工作,還有等著人工智慧創造的各種新工作,另也有一類工作的的人力需求量比上述大得多,也不會被機器取代。

文:李開復(企業資本家,著有《AI Super Powers: China, Silicon Valley and the New World Order》)
譯:李宓

2015年,一位名叫奈傑.理查德(Nigel Richards)的男子贏得法語拼字比賽世界冠軍。這之所以值得一提,是因為理查德其實不會說法語,他來自紐西蘭,靠著在短短9週內背完法語遊戲字典裡的386,000個詞條贏得勝利。

理查德的驚人事蹟恰好可以用來描述人工智能(AI)的運作方式——我指的是真正的人工智能,不是那些自以為「未來學家」拿來警告我們的不切實際的幻想。理查德為了成為拼字遊戲大師,把大量單字塞進記憶庫。而最新的人工智能(或可說是深度學習)也一樣,它從某個領域汲取大量資訊,自動展開學習,並做出特定決策。這種深度學習將能自動優化人類所設立的目標(稱為目標函數),同時具備毫無限制的記憶量,以及超乎常人的精準度。

雖然現有深度學習所能應用的範圍有限,但在單一領域內,這項科技的使用門檻極低,而且功能強大。它可以根據亞馬遜的推薦功能,幫助亞馬遜增加利潤;它可以幫助臉書提高用戶的使用時間。同樣的,它也可以幫助銀行降低貸款違約率,或幫助機場偵測是否有恐怖分子正在隊伍裡等待登機。

人工智能的應用潛力非常值得期待,像是轎車的自動駕駛系統,這將能大大減低開銷,並且提高安全度和使用效率。不過,人工智能的興起也帶來許多挑戰。我們應該好好花時間區分這項科技革新可能帶來的風險,以及人們對它的誤解和炒作。

首先來談談它的人力取代性。人工智能在重複性的例行作業表現上優於人類(只要事前提供該領域的大量數據資料即可)。理論上,在未來15年左右,人工智能將能取代成千上萬名白、藍領工人。

但不是所有工作都會被人工智能取代。事實上,有四種工作完全不需要擔心。首先是創意型工作。人工智能需要「目標」才有辦法進行優化,它跟科學家、小說家、藝術家不同,人工智能並不具備「發明」的能力。第二種工作是複雜的策略型工作,例如決策管理、外交人員、經濟學家。這些工作都超出人工智能在單一領域及大數據方面的限制。第三類工作,則是我們還不知道,還等著人工智能創造的工作。

你擔心人工智能所取代的人數,將遠遠高出以上三種工作的從業員嗎?別擔心,第四類工作的範圍大多了,那就是需要同理與同情的工作,例如老師、保母及醫生。這些工作需要憐憫、信任和同理,人工智能並不具備這樣的特質。就算它可以學,也沒有人希望從聊天機器人口中得知自己得了癌症,或聘請機器人來顧小孩。

因此,就算進入人工智能時代,仍有人類可以勝任的工作。關鍵是朝新的方向進行人力資源訓練,好讓人們擁有相應的能力。政府可以提供補助津貼,但這不只是政府的責任。企業,以及其他人工智能受益者也責無旁貸。

Robot_replaces_human_2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人工智能除了取代人力,也可能助長不平等的問題,不但超富人與被取代勞工間的差距越來越大,國家之間也產生鴻溝。某些較小、較貧窮的國家無法像中美大國一樣收益,也難以妥善應對人力取代的問題。人工智能的安全性也是個挑戰。假設由人工智能所控制的系統遭到駭客入侵,後果便不堪設想。想想要是恐怖分子駭進車輛的自動駕駛系統,轎車變成武器,那會有什麼後果?

最後,人工智能也可能帶來隱私疑慮,或使偏見、權力操弄等情形更加嚴重。而這樣的狀況不幸已經發生,臉書禁不起誘惑,使用人工智能優化使用效率及利潤,犧牲了使用者的個人隱私,同時也助長了人們的偏見和分裂。

這些風險有賴政府、企業和科技人員三方合作,為人工智能的實際應用制定新的規章。從臉書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自我規範終將以失敗收場。各國也應該分享彼此成功的經驗,攜手合作,而不是爭鋒相對,如此才能確保這項科技被妥善運用。

儘管人們紛紛警告,人工智能將取代人類,創建全新的烏托邦或反烏托邦世界,但事實上,這件事完全不需要擔心。前者預示人類將「被同化」,成為半人半機械的混種生物;後者則警告人類,未來地球將成為機器人統治的世界。兩者都未能呈現人工智能的真實效用。

我們距離「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的時代,或者說距離人工智能要在智性表現上優於人類,還有很長一段距離。通用人工智能涉及高階能力,包括論述、概念學習、計畫、創意,甚至是自我意識及各種情緒。以現階段的科學技術來看,這些都無法達成,且科學家們還茫無頭緒,而重大科技突破並不是說來就來那麼容易。

回過頭來談奈傑.理查德,也就是那個拿下法語區拼字比賽世界冠軍的男人。他有絕佳的數據記憶,以及取用記憶的能力。但如果請他評論福樓拜的小說,他可能就毫無頭緒。這也就是說,執著於知道人工智能何時將完勝人類,就像是在問理查德何時才會獲得法國最有公信力的文學獎項:龔固爾獎(Prix Goncourt)。不是不可能,只是機率極低罷了。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