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剛果墮落的兇手,是只想著榨乾當地資源的世界菁英

民主剛果墮落的兇手,是只想著榨乾當地資源的世界菁英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剛果政府持續遭到一群由政治菁英、商人與軍事將領組成的團體把持或架空,他們與國際的大銀行家、軍火商、各國政府等都有密切往來。從寶庫中強取豪奪,殘忍地榨取天然資源,並將所有可能的國家財富收歸自己的口袋。

文:Sasha Lezhnev(非營利組織Enough Project政策組副組長)
譯:許睿洋

剛果民主共和國(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以下簡稱剛果)總統大選即將登場(原文發表於12月28日),這場大選會決定民主剛果是將陷入更深的動盪與衝突,抑或是開始為更和平的未來打下基礎。截至目前為止,已有多起剛果政府的軍警單位暴力鎮壓反對派示威者的事件,包含2018年12月的兩週有50人受傷、至少7人死亡。

儘管有部分的區域無法參與投票,但大選目前訂於12月30日舉行,這將是剛果獨立以來首次擁有民主轉型的機會。對於剛果人民而言,這將是重要的時刻,而政治決策圈應盡全力推動相關措施使這場選舉具有可信度、避免更廣泛的暴力行動,並將貪汙腐敗的官員繩之以法。

但無論大選結果如何,或是大選將被再次延期,剛果國內仍存在著一股更深層的作用力決定著剛果的未來。這個長期的結構性問題是,剛果一直因為當權者執意掠奪其龐大的天然資源與財富而遭到架空。為了能夠使剛果真正地轉型,領導這套體制的動機需要有所改變。

全世界所有的消費者不僅都與剛果的天然資源遭到掠奪有所關聯,更受此問題所影響。我們通常不會知道我們所購買的手機、電腦、珠寶、電玩系統、相機、電動車等許多商品,某種程度上都是在助長全球暴力與大規模貪腐的氣焰。我們也不知道,我們所認為的基本生活標準與當代便利其實某種程度是建立在他人的苦痛上。所有人都必須告訴我們支持的政治人物以及我們購買商品的廠商,我們要他們反轉這種致命的供應鏈。

過去統治過剛果的政權——從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King Leopold II)、繼之的殖民時代、直至現在的約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政權——要說他們像政府,他們的運作更像是黑手黨。他們無法保護剛果人民,也無法發展國家經濟。他們安排國家與各種外國野心家合作來榨乾天然資源,並將大量屬於國家的財富私有化。

舉例而言,據美國財政部稱,以色列大亨丹・蓋特勒(Dan Gertler)及其所有之33間公司,「因在剛果民主共和國以不透明、貪腐之礦業及油業協定聚歛財富」而受到美國制裁。許多本應上繳的稅金和用於社會服務與基礎建設的資金都落入剛果富豪及外國同業的口袋中。如同我們在我們的新書《Congo Stories》所形容道,剛果今日的貪腐和衝突無法與「竊盜系統」(kleptocratic system)進行切割,其根源需追溯至殖民時代受到的大肆掠奪,以及外部金融投資者與跨國公司逾一個世紀的大規模賄賂行為及回扣文化。

剛果理應是非洲最富裕的國家之一,它因為世界第二長河而享有無窮無盡的水資源,它富含林木與石油,同時擁有幾乎所有的珍貴天然礦物:包含鑽石、錫礦、鈳鉭鐵礦(coltan)、銅、黃金與鈾。相反地,剛果人民卻是世上最貧窮的人民之一。有數十億美元的金額從剛果被送往海外,同時卻也有數十億美元的人道與維和行動費用來到剛果,用以處理這場災難。

AP_1836252598724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剛果已經演變成一個真正的壓榨機器。1800年代中期至晚期,位於最上位的「武裝盜賊」集團持續輪替,但不變的是他們透過極端的暴力手段將國家的財富占為己有。國際商業合作公司透過與剛果資深官員的勾結,侵占該國的資源。舉例而言,礦業巨頭嘉能可(Glencore)至今已支付逾一億美元給丹・蓋特勒,而2018年12月,該公司因未能適當公開與蓋特勒合作的風險而被迫支付另外的2200萬美元。

後繼的剛果政府持續遭到一群由政治菁英、商人與軍事將領組成的團體把持或架空,他們與國際的大銀行家、軍火商、各國政府等都有密切往來。至於他們的目標為何?就是從寶庫中強取豪奪,殘忍地榨取天然資源,並將所有可能的國家財富收歸自己的口袋。舉例來說,據剛果研究團隊(Congo Research Group)調查,卡比拉家族「幾乎在每一個產業」都掌握了逾80間的企業,包含農業、礦業、銀行業、房地產、電信業與航空業等。據報導,上述產業有部分是由遭控侵害人權的「共和國衛隊」(Republican Guard)成員所把關。這使得政府破產、人民遭到壓迫卻相互對立,陷入極度貧困之中。

各種層次的剝削遂應運而生。政府軍、叛軍或是武裝團體的領袖掌控有利可圖的礦坑或對其進行收稅,其他敲詐手法自然不在話下。他們甚至會以強暴作為一種社會控制的方法,不僅是為了恫嚇,他們還將其視為懲罰不忠的當地人民的手段。

數名位於鄰國的「中介人」經常會購買剛果的自然資源,再轉賣給特定的國際企業,而這些企業的經營者往往都成了幫凶。這些來自剛果的礦物會被用於跨國企業的產品之中,例如智慧型手機、電腦和珠寶等。在《多德-法蘭克法案》(Dodd-Frank law)通過以及消費者給予各種壓力之前,這些企業對於它們為何能以如此低廉的價格取得礦物完全不聞不問。惡名昭彰的銀行家與會計師協助他們竊盜、洗錢,並將這些不義之財藏在空殼公司、不動產和冒用他人姓名的銀行帳戶中。

對於這些犯罪與貪污行為一定存在他們應負的責任,從網絡型制裁、反洗錢措施到檢舉告發等。但它們必須伴隨新上任的剛果政府與跨國企業的重大改革,包含天然資源的合約簽訂和國營企業均應更加透明化、軍隊專業化、司法改革等。

確保接下來選舉的可信度與透明化僅是改革的一小步,要改變這個長達數世紀、極度惡化的「竊盜國家」將是一條漫漫長路。然而,除非當前偏好大規模貪腐和暴力手段的結構性因素有所改變,否則剛果將因為再次重複其血腥的歷史而受到世人譴責。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