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贊漢光武帝劉秀:大度能容——推赤心入人腹中

公孫策贊漢光武帝劉秀:大度能容——推赤心入人腹中
Photo Credit: Yan Li-pen@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一下劉秀手下的大將出身:吳漢是馬販、馮異是縣吏、王霸是獄吏、李通是商人、耿弇是官家子弟,還有南陽一同起義的自家賓客和綠林兵,複雜且多元,而劉秀必須用不一樣的方法收他們的心。相對之下,當時其他稱王、稱帝的,在這方面差劉秀實不可以道里計。

文:公孫策

大度能容——推赤心入人腹中

劉玄沒殺劉秀,為「王者不死」添了一個例證。而且,劉秀其實無法選擇跟劉玄對抗,當時天下人心幾乎都向著更始漢帝——歸納這一段期間,稱帝者十人、稱王者八人,稱大將軍、上將軍等暗示統領天下意味頭銜者三人,其中國號為「漢」者八人,姓劉的八人,但能夠號令天下的只有玄漢政權。

可是劉玄搞砸了,他實在不是當皇帝的料,玄漢政府基本上還是綠林兵的變民組合。劉玄坐在皇帝龍椅上,諸將晉見時,居然問:「這次擄掠所得多少?」把一向都在長安宮裡的隨侍官員都聽呆了。

【原典精華】
更始既至,居長樂宮,升前殿,……諸將後至者,更始問虜掠得幾何,左右侍官皆宮省久吏,各驚相視。
——《後漢書・劉玄列傳》

劉玄如果沒有「外放」劉秀,劉秀未必有能力在長安發動兵變,即使兵變成功也未必鎮得住綠林諸將。現在劉秀頂著玄漢政權的大司馬頭銜,有號令各地方政府的「合法性」,才有機會展現他的能力,贏取人心。然而,這個任務想當然極度困難,更不會是肥缺,否則也輪不到劉秀。

當時河北變民如雨後春筍:銅馬、大彤、高湖、重連、鐵脛、大槍、尤來、上江、青犢、五校、五樓、富平、獲索……,看名稱就知道水準不高,所以始終是在地土匪,談不上爭勝天下。可是,要平服這些地頭蛇,必須四面作戰,因此除了要有軍隊,還需要很多將領人才。

東漢開國「雲台二十八將」當中,南陽同鄉有十一位,另有七位是隔壁郡潁川(郡治在今河南許昌市)人,「南陽幫」算是劉秀陣營的主幹。但若撇開同鄉關係,二十八人中,有二十人是在劉秀經略河北期間加入陣營。最具代表性的一位,也是雲台二十八將之首的鄧禹,他是南陽人,更與劉秀在長安就認識,聽說劉秀在河北,從家鄉不辭跋涉投奔劉秀。當時劉秀巡行在河北諸郡縣,鄧禹一路步行追趕,終於在鄴城追到。

劉秀對鄧禹說:「我得到授權可以封爵任官,先生遠道而來,是有意入仕嗎?」

鄧禹說:「不想做官。」

劉秀:「那你想要什麼?」

鄧禹:「希望閣下能成為天下之主,而我能在你屬下效尺寸之力,讓我得以名留青史。」

這段對話反映了人才投奔劉秀的共同心理,而劉秀還有一個人所不及的才能——他能分辨前來投奔者的動機。

亂世是人才出頭的大好機會,但也是冒險家、野心家的樂園。劉秀到了河北,一位劉姓皇族劉林主動上門,他是漢景帝的七代孫,父親是趙王劉元(因犯罪而問斬)。劉林建議劉秀:「決開黃河堤防,赤眉軍將全部成為魚鱉。」劉秀已經得到授權號令河北,若再消滅當時最大股變民赤眉,就掌握了山東和河北,三分天下有其一,這確實是一個野心勃勃的戰略。可是那一句「赤眉為魚鱉矣」讓劉秀看穿了劉林——他是個人才,但這種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即使留用也會生異心,於是他拒絕了這個提案。

於是劉林轉向河北另一股勢力——王郎。王郎原本是一個算命郎中,自稱是漢成帝的兒子劉子輿號召抗莽。劉林結合原趙國豪族擁立這個山寨貨,號召人眾,很快集結了數千人(人心思漢可見),然後在一天早晨,率領數百騎兵與戰車突然進入邯鄲城,接管趙王宮,傳檄天下「劉子輿為漢天子」,河北諸郡一時望風響應。當然,他們的首要戰犯就是「長安偽政權」派來的劉秀。

劉秀此時人在薊城(今北京市西城區),他派王霸到薊城街上招募軍隊,反而遭到街上人們的訕笑,王霸羞愧而回。這個時候,王郎懸賞十萬戶收買劉秀人頭的宣撫使者也來到了薊城,城內氣氛突然轉為詭譎——退出薊城是明智之舉,但是要往哪去呢?往北是漁陽、上谷(範圍跨今北京、河北、天津),可是諸將多為中原人,傾向往南,只有耿弇極力主張往北。

劉秀決定往北,指著耿弇對諸將說:「他就是我的北道主人。」

耿弇是何許人?他是上谷太守耿況的兒子,原本耿況派他去長安(玄漢從洛陽遷都長安)向更始覆命,耿弇半路上決定投向劉秀。劉秀此時想要往北去上谷,但是形勢陡變,北向無法實現。

市井傳言王郎的使者已經到了薊城,郡縣官吏都已經出城迎接。很現實的,薊城此刻不容許有更始的使者,否則全城都危險。劉秀突然發現,自己居然成了全城人的公敵,慌忙離開驛所,派耿弇回上谷討救兵,自己則帶領人馬不分晝夜往南奔馳,不敢進入城邑,只敢在路旁進餐。

逃到饒陽(距薊城已一百八十公里),人馬飢寒交迫,已經無力再奔馳。於是劉秀決定冒險一試,自稱是邯鄲使者(王郎派出的使節),堂而皇之叫開城門,住進驛所,吩咐驛所人員安排飲食。

這一群「使者」見了食物,像流浪漢一般爭搶,完全不成體統。驛所人員起了疑心,暗中教人擂鼓數十通,然後高聲通報:「邯鄲將軍(王郎的軍隊)到!」所有人頓時大驚失色,劉秀也慌忙上車。正要驅車奔逃時,想到人在城內反正逃不出去,復又從容還座,傳話:「請邯鄲將軍入見。」這才證明是虛驚一場,得以在饒陽休息足夠後離開。

一路上不斷有傳聞「王郎追兵快到了」,令隊伍陷入恐慌。接近滹沱河時,探馬回報:「河上漂滿浮冰,船不能行,無法渡過。」

劉秀派王霸前往查看狀況。

王霸擔心這個消息會使得逃亡隊伍一哄而散,因此回報:「浮冰已經合凌,冰面堅硬,車馬可過。」從者聽了都很高興。

劉秀說:「真是的,探馬也不弄清楚情況。」於是人馬繼續往滹沱河前進。

到了河邊,河冰還真「合凌」了。人馬渡河,還剩最後數騎未渡過,合凌的冰層又裂開了——這是運氣,還是天命?

渡過滹沱河,算是暫時安全了。劉秀得到南陽同鄉信都太守任光的支持,聯合和戎太守邳彤,在二郡招募精兵四千餘人,又有劉植(數千人)、耿純(二千餘人)等來歸,部眾達到數萬。這時劉秀結了一門政治婚姻,娶真定王劉楊的外甥女郭聖通為夫人,劉楊原本是王郎的支持者,就此倒戈支持劉秀,形勢乃逐漸逆轉,接連擊敗王郎軍隊。

上谷那邊,耿弇說服耿況聯合漁陽太守彭寵一同支持劉秀,二郡合出人馬六千人南下,但重要的不是兵馬人數,而是這一支隊伍中,除了耿弇之外,還有寇恂、吳漢、蓋延、王梁等後來列名雲台二十八將的將領。生力軍加入,劉秀如虎添翼,王郎終於不支請降。可是劉秀不答應王郎的投降條件(封萬戶侯),王郎部將私開邯鄲城門,王郎逃出城,被王霸追上擊殺。

劉秀檢視王郎的檔案,發現有己方人員與王郎私通的信件,數目達數千封之多。內容包括向王郎表態效忠,以及毀謗劉秀。換做其他人,只怕要一一核對,查明屬實後,加以報復。可是劉秀完全不追究,他召集全體將領,公開燒毀這些書信,說:「讓那些擔心事發,翻來覆去睡不著覺的人安心。」

【原典精華】
秀收郎文書,得吏民與郎交關毀謗者數千章。秀不省,會諸將軍燒之曰:「令反側子自安!」——《資治通鑑・漢紀三十一》

擊敗王郎後,劉秀開始撫輯變民集團。

在最大一股「銅馬」兵敗投降之後,劉秀封這些變民軍的頭目為侯,以收編其兵力。但是劉秀麾下諸將不信任這些盜賊,變民也感受到未獲信任而內心不安,氣氛緊繃,隨時可能爆發衝突。

劉秀察覺到這種情緒,乃下令投降部隊各自回到軍營,武裝備戰。自己則帶領少數隨從到各軍營巡視,以示信任。

投降的變民相互傳話:「蕭王將他的一顆赤心放到我們的肚腹內,怎能不教我們為他效死?」全都心悅誠服。於是,劉秀擁有了數十萬軍隊。

【原典精華】
蕭王復與大戰於蒲陽,悉破降之,封其渠帥為列侯。諸將未能信賊,降者亦不自安;王知其意,敕令降者各歸營勒兵,自乘輕騎按行部陳。降者更相語曰:「蕭王推赤心置人腹中,安得不投死乎!」由是皆服,悉以降人分配諸將,眾遂數十萬。——《資治通鑑・漢紀三十一》

銅馬稱劉秀為「蕭王」,那是更始給劉秀的新封號,但同時召劉秀回長安,將兵權交給其他人。

劉秀當然不會接受這個安排,也就是說,劉秀事實上已經跟玄漢政權公開決裂。諸將於是開始勸進劉秀稱帝,劉秀一再拒絕,直到河南一帶的玄漢勢力全數肅清後,耿純進言:「天下英雄豪傑拋棄他們的親人、土地,追隨大王征戰四方,為的就是能夠攀龍鱗、附鳳翼,成就一番事業。如今大王拖延時日,遲遲不稱帝,我擔心英雄豪傑將因期待落空,不願再留下來打拚(主子不稱帝,部下就不能裂土封侯)。人馬一散,可就難以再聚集嘍!」

於是劉秀稱帝,國號當然稱「漢」,史稱東漢。

【贊】
推心置腹、攀龍附鳳都是我們常用的成語,「令反側子自安」更是膾炙人口的故事,而本章更看到劉秀收攬人心的手段多樣化:

頂住諸將想要往南的壓力,說耿弇是「北道主人」,那一把劉秀算是賭贏了:賭注是諸將的向心力,紅利是上谷、漁陽的數萬精銳邊防軍。在此之後,賭滹沱河上的浮冰會合凌也押中了,但那是純賭運氣,「北道主人」則是精算過的,還附帶了耿弇的死心塌地。

隨耿弇一道南下的上谷將領寇恂是另一個例子,劉秀任命寇恂為河內(郡治懷縣在今河南武陟縣)太守,並對他說:「從前高祖把關中交給蕭何,而今我把河內交給你。盼望供應不絕,兵源不缺。」寇恂果然不負使命,在河內徵集糧秣、製造武器供應前方,跟當年蕭何對劉邦一樣死心塌地。

看一下劉秀手下的大將出身:吳漢是馬販、馮異是縣吏、王霸是獄吏、李通是商人、耿弇是官家子弟,還有南陽一同起義的自家賓客和綠林兵,複雜且多元,而劉秀必須用不一樣的方法收他們的心。相對之下,當時其他稱王、稱帝的,在這方面差劉秀實不可以道里計。

而收服銅馬更見劉秀「大度」的威力,當時河北民間甚至呼劉秀為「銅馬帝」,也就是說,銅馬本質上是老百姓(不是逐鹿群雄),那一招不只收了變民軍的心,也贏得變民軍家鄉百姓的向心。

相關書摘 ▶公孫策贊唐太宗李世民:用兵如神——削平河北群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覘天命:從貧農到豪族不同出身,他們為何都能建立王朝?》,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公孫策

「天命」不應該是陰陽學的定義,本書嘗試做不一樣的詮釋。

所謂「湯武革命,順天應人」,「應人」是必要條件,「順天」則是充分條件。
得人心,才能得天命。對應現世,你怎麼看?如何思考、決策下一個扭轉關鍵? ……
從公孫策的「贊」和「覘」,你可以看到迥然不同的有趣觀點。

覘,是窺探的意思。「覘」天命卻不是要偷窺,
而是不要只看歷史的表面,嘗試深入探索「天命」源何而來。

本書選擇了五位開國君主,都是因為前朝天命終結而興起,其中只有曹操未能建立「天命」,另外四位:劉邦、劉秀、李世民、朱元璋則各自建立了一個長久的王朝,並也因此而贏得了撰史權,於是史書上充斥關於他們的各種神蹟,要做為其「天命」之佐證。

但果真是因為生有異象,所以王者不死嗎?
還是他們在關鍵時刻「做對」了什麼?

書中所要「覘」的,就是這些開國君主在關鍵時刻,面對機會出現(好運或危機)時所做的決斷。他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是在怎樣的情境或心境之下,依循怎樣的思考做出決定?

而曹操,正是一個對照。他距離一統天下僅一步之遙,功業更絲毫不遜於另外四位,為什麼他可以稱帝而終其一生不稱帝?

  • 本書在歷史論述中,除保留了引用經典史書的「原典精華」,另增加「贊」和「覘」兩個單元。

「贊」是評論,近似史書作者的曰、言;「覘」是覘探當事人在當下的心境,和他做成決定、採取作為的思考因素。讀史,每回都有不同觸發與智慧收穫,好玩就在這裡!

本書作者、歷史評論家公孫策說:「用這樣的方式說歷史故事,其實是希望帶動一種學習歷史的方法。進入歷史情境,體會前人當時的心境,探索他們導致成功或化險為夷的決策思考——當時局勢中,何者可為,何者不可為?甚至該賭、不該賭?這是可以學到,而且有事實結果可以驗證的。」

getImage-5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