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達爾文共進晚餐》:我們的太太……太嫲「露西」喜歡吃什麼?

《與達爾文共進晚餐》:我們的太太……太嫲「露西」喜歡吃什麼?
Photo Credit: Erik Drost, Wikipedia Common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場人族重聚的餐會中,目前介紹到的來賓都只吃生的食物。可憐的LD 350-1一副被遺棄的模樣,無聊的玩弄寫著他名字的吊牌,並且花好幾個小時咀嚼血淋淋的肉排。在鄰座一起用餐的巧人,則使用費了好幾天功夫才打造成形的石刀切肉。

文:席佛頓

邀請失聯的祖先一起吃飯

現在回頭繼續談那個包含了所有人類的那個大家族。達爾文在1871年出版《人類原始》時,家族相本中還空無一物,封面上只鑲著一面鏡子。那時科學家已經發現了第一顆尼安德塔人顱骨,但是沒有人知道尼安德塔人有多古老以及多重要,那時的「人族同學會」還只是僅有一人參加的孤單聚會。現在我們已經發現了數千件人族化石,甚至知道一些最晚出現的親族的基因組序列。由於我們感興趣的事情是人類祖先吃的東西,以及他們是否烹調食物。那麼,還有比邀請他們共享美妙晚餐更好的方法嗎?

墨西哥人在亡靈節的時候,會把墓園變成野餐場地,邀請祖先一起來吃飯。他們用花朵裝飾墳墓,並且用糖霜顱骨,以及上頭撒了糖粉、有交叉大腿骨和骷顱頭圖案的麵包,做為彼此交換的禮物。「人族同學會」就像是盛大的亡靈節,這一天死者為大,所有人族的古代祖先代表將會齊聚一堂。邀請函已經發出去了,內容傳遍了整個非洲大陸,也就是人類的故鄉,當然也抵達了東半球與西半球,大家都知道我們將會在祖先的埋骨之地舉辦盛宴。

亡靈節的日子是11月1日,要盛大舉辦人族同學會的日子終於來臨了。任何牙齒還沒掉光的人族遺骸統統即將賞光,那些只留下零星遺骨的和因故無法出席的化石,也用電子郵件寄來了他們的基因組序列。

現在我們可以把菜單送到那些失聯已久的親人面前。為了確定每位來賓的飲食受到仔細的照料,我們將會詢問所有出席的人族:您是誰?您生活在哪個年代?您從哪裡來?當然,我們也會問您要吃什麼。

在這些客人中,只有極少數生前能夠了解或回答這些問題,大部分的完整顱骨只能咧嘴微笑。不過只要詳細檢查這些來賓,便能夠得知許多答案。檢查的方式包括計算腦部大小、探究身體內部結構、用顯微鏡檢查牙齒等非常「貼身」的工作,但是我不建議你在家嘗試。

露西:最早的人族物種

最先光臨的是我們怎樣序齒也算不清的高高高高……高祖母露西(Lucy)。露西和其他久遠的親戚一樣,當年都住在非洲東部。她出土的骨骸相當完整,是人類學家喬漢森(Donald Johanson)在衣索比亞哈達(Hadar)的沙漠中發掘出來的。

露西屬於阿法南猿(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會有這個名字,是因為發現她的時候,營地裡一直播放著披頭四的歌曲〈露西帶著鑽石在天上〉。露西活著的時候,體形如黑猩猩大小,她的腦子形狀如猿類,容量只比黑猩猩大一些,算是小的了。但是發現露西值得大肆慶祝,因為她能夠直立步行,是最早的人族物種。

雖然露西能夠直立步行,但是從遺骸的法醫分析中,我們知道她也能爬樹。她的手臂骨骼經過分析之後,顯示有從高處掉落下來造成的骨折,她可能就是因為這樣而去世的。能爬到高處,顯示她會爬樹,但是可能不如原本棲息在樹上的祖先那麼熟練。她的腳是生來步行的。

露西和同類的食物主要是植物,但是吃的種類可能要比黑猩猩多。南猿屬中有多個物種,生活環境通常比黑猩猩更加廣闊。與黑猩猩相比,南猿的臼齒比較大、犬齒比較小、下顎更有力,種種跡象顯示這群祖先經常咀嚼粗韌的食物。科學研究指出,人屬(Homo)源自於南猿屬中的某一個物種,可能是露西所屬的阿法南猿,活動的年代在380萬到295萬年前。

我們親愛的露西身材矮小,所以椅子上要加增高的坐墊,她吃飯的舉止有如黑猩猩,這點毫無疑問,所以用不上銀製刀叉,但絕對喜歡吃蔬菜沙拉和水果切盤。她還可能從隔壁偷一些烹煮過的食物來吃,因為有實驗指出,如果有得選,比起生的食物,大猿更喜歡已經烹調過的。

心理學家派特森(Penny Patterson)進行了一項傑出的實驗。她養了一頭名叫「可可」(Koko)的大猩猩,並且訓練可可和她溝通。她告訴靈長類學家藍翰(Richard Wrangham)自己問可可喜歡吃哪種食物的過程:「我打開錄影機,然後問可可,如果喜歡吃熟的蔬菜,就指我的左手,如果喜歡吃生鮮的蔬菜,就指我的右手。可可碰了我的左手。然後我問牠為什麼喜歡吃煮熟的蔬菜,我的一隻手代表『比較美味』,另一隻手代表『容易下嚥』,牠指出是『比較美味』。」

如何知道人族祖先吃了什麼?

素食的人族祖先究竟吃哪些食物,留下的史前考古學證據微乎其微,或應該說他們留下的證據非常細微。植物矽石(phytolith)是植物葉片中含有矽的微小顆粒,如果植物被當成食物,葉片中的植物矽石便會嵌入牙齒中,植物矽石的形狀可以用來鑑別植物種類,讓我們多少知道露西吃了哪些植物。

吃肉的人族物種留下的紀錄就多了,他們好心留下的東西不但有吃剩的動物骨骸,骨骸上的各式切痕還能讓我們知道他們是用哪種石器切肉的,有的時候連切肉的石器都遺留了下來。最早有明顯屠宰痕跡的動物骨骸,出土於露西的家鄉衣索比亞,具有339萬年以上的歷史。骨骸上有肉被拉下所遺留的痕跡,同時也被敲破好取出骨髓。看來阿法南猿並不是徹底的素食者,他們會吃肉,而且不只是啃骨頭而已。

在不久之前,人們還認為製造石器是人類(也就是人屬物種)專屬的技能,以為人屬之前的人族物種只會用一些順手的石頭敲打骨頭,刮下屍體上的肉。但是在2015年,位於肯亞西圖爾卡納(West Turkana)的史前考古遺跡出土了有330萬年歷史的石器,比第一個人屬物種至少早出現了50萬年。250萬年前在東非的衣索比亞,有人族物種會把動物開膛剖肚、剔骨切肉,甚至能夠肢解大型動物,並且剝除外皮。

總的來說,這些古代屠宰活動物留下來的種種遺物,把人族吃肉的歷史從智人(Homo sapiens)剛出現的20萬年前大幅提前,甚至在南猿屬演化出人屬的時間點(大約是280萬年前)之前。所以人類自古以來就是會吃肉的雜食動物,早期人屬的祖先還會津津有味的切割動物,宛如主要就是吃動物為生的。但他們是誰呢?

阿法南猿之後的人屬物種

如果在人族聚會中要依照長幼順序安排座位,那麼給第一個人屬物種的座位,將會安排在代表阿法南猿的露西旁邊,但這個座位會是空著的,另一邊的座位則是已經確認出來的直立人(Homo erectus)。如果第一個人類位於這兩個已知物種之間,比較之下,我們可以說他的體形和腦都要比南猿大,但是還有另一個問題:在阿法南猿和直立人之間應該還要留有多少個座位給那些不同的物種呢?

還有數個物種在大廳中閒逛,沒有入席,因為古人類學家正在釐清他們之間的順序。其中一位是巧人(Homo habilis),這裡的「巧」指的是手巧。巧人在1960年代發現並且命名的,當時科學家找到了兩個顱骨碎片和一些手部的骨骼,旁邊還有一些石器。這或許是第一起有紀錄可查的廚房意外死亡事件?

最初的巧人化石是在180萬年前留下來的,但是最近找到了年代更久遠的化石,把巧人的歷史回推到230萬年前。根據推論,人屬是在280萬年前從南猿屬演化而來的。這樣看來,巧人的時間接近了不少。我們可以從巧人的化石中知道,他們的下顎類似阿法南猿,腦容量接近直立人,所以坐在阿法南猿和直立人兩者中間,應該能夠感到優游自在。從巧人的牙齒判斷,他們咬合的力量應該和露西一樣強大,不過在巧人和阿法南猿之間,可能還會有另一個物種擠進來。

2013年,衣索比亞的人類學家塞尤姆(Chalachew Seyoum)發現了一個沒見過的下顎化石,樣貌介於阿法南猿和巧人之間。經過仔細的定年後,確認這個化石的年代是280萬年前,前後誤差只有5000年。這個下顎化石上的牙齒具備了一些人類牙齒的特徵,但下顎形狀像是南猿的下顎。這個化石的名稱訂為LD 350-1,你可能會覺得這個毫不起眼的名字比較像是車牌號碼,而非人族中的某位成員。不過到目前為止,這個不屬於阿法南猿也不算巧人的物種,沒有其他的名字。這個最近找到的化石可能是最早的人屬物種,是在距離露西出土的哈達30公里外發現的,距離最古老石器的出土地點也只有40公里。

所以我們只要拿著指南針,走幾天的路,就可以在非洲找到人族中人屬出現並且開始切肉來吃的那些地點。這比去第一家麥當勞的歷史巡禮有趣一些吧。不過在這場人族重聚的餐會中,目前介紹到的來賓都只吃生的食物。可憐的LD 350-1一副被遺棄的模樣,無聊的玩弄寫著他名字的吊牌,並且花好幾個小時咀嚼血淋淋的肉排。在鄰座一起用餐的巧人,則使用費了好幾天功夫才打造成形的石刀切肉。

相關書摘 ►《與達爾文共進晚餐》:世界唯一專門「演化」出來給我們吃的食物

書籍介紹

《與達爾文共進晚餐:演化如何造就美食,食物又如何形塑人類的演化》,遠見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席佛頓
譯者:鄧子衿

這是一頓令人愉悅的大餐,充滿食物、廚藝、人類與生物共同演化的科學,揭示了我們的採買清單、食譜和餐廳菜單的內容,並非只是帶來美味的材料。這其中蘊藏許多迷人的天擇故事,結果影響了我們的盤中物,也影響了我們的品味。

說到雞蛋、麵粉和牛奶,你會想到什麼共通點?它們是鬆餅或許多點心的基本材料,不過還有另一個有趣的答案。雞蛋、種子(麵粉是由小麥種子磨成的)和牛奶,都演化出具有「養育後代」的功能。只要仔細思考我們三餐所攝取的東西,會發現我們吃的喝的每一樣食物都有一段演化歷史。

讓我們一起與達爾文共進晚餐,上幾堂演化美食課。這趟誘人的味覺美食之旅能幫助我們了解人類的歷史、飲食的起源,以及數萬年來的重要食物,包括麵包、香料、海鮮、肉類到美酒。最後更進一步帶領我們進入基改與混搭食物的世界,並一探我們的感官與食物和烹調互動的科學。

席佛頓結合了料理、科學和人類社會,把自然史、考古學、生物學、人物傳記,跟食物的故事串連起來,使得每一頓飯都值得細細品嘗,都成為豐盛的思想饗宴。

getImage_(1)
Photo Credit:遠見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