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過橋抽板」該如何自處?

被「過橋抽板」該如何自處?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前發覺自己成為「過橋抽板」受害者的時候,總是忿忿不平地告訴自己「人在做天在看」,頂多加一句「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機未到」。但如果沒有「報」這件事呢?

「過橋抽板」這句成語大家都知道,可能也都親身經歷過。這件事本身,「抽板」的加害人才有主動權,當「板」的受害人一般只能被動反應,徒呼負負。

舉例來說,被特朗普炒魷魚的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辭呈開宗明義就表明,他辭職完全是出自總統的要求。塞申斯之前遞過兩次辭呈被退了回來,這次可是被要求辭職的。

性格反覆無常的特朗普炒人魷魚不是新聞,但塞申斯是當初極少數在特朗普競選初期就支持他的共和黨重量級人物。二者雖然因為「通俄案調查」而心生嫌隙,但塞申斯是特朗普鐵腕移民政策的頭號戰將,對特朗普可以說是忠心耿耿。

共和黨在美國期中選舉的眾院失利,特朗普心情惡劣,Session成為第一個選後的受害者,離選舉結束還不到24小時。這是典型「過橋抽板」的例子。

覺得這個例子離我們這些升斗小民太遠?最近在我身邊發生了這樣一件事。

一家台北的出版社總編輯在年初接了一個上市公司的週年慶專案。案主趕著要在週年慶之前出書,該總編輯把這個案子交給了新到任的副總監,叫她務必找到寫手、如期完成專案。

副總監四處奔波找寫手,總算不負所託。但那幾個月日以繼夜的工作讓她生了一場大病,病癒之後,她離開了那家公司。

副總監擔心她當初找的寫手(朋友們)可能會成為無主孤魂,收不到稿費。這幾個月來一直不斷與總編輯聯繫,最近終於有了回音。

沒想到當初低聲下氣找寫手的總編輯換了一副嘴臉,說因為經費不足,已經無法給付當初口頭承諾的稿費,只能以折扣價出帳,至於折扣的成數要等到會計部門結帳才知道。

副總監當初賣自己的人情幫出版社搞定這個專案,出版社賺了錢,但她的朋友們卻吃了啞巴虧。這些寫手當初因為時間緊迫,沒有簽訂白紙黑字的合約,講明的稿費只是君子協定,現在已經淪為刀俎,只能任憑擺佈。

副總監對於總編輯使出「過橋抽板」的手法非常驚訝,因為她們多年前還曾經同事一場。

傳統智慧告訴我們「不要過橋抽板」,日後好相見。英文也說「Don’t burn your bridges」。但即便如此,「過橋抽板」還是屢見不鮮。

以我觀察,「抽板與否」除了個人修為之外,與利益算計大有關係。在下列這些狀況下,出現「過橋抽板」的機會較高:

  1. 雙方地位不平等。其中一方在組織裏的地位較高。例如,總統對上司法部長。
  2. 日後相見機會不大。以第二個例子來說,副總監離開出版社之後換了一個產業,總編輯認為以後相見機會不大,所以不在乎得罪人。
  3. 過橋抽板的利益極為龐大,遠超過「日後可能相見」的顧慮。業務員跳槽帶走手頭的客戶名單就是一例。
  4. 其中一方自信就算暫時得罪人,也可以其它方式補償對方。
  5. 認定對方的性格軟弱、或所處情勢不佳,即使被「過橋抽板」也只能啞忍而不會聲張,更不可能報復。
  6. 「抽板」的一方比較自我中心,比較重視自己的利益,或天生不帶罪惡感,沒有「人情義理」的包袱。
  7. 雙方早有嫌隙,其中一方決意伺機報復。對事主而言,「過橋抽板」只是扳回一城的作法。

話說回來,如果碰上兩個謙沖自牧的人,彼此以禮相待,即便滿足上述其中幾個環境條件,也不會有「過橋抽板」的情形發生。

按照聖經「你要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路加福音10:27》,和合本)」的要求,基本上「過橋抽板」這樣的事是不應該發生的。因為沒有人想被過橋抽板,自然也不應該對別人過橋抽板。

但現實畢竟與理想是有距離的。作為一個經常「被過橋抽板」的人,最近的幾個親身經歷讓我有一些新的體悟。

以前發覺自己成為受害者的時候,總是忿忿不平地告訴自己「人在做天在看」,頂多加一句「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機未到」。但很多時候不管再怎麼千呼萬盼,這個「報」似乎從來沒有來過:踩人上位的在公司的官越做越高、欠錢不還佯裝若無其事的房子越住越大、經常忘恩負義的越來越有成就等等。

如果沒有「報」這件事呢?

但如果根本沒有「現世報」,而每件事都有其發生的必要性呢?

宇宙萬物運行有其道理,我們僅是萬千齒輪的其中之一,每個齒輪有它的功能、齒輪交錯互動是維持機器運轉的必要力量,一個不起眼的小齒輪停止運轉,可能連帶整部機器失去動力。也是就是說,每一個事件的發生,都有其必要性。

我們早餐吃的麵包,不只是從麵包店買來這樣簡單。手中的一塊麵包來自麵包店的師傅、賣麵粉的工廠、運麵粉的司機、種麥子的人等等,這些人在各自的崗位盡力,我們才買到了麵包。種麥子的農夫不會知道他的麥子最後製成了麵粉,進了你我的五臟廟;但如果沒有他兢兢業業地工作,我們就吃不到麵包。

同樣的道理,某一個令人生氣的「過橋抽板」事件,也許重點並不在於某一方得到的利益,而是在事件過程中、或之後,對周遭人事物造成的後續效果。

這「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的的現象有點類似:

「蝴蝶效應」是連鎖效應的其中一種,其意思即一件表面上看來毫無關係、非常微小的事情,可能帶來巨大的改變。此效應說明事物發展的結果,對初始條件具有極為敏感的依賴性,初始條件的改變,將會引起結果的極大差異。對於這個效應最常見的闡述是「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

──維基百科

例如,幫朋友作保結果朋友負債潛逃,幫人作保的落得自己背負一身債之後,就會記得不再重蹈覆徹,也就不會有更大的損失。同時,因為見到父母幫人作保造成家庭經濟狀況陷入困境,子女反而因此奮發立志要幫父母改善生活環境。(真實故事)

這個事件對受害者來說,雖然帶來了立即的負面效果,但也有長遠的正面效益。換言之,父母「被過橋抽板」是子女成長過程的必要重大事件,是必須發生的。

這樣想就比較容易平心靜氣對待眼前看似吃虧的事件──這些都是必經的過程,就像吃飯睡覺一樣:有時大魚大肉、有時泡麵果腹;有時一夜好眠,有時噩夢連連。對方是否有現世報,已經不那麼重要。

再者,「抽板」的人表面上佔了上風,聰明地「賺到飽」;但其實在這個交易中已經人格破產,因為物質的利益而自貶人格,並不划算。這些人夜半乍醒想起自己的錯處的那種煎熬,可能難以為外人道呢。

本文經孫婕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孫婕』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