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幼兒園的小小孩自我表達課:雙語/多語能力是趨勢,幾歲學才恰當? 

德國幼兒園的小小孩自我表達課:雙語/多語能力是趨勢,幾歲學才恰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習外語對母語能力是否造成影響,取決於心態和方法幼兒園的孩子學雙語應與生活融合,以培養語感語調和外語學習的興趣為主。過度注重在成果展現,孩子淹沒在一堆與其生活經驗毫不相關的詞彙裡,對他的語言啟蒙其實只有反效果。

文:莊琳君

2~6歲
雙語/多語能力是趨勢,幾歲學才恰當?

德國的漢堡市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外來人口。

這些人口在漢堡市定居工作甚至組成家庭後,他們希望孩子能一邊學德文融入環境,一邊也希望盡量讓孩子練習說爸媽的母語,在自然的雙語環境下學會使用兩種語言。另一方面,爸媽都是德國人的本地家庭則認為德國位於無國界的歐洲中心,雙語能力在將來不論升學或就業都是必備條件,想讓孩子從小擁有雙語環境的家長也越來越多,因此不管是德文/英文、德文/中文、德文/西班牙文……各種不同的雙語幼兒園也因應市場需求而生。

英國愛丁堡大學的發展語言學教授Dr. Antonella Sorace 曾經對「雙語能力」提供以下的解釋:雙語能力(Bilingualism)意指能夠通曉兩種語言,即使這兩種語言的程度不完全相同,或是語言使用上仍有錯誤。只要你能在日常生活中流暢通順地使用兩種語言,你便具有雙語能力。

在德國,除了母語德文為主的「全德文」幼兒園以外,任何一家標榜「全美語」或是「全中文」的幼兒園都難得到德國父母的青睞,也因此德文和雙語(不限定英語)在德國的幼兒園教學系統是兩大主流,對大多數的德國父母來說,無論有沒有意願讓孩子學習外語,他們絕對不敢輕忽孩子學習母語的重要性。

許多語言研究指出,母語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是孩子所接觸的第一個語言,母語程度的熟練與否對個人之後的外語學習能力會有相當程度的影響。以全世界普遍學習的第一外語英文來舉例的話,想學英文的孩子先打好本身母語的根基,比較能夠把英語學好。然而,以此單一論述來斷言幼兒園孩子不適合學外語,我個人認為仍有失公允,因為另一個顯然的事實是:在完善且支持的雙語環境下,幼齡孩子的確能更快地掌握外語。在德國雙語幼兒園任教之前,我在台北市的雙語和全美語幼兒園各自當過幾年英語老師,在我看來,孩子學外語的年紀大小並不是問題所在,最大的癥結點在於語言的帶入模式是否適當,以及老師的教學方式是否影響到孩子本身母語的學習。

德國幼兒園落實雙語教育的三大重點

我們幼兒園每年都提供在職短期進修的福利,園所老師若有感興趣的幼教相關進修課程,每年可以自由選修三天至一個禮拜的課程,期間不用來幼兒園上班,費用由幼兒園全額補助。

透過幾次的進修課程,我也因緣際會認識了幾位來自不同雙語幼兒園的外籍老師。其中有同在德文/英文雙語幼兒園工作的英國人,也有在德文/挪威文雙語幼兒園工作的挪威人,我發現來自不同體系幼兒園的帶班方式雖然多少有些出入,但在落實雙語教育方面上,大家的做法卻相當一致,總結來說有以下三大重點:

重點一:一人一語教學策略(One Person - One language Strategy

首先,以學生人數來決定德國老師和外籍教師的比例。以幼幼班為例,如果一班有17個孩子,師生比例1比4,則班上各有兩位德國老師和兩位外籍老師。中大班的孩子若一班有26人,師生比例則為1比5,這情況下則會有3位德國老師和兩位外籍老師。也就是說,若無法完全均分,額外分配的一位老師會以說德語的老師為優先考量。

幼兒園嚴格規定,除非在危及孩子安全時,否則德國老師只跟孩子說德文,外籍老師則只跟孩子說英語,而德國老師和外籍老師之間也是以各自熟悉的語言進行溝通。德國同事跟我說德文,我會以英文回應,反之亦然。

由此可知,一人一語的雙語教學方式必須建立在本籍和外籍老師對另一個語言具有基礎的溝通和理解能力。不少台灣的雙語幼兒園所聘請的外籍老師全然不諳中文,於是本籍老師必須用不甚熟悉的外語(通常是英語)跟外籍老師溝通班級事宜,甚至在中大班後為了讓孩子有更多機會開口練習說英語而更改語言模式,也開始跟孩子用英語溝通,這其實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因為唯有兩種語言盡力達到平衡,在不影響幼兒園學齡孩子學習母語的前提下,才能真正落實雙語教學,否則就會發生有些人所擔憂的太早學習外語會影響孩子母語能力的問題,到最後可能兩種語言都無法學好。

重點二:不限制孩子說母語

滿2歲的孩子,已有基礎的語言理解能力,並能開口進行簡單溝通。這時老師們除了進行一人一語的雙語教學策略,還必須謹守一個大原則,就是絕對不限制孩子說母語。

坦白說,以我對台灣幾間不同體系全美語國際幼兒園的實地瞭解,我認為全美語幼兒園並不是一無可取,它的確提供很多非英語家庭的孩子一個自然接觸並使用外語的學習環境,但坊間一些全美語幼兒園嚴禁孩子說母語的現象是我個人比較難以認同的部分。

以我工作的德/英雙語幼兒園來說,這幾年下來接觸了不少其他國籍的家庭,有爸媽皆是法國人的家庭,有荷蘭籍爸爸加上捷克籍的媽媽,也有瑞典爸爸加上西班牙媽媽的組合,德文和英文都不是這些家庭孩子第一接觸的母語,因此剛進入幼兒園初期,有些已具語言理解力的孩子會因為同時間接觸四種以上的語言(在家爸媽各自使用不同母語與孩子溝通,幼兒園又是另一個雙語模式),而呈現一種語言的迷走狀態,導致孩子較晚開口說話。

這些孩子在園所裡說自己的母語並不會被制止,不過因為所說的語言是相對少數,久了他們也會自行選擇德文或英文來溝通。事實證明,這些多語環境的孩子最後到幼兒園畢業時,雖然口語能力會有個別落差,但多數都可以理解並使用長期接觸的三種甚至四種語言。

簡單來說,幼兒園的做法就是只單向要求老師各自使用熟悉的語言,至於孩子要選擇使用哪一種語言則不加以限制。舉例來說,詢問孩子的活動參與意願是我們每天都要一再重複進行的對話,當我以英語問2歲半的麥金想做什麼,他有可能以英文回答我“I wanna go outside.” 也許會以熟悉的母語德文回說“Ich möchte draßen spielen.” 如果是後者,我不會刻意糾正他所使用的語言,只會以英文再跟他確認一次“so you wanna go outside?” 孩子點頭說對之後,鼓勵他用英文說一次關鍵字“Go outside”,表達能力好的孩子也可以請他整句說完,通常兩三次下來,孩子就能記住詞彙的意思。

幼齡孩子天生就有學習多語的能力,因此只要大人的心態正確且放鬆,要養成孩子良好的雙語能力並非難事,而外語程度的提升和母語使用多寡也沒有絕對關係。

重點三:幼兒園時期的雙語教學旨在扎根,而非收成

就跟德國幼兒園不教讀寫,沒有回家功課一樣。德國的雙語幼兒園也不辦語言成果展,沒有話劇表演,沒有塗滿濃妝的稚嫩臉龐在台上勁歌熱舞。孩子每日所學的一切散落於日常生活中的許多零星片刻,孩子在公園裡看見天空的一架飛機,會立馬對米拉老師用德文說“Ein Flugzueg war das.”(那是架飛機。)接著又跑到我身邊來,指著飛機用英文告訴我“Airplane.” 他們在幼兒園幾年下來學到的詞彙總和,可能遠不及台北市任何一家全美語幼兒園大班一學期所學到的詞彙量,但要我給兩方評價的話,我仍會認為德國幼兒園的雙語教育勝出。

原因在於,雖然他們現階段知道的詞彙很有限,但對學習英語的熱情卻只有增無減,我知道他們真的是在無壓力的狀況下習得每個詞彙和句子的用法。每次當我問園所裡的大小孩子:「你們會說英文嗎?」他們總是自信滿滿地以英文回說:「會,我會說英文。」常常有德國家長私下跑來向我和另一位南非來的外師克勞蒂雅道謝,謝謝我們在雙語教學上為孩子所做的努力,孩子不管在家或是在外面,時常會脫口而出幾個英文單字和句子。不過就我個人而言,最開心的莫過於當班上3歲的蘇菲雅跟媽媽說:「我很喜歡英文,說英文很好玩。」

許多年前,我在台灣一所全美語幼兒園授課,和其他知名的連鎖全美語幼兒園一樣,這家幼兒園也有一套自己編的美語教材。有回在教師休息室備課時,旁邊加拿大籍的外師也正在備課,他看了幼兒園的課本突然不可置信地搖頭說:「凱特,這有點離譜了,幼兒園的孩子竟然要學雪崩(Avalanche)這個單字,我很納悶他們什麼時候會需要用到這個字?」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幼兒園每個月都有不同的單字要背要考,就算孩子考過了沒機會用到自然也就會忘了,然而很多家長無法理解,甚至不願意去理解的一個事實是:如果孩子在課堂上學的單字沒有機會在生活裡使用,這些單字過些時日就會從孩子的記憶裡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像是從沒學過一樣,學得再多也只是徒勞。

台灣長期的雙語教育未能真正落實的原因之一,在於雙語教育的天秤從一開始就沒有致力讓它達到平衡。幼兒園的孩子學雙語,應與生活融合,以培養語感語調和外語學習的興趣為主要目的。但不少台灣的雙語或全美語幼兒園卻過度注重在成果展現,孩子淹沒在一堆與其生活經驗毫不相關的單字裡,對孩子的語言啟蒙其實只會起反效果。於是,從小孩到大人,在台灣似乎人人都在學英語,但出了國能自信地使用英文的人卻仍是相對少數。這種過於躁進的語言學習方式,很容易讓孩子還來不及享受學外語的樂趣,就先被排山倒海的學習壓力破壞了學習興致。

在家創造英語口說環境,爸媽實行雙語教育的注意事項
——落實雙語教育的大前提:一旦語言模式確定就得確實執行,不因場合而切換

如我們所知,不管學哪一種外語,頻繁且大量的聽說練習能有效提升外語能力。在德國幼兒園,一開始摸不著頭緒的德國家長也會在入園初期問我,因為他們都能說流利的德文英文,有沒有必要在孩子進入幼兒園後,在家也轉換為德英雙語模式來幫助孩子適應?

通常我的回答是,只要他們能自始至終對孩子使用同一套語言,就不會是問題。然而他們若只侷限在家說外語,一旦出了家門因為顧慮場合和他人感受又切換為母語模式,這樣的做法其實對孩子的雙語能力沒有太大幫助。落實雙語教育的第一個大前提就是語言模式一旦確定了就得確實執行,不會因為今天去超市、去餐廳,或是參加親朋好友的聚會覺得太尷尬就一再切換。如果有徹底執行上的困難,我便不建議採用此種雙語教育法。我明白,有時候台灣家長幫忙孩子複習課堂上學過的英文,其實也是希望把僅剩的空閒時間做最大化的利用,一方面可以瞭解孩子在校的學習情況,另一方面還可以親子共學培養感情。從這出發點來看,這當然沒有什麼不好。

然而,我在台灣看到另一種令人不解的做法是,求好心切的家長為了幫孩子創造更多的外語環境,勉強自己用自身不熟悉的語言與孩子溝通。

「寶貝,你要不要more orange juice?」

「這個地方我們上個weekend就去過了不是嗎?」

幼齡孩子在剛開始學習兩種語言的時候,偶爾會出現語言混用的情況,這是可以被接受的過渡時期,因為隨著每天的雙語對話,孩子會自動釐清並整理出兩種語言的思路而逐漸修正過來。然而,大人在跟孩子溝通時若同一個句子有兩種以上的語言交叉混用,對正在建立雙語思路的孩子造成的干擾只怕多過於助益。

注意事項
雙語教育,孩子做足暖身,學習事半功倍

爸媽關心自家孩子的雙語教育是件好事,親子共學外語更是好上加好。然而,語言的學習之路何其漫長,過程中享不享受很重要。觀察孩子的興趣和需要,再根據家長自身的語言條件補給孩子所需要的學習燃料,甚或慢慢地等,耐心等待孩子暖身做足再讓他自己起跑也不遲。

相關書摘 ►德國幼兒園的小小孩自我表達課:延遲滿足訓練,讓孩子不再情緒大暴走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是孩子愛鬧情緒,是他想說卻不會說!德國幼兒園的小小孩自我表達課》,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莊琳君

孩子都2歲了還不會說話?
3歲孩子竟然已經學會說謊?
當孩子出現負面情緒,該怎麼引導他紓解?
孩子明明不開心,卻不懂得拒絕人……

自我表達力=語言力+思考力+情緒覺察力
在德國,幼兒不學讀書寫字,
而是學習「勇敢為自己發聲」!
自我表達力的培養,0~6歲是關鍵!

德國幼兒園的19堂3階段自我表達課
學說話→學表達→學溝通
讓孩子說出需求、意願,打好獨立自主基礎
從日常生活學會覺察情緒、同理他人、處理衝突

學說話——
孩子都2歲了,卻不太開口說話
華人慣性思維:「孩子明明會說卻不說,應該讓他在人前多開口說話!」
德國彈性做法:忽略開口說話與情緒間的密切關聯,對情緒敏感的孩子只會得到反效果,堅持「有問必答」沒意義,說話練習從字彙延伸的拋接練習做起。

學表達——
孩子情緒大暴走,不停地哭鬧
華人慣性思維:「你不要哭,好好用說的,告訴媽媽你為什麼哭……」
德國彈性做法:很多時候孩子不是不聽話,而是他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感覺。當孩子透過言語表達與外界連結,知道自己的情緒被理解,就能有更好的情緒控管力。

學溝通——
孩子對人說:「我不想跟你玩!」
華人慣性思維:「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太沒禮貌了!」
德國彈性做法: 教導孩子有禮貌不代表不能有不同意見,他必須懂得拒絕自己不喜歡或不舒服的事。同時讓他知道拒絕別人不能只靠情緒和蠻力,也牽涉到思考能力和語言技巧。

為自己發聲,德國小小孩自我表達力養成之道!

從認識不同情緒開始,教孩子學會正確情緒表達
→ 懂得用言語表達意願,是孩子學會自我保護的第一步
可以憤怒可以悲傷,接住孩子的求救警訊,情緒疏通不壓抑
→當孩子感覺情緒被接納,比較容易走出孤立的態勢。
不管小事大事,孩子老是愛告狀?
→小問題別用大情緒回應,紅綠燈概念教孩子學會情緒調節能力。
「我不想這樣玩!」學會尊重別人的底線
→「身體的主人只有我一個!」教孩子向不請自來的親密接觸說「不!」
童話世界也藏匿著危險,教孩子判讀情況學自保
→危機意識是獨立自主的條件,讓孩子知道他可以拒絕陌生人的邀請

本書特色

  1. 每篇文章都有實際案例與具體做法:兼具台灣老師、家長的習慣思維&德國老師的處理原則&德國爸媽的教養態度,以及老師和家長之間如何合作無間。
  2. 德國獨立小孩的全方位能力養成之道。
  3. 近距離體驗德國學前教育理念與幼兒園日常活動安排。
  4. 特別彩頁專欄 &【0~3歲孩子的語言能力發展特徵】&【2~6歲孩子情緒∕社交發展特徵】& 教養妙招圖解,實際操作最簡單!
getImage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