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老人」離開敘利亞,美國的「隔岸觀火」之計能否收到奇效?

「聖誕老人」離開敘利亞,美國的「隔岸觀火」之計能否收到奇效?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暫時退出西亞,不代表他不想或是沒能力管,只是與其盲目投入資源,何不暫時收兵,讓周邊國家互相爭奪,等到大家都兩敗俱傷,屆時就是美國大兵重返戰場,收拾殘局,取得最大利益的時刻。

CNN報導,特朗普在平安夜時,打電話給一位住在南加州的七歲小女孩荷蔓.利沃德(Collman Lloyd)。在電話中,特朗普除了向這位小女孩祝賀聖誕快樂之外,也問到:「你已經七歲了,你還相信聖誕老人嗎?」

「當然!」,小女孩很堅定地回答總統的問題。天真無邪的童言童語,讓作風強悍的特朗普總統聽完也露出會心的一笑。

根據這則報導,我們可以推斷,特朗普不相信聖誕老人的童話故事,也不想當任何人的聖誕老人。美國近日宣布即將從敘利亞撤兵,不願意再當「世界警察」,特朗普也表示,讓美國人來扛所有擔子是非常不公平的,同時強調,美國大規模介入海外事務的時代已經準備告終。

未來,美國將不會再像聖誕老人那樣,免費給盟友無止盡的禮物。

孫子兵法云:「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可見,對孫武來說,如果能有效的運用權謀、外交等利器,其效果甚至比與對手直接兵戎相見來的有效率。今天,雖然說大部份媒體都認為特朗普「背叛」了盟軍,但美國撤出敘利亞戰場的政策,或許是特朗普一次精心策劃的高明戰術。

表面上的獲利者:俄羅斯、土耳其、伊朗

特朗普這突如其來的決定,震驚了所謂的西方盟軍集團,各大媒體無不對特朗普進行殘酷的言論撻伐。對於目前正在尋求獨立建國的庫德族人來說,絕對是個致命的打擊。少了美國這個強大的後盾,讓庫德族未來的命運雪上加霜,周圍各國也處心積慮開始爭奪各自的利益,瓜分勢力範圍。

英國媒體前陣子指出,特朗普的錯誤決定,使得對抗伊斯蘭國的士氣受挫,更讓俄羅斯和伊朗控制西亞地區,造成不可挽救的後果,其後果也許比歐巴馬下令撤出伊拉克更加危險。而英國外交部也表示,在敘利亞仍然有許多未完成的工作,並不贊成美軍就這樣拍屁股走人。此外,目前在西亞駐軍第二多的法國,其媒體也對特朗普下了嚴厲的指責,以「背叛」(法文:Trahison)這個強烈的字眼,表示對這位第45任美國總統的不滿。

除了老生常談的庫德族問題,美國退出西亞最大的獲利者無疑的就是俄羅斯、土耳其跟伊朗。

AP_1805157493888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先來說說土耳其,在獲得特朗普跟普京(Vladimir Putin)的默許之後,土耳其強人埃爾多安(Erdoğan)立即大舉進攻敘利亞北部的庫德族地盤阿夫林(Afrin),獲取了初步的戰果。伊朗方面,美國從今年7月開始的經濟制裁,讓它受到了巨大的損失,除了軍事用途的物品之外,各種民生物資也被禁止,連要從台灣出口成衣和汽機車用品都被限制,某方面也影響了台灣業者們的出貨計畫;最近,伊朗文化部官員瓦里.提摩李(Vali Timouri)對俄羅斯官媒Sputnik的記者表示,為了幫助伊朗擺脫美國經濟的制裁,未來將和俄羅斯做更深入的經濟和觀光交流,看來,特朗普12月的撤軍命令,也可能間接刺激了伊朗的經濟觀光,在不用撤除制裁伊朗的情況下,繼續培養這些能夠「平衡區域」的勢力,面子裡子都顧到,可以說是兩全其美。

法國記者也透露,俄羅斯、土耳其、伊朗三國元首將會在2019年進行一次高峰會談,目的是要解決美國人離開後存在的權力真空問題,並找出解決伊斯蘭國跟庫德族問題的方法。在美國逐漸降低其在西亞的力量同時,也給了這些地區強權一個嶄露頭角的機會。

敘利亞的阿薩德(Bachar el-Assad)獲得莫斯科跟德黑蘭的強力支持,而安卡拉則是支持敘利亞叛軍,對庫德族和敘利亞政府軍發動猛烈攻擊。可以說,西亞地區正式進入了俄、土、伊三強對決的局面。

西亞亂局最大受害者:法國、以色列

美國退出敘利亞戰場,毫無疑問的,讓那些先前過度依賴美國的盟友頓時失去支持,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經過兩次大戰的洗禮後,歐洲殖民帝國一一瓦解,已經失去了介入重大國際事務能力。1947年之後,歐洲從馬歇爾計畫中得到龐大的重建經費、物資,1948年至1952年是歐洲歷史上經濟發展最快的時期,工業生產增長了35%,農業生產也超過戰前的水平。

如果沒有美國人,今天歐洲人有辦法悠閒的坐在路邊喝咖啡嗎?恐怕誰也說不定。失去特朗普的支持,歐洲人只能獨自面對西亞的困境,這個二戰後就不斷送禮的聖誕老人突然消失,歐洲人現在必須獨立對抗歷史上的兩個惡魔重新崛起——俄羅斯與土耳其。

nx00jui6rt6hgjjlzc2wgyhudp9bc2
Credit: Reuters / Jonathan Ernst

鄂圖曼土耳其建國之後,憑藉著宗教的狂熱和強大的軍隊,屢次擊敗歐洲人,例如1396年在多瑙河擊敗以法國為主的聯軍,並在蘇利曼一世(Süleyman)時征服匈牙利、包圍維也納,使西方人不敢直視土耳其人。而俄羅斯從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西化改革至今,除了多次粉碎歐洲人的征服計畫之外,蘇聯的陰影至今歷歷在目。目前,俄羅斯也在取得克里米亞之後,成功集滿最重要的兩個出海口——波羅的海跟黑海,完成17世紀以來訂定的擴張計畫。

面對這兩股勢力的威脅,首當其衝的就是馬克宏執政的法國。我們知道,法國人一直都很關心「前殖民地們」的發展,這也說明為什麼法國在敘利亞的駐軍數量僅次於美國。敘利亞作為法國在西亞地區最大的前殖民地,如果落入土耳其或是俄國人之手,那自認捍衛法國文化和歐洲價值的總統馬克宏,會有多麼尷尬。如果讓俄羅斯或土耳其得到敘利亞這個新的「出海口」,自由進出地中海,那這就不單是文化價值的問題而已,也是法國甚至是歐洲人在西亞全面崩盤,影響力衰落的具體證據。

如果歐洲再也沒有能力投入更大的力量去彌補美軍的空缺,屆時的地中海,也將不再是歐洲人的主場。

最近,俄羅斯國防部指控以色列空軍曾多次試射飛彈威脅俄羅斯以及敘利亞的飛機起降,嚴重影響安全,再加上特朗普跟普京曖昧不明的關係,都讓以色列未來在西亞的國際關係發生微妙的變化。雖然在歐巴馬時代,美國為俄羅斯在中東開了一扇窗,但起碼還會對普亭的侵略行動作出相對的抵制。但如果特朗普默許俄羅斯的「新南向政策」,那以色列遲早會跟俄羅斯有進一步的衝突發生。

當然,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Netanyahu)在政治操作上比馬克宏高明太多,當地媒體The Time of Israel就表示,納坦雅胡已經開始和普京商討殲滅敘利亞「恐怖份子」的計畫。和俄羅斯交好的目的,無疑是要藉由普京的影響力制止伊朗勢力向西邊擴張,以及走私武器到黎巴嫩等活動。從這點來看,納坦雅胡已經迅速的確立新的外交政策,想辦法將美軍離開後的損失降到最低。

除了抱怨美國撤軍,高舉道德大旗之外,歐洲人目前似乎沒有更好的作為。相反的,精於算計的猶太人似乎已經做好準備,以更靈活的外交政策解決目前困境。

RTX2XXSX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神機妙算,玩弄諸國於手掌之間

在官渡大勝,以及袁紹過世之後,曹操本來想一鼓作氣拿下河北,但謀士郭嘉說:「袁紹先前沒有立世子,他的兩個兒子,袁譚、袁尚兩一定會為了爭家產而打得你死我活。」最後,果然不出郭嘉所料,袁譚、袁尚兩兄弟互相征伐,讓曹操有了取下鄴城的機會,這就是所謂的「隔岸觀火」之計。

綜觀以上的描述,我們可以說特朗普的敘利亞撤兵政策完全是「隔岸觀火」之計的最高表現。美國暫時退出西亞,不代表他不想管,也不是他沒能力管,如果盲目的投入資源,可能會導致最後血本無歸。既然如此,何不暫時收兵,讓周邊國家互相爭奪,等到大家都兩敗俱傷了,屆時就是美國大兵重返戰場,收拾殘局,取得最大利益的時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張耶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