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你所感受到的,只是所有情緒中的冰山一角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你所感受到的,只是所有情緒中的冰山一角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大部分的情緒不是在意識層面處理的,且愈不在我們的意識層面的情緒愈微妙、衝突和複雜。關係或活動中的情緒,通常較難評估,因為是在不同的意識層次運作。我們也常見到,在意識層面,人們知道一件事情很重要,應該被注意且想要去做,卻往往沒有採取行動。

文:湯馬士.布朗

很多人以為情緒就是我們意識層面感受到的感覺,如悲傷、生氣、愉快、擔憂等,我們都知道且很容易識別。然而神經科學的研究告訴我們,意識層面的情緒只是我們廣大情緒冰山的一角,而這座情緒冰山在我們的內在運作,以趨動執行功能。

不同意識層次的情緒

我們大部分的情緒不是在意識層面處理的,且愈不在我們的意識層面的情緒愈微妙、衝突和複雜。關係或活動中的情緒,通常較難評估,因為是在不同的意識層次運作。我們也常見到,在意識層面,人們知道一件事情很重要,應該被注意且想要去做,卻往往沒有採取行動。她可能拖延,忙著其他好像不太緊急的事;要做重要的事情時,好像又總是被打斷,沒什麼進展;或者,她也會主動自己分心,與朋友聯絡一下,再上一下網,或去睡覺。如果我們知道情緒常不在意識層面運作,就會理解這樣矛盾的情形並不足為奇。

我們可以毫不自覺地被情緒大大的影響;而被ADHD困住的患者,談話療法(talk therapy)是一種很重要的療癒方式,幫助他們打開心裡的情緒,從被卡住走向復甦。

有關情緒不自覺地影響執行功能,神經科學家大馬叟(Antonio Damasio)寫道:

「情緒可以完全在意識的雷達之下發出信號,影響工作記憶、注意力和推理,以至於產生偏頗的決策過程,選擇了不一樣的行為,而不是基於過去經驗最佳的行為方案。當事人可能完全沒有自我覺察認知到這些運作影響。」

另外一位神經學家樂杜(Joseph LeDoux)談道:

「人們做許多事情,包括評估日常生活中事件所帶來的情緒的重要性,以及其衍生的行為表達,其實都不是有意識的,就算該事情其實需要在意識層面上去處理。」

社會心理學家也指出人類的許多行為,其實主要是被某個情境當下的情境因素(situational factors)所影響。這些情境因素可能絲毫沒有被察覺地攪動、加強或減弱我們的情緒。有一個實驗將大學生分為兩組,一組學生需要回答問卷,解讀一堆間接引用較粗俗無禮的文字,在完成問卷後又要等待長時間才能交卷;另一組大學生,基本上要回答的問卷字數差不多,但其用字遣詞較為禮貌。結果相較之下,第一組學生顯著地較多次不禮貌地打斷實驗主持人。從此可以看出,當受挫時,即使那些問卷的文字只是間接的引用無禮或較有禮貌的文字,都會影響受測學生的想法和情緒,而表現得較無禮或有禮貌。

自動地,不是壓抑

這些影響通常是無意識、不自覺的,不是心理分析層次所謂的壓抑(repression),而是現在我們所謂的「自動化」進行,也就是在當時的情境之下,不需有意識的思考,快速地就啟動了某些態度、情緒和行為。

有時候,我們的決定是在有意識的情況下做的,主要是依當事人與對方的關係和狀況而定。有一次,我和我太太一起長途飛行,在飛機上,空服員準備了現烤的巧克力餅乾。當時我正在進行節食減肥計劃,我太太通常會提醒我依照那個計劃的規定,什麼不應該吃。其實,空服員在準備餐點時,我就已聞到烤餅乾的香味了,那時我太太正在我旁邊睡覺。當空服員走到我們旁邊時,如果我太太是醒著的,我當然會拒絕那香甜可口的餅乾,並以我的自我節制而感到自豪。但是,當時她正在睡覺,我好想吃那巧克力餅乾。經過了一點小小的掙扎,我不但從空服員手中拿了一塊餅乾,也幫我太太拿了一塊。然後,我迅速地把兩塊餅乾都吃了,還自己把盤子拿到機艙廚房區,消滅證據。我們的行為常常依我們跟誰在一起、他們在做什麼而決定。

臨床心理分析專業人員也強調,在每一個特定的時間,我們都同時、在不同層次經歷不同的情緒,而且只有部分是在意識層次有自覺的。例如,你的朋友交了一個新朋友,你很不喜歡這個新朋友,你批評他的嗜好、長相和能力;後來,你自己也才明白,其實你的批判是因為嫉妒和害怕,你害怕因此失去你和這位朋友原有的親密。在另一個層次,你可能也被這個新朋友吸引,但這可能被覆蓋在你對他的討厭之下。這樣衝突矛盾的情緒,在親密關係中是常見的。

相關書摘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對ADHD患者而言,人生好像是從望遠鏡看籃球比賽

書籍介紹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情緒與注意力缺陷過動症,青少年和成年人真實的故事》,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湯馬士.布朗
譯者:何善欣

湯馬士.布朗博士(Dr. Thomas Brown),國際知名ADHD權威,強調情緒在複雜的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DHD)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不只是負面的情緒,布朗說,ADHD患者有時在處理正面情緒時,如某些興趣和活動,也會有困擾;就好像無法因當下情境的需要或責任,順利的換擋。

布朗提供一個了解ADHD的新視角,說明了為何許多相當聰明的患者會被卡住,痛苦掙扎地想去做重要且該做的事。他也說明了為何患者在某些事情上,可以如雷射般精準的聚焦,但在有些事情上卻完全無法專注。最重要的,布朗提供了方法,幫助患者走向更有效和值得的人生。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