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奇老鼠緊張了!1923年的美國電影、書籍與歌曲正式進入公有領域

米奇老鼠緊張了!1923年的美國電影、書籍與歌曲正式進入公有領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9年1月1日,1923年的美國電影、書籍與歌曲得以正式進入公有領域。包括查理.卓别林的《朝聖》等多部電影都可供所有人免費複製、展示與演出,且無需支付任何版稅。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列舉了數件2019年最值得期待的事情,其中一項絕對最讓骨灰級影迷、書迷與樂迷感到興奮。

就在今年1月1日,1923年的美國電影、書籍與歌曲得以正式進入公有領域。包括差利.卓别靈(Charlie Chaplin)的《朝聖》(The Pilgrim)等多部電影都可供所有人免費複製、展示與演出,且無需支付任何版稅。

MV5BMTk5NDIwMjcxNV5BMl5BanBnXkFtZTcwMjU2
Photo Credit:IMDb
《孤兒流浪記》(The Kid, 1921)劇照

這是美國近20年來再有大批作品進入公有領域,但其實這批作品早在1998年應該就要公有化,好比《孤兒流浪記》(原稱:尋子遇仙記,1921)就是在這之前進入公有領域,然而這批1923年之作卻因為種種因素而拖延了20年之久。

依照1998年前的規定,作品版權期限是自公開發行後75年為限。但據傳迪士尼為了避免在2003年失去米奇老鼠(該角色1928年首次出現)的版權,所以設法說服國會延長期限以保護其商業利益。

美國國會的最後決議是將作品版權期限往後延長20年,成了95年。而如果是文學作品,原訂作者死後50年進入公有領域,則延長至70年。從此,公有領域整整空轉了20年之久。

雖然作品進入公有領域會導致版權持有人在利益上的損失,但是好處也是顯而易見,有些作品礙於複雜的版權而無法被合法發表,使之最終被遺忘,甚至遭到損壞,處在沒有良好保護的情況底下。進入公有領域之後,反而是讓這些作品重獲重視的大好機會。

回顧歷史,有些作品也正是因為進入公有領域而漸漸獲得認可,法蘭克.卡普拉(Frank Capra)的《風雲人物》(原稱:莫負少年頭,1946)便是在1975年因為版權更新的失誤而意外掉進公有領域。這部原先評價平平的作品,反而就因為在電視台上反覆播映而起死回生,變成家喻戶曉的經典。

在今年會進入到公有領域的電影作品不勝枚舉,除了卓别靈電影,還有眾多名家之作,如西席.地密爾(Cecil B. DeMille)首次拍攝的《十誡》(The Ten Commandments, 1956)【註1】、巴斯特.基頓(Buster Keaton)的《待客之道》(Our Hospitality)、華萊士.沃斯利(Wallace Worsley)的《鐘樓怪人》(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 1923)和哈羅德.勞埃德(Harold Lloyd)主演的《安全至下!》(原稱:銀漢紅牆,1923)等經典電影。

對骨灰級影迷、文學迷與樂迷,這是美事一樁,但對迪士尼而言,每過一年就像是宣告他們死期將至。他們賴以維生的經典角色米奇老鼠在1928年11月18日首次在8分鐘的有聲短片《汽船威利號》(Steamboat Willie, 1928)中登場。這意味著在2023年,迪士尼將會徹底失去米奇老鼠的版權,屆時米奇老鼠可以被任何人合法取用,到時候跑去加入DC的正義聯盟都不是不可能。

預計迪士尼會在這5年間使出洪荒之力要求國會再延長版權年限,值得關注。不過這次迪士尼如果再出招,恐怕會面臨到遠比1998年更劇烈的公眾反抗和輿論壓力。

MV5BNWJlZDhiOTYtNDVjNy00ZmJkLWEyYWYtM2Jl
Photo Credit:IMDb
《安全至下!》(Safety Last!, 1923)劇照

不過美國這波「公有熱潮」對台灣影迷而言影響並不大,因為台灣在1980年代前對電影等視聽著作的保護期限是最初發行日起10年內,很多海內外作品早早就推出了所謂的「公版」。後來是因為美方向台灣施壓,才在1985年修法,最後只允許1965年7月11日發行的作品屬於公共所有。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能輕易在市面上找到一些卓別林的經典老片。

後來台灣在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連1965年前發行的公版影片都成了違法。在2004年7月10日的大限過後,這些公版電影不被容許在市面上流通,也不得再重製。

不過也如同各位所見,這些老片還是能夠輕易取得,許多店家照賣不誤。因此對於台灣影迷而言,1923年的美國電影重見天日一事,似乎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就是了。

【註1】西席.地密爾一生拍了兩次《十誡》,大家熟知的應是卻爾登.希斯頓(Charlton Heston)演的1956年有聲彩色版。

本文經無影無蹤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翁煌德/無影無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