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號的故事》:直到希特拉出現,「卍」才出現廣為人知的邪惡意義

《符號的故事》:直到希特拉出現,「卍」才出現廣為人知的邪惡意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卍字符經典的配色是延續至今日的典型日耳曼風格:白色代表民族主義、紅色代表新信條的社會層面、交叉的部分本身代表了奮鬥。

文:約瑟夫・皮爾希(Joseph Piercy)

卍字符

卍字符是近代人類歷史上最爭議的圖示之一,事實上這個符號已經使用超過3000年,來自古城特洛伊(今日土耳其)的手工藝品如陶器和錢幣顯示最早在西元前1000年這個符號就已經很普遍了,這個符號慢慢被世界各地許多文化吸收,包含中國、日本、印度、美國原住民與歐洲,分別象徵太陽、雷電、基督教十字架與鍊金術。

這個符號與東南亞文化的連結特別強烈,卍字符反覆出現,最常見是用為幸運符,直到今日仍存在印度教、佛教與祆教信仰中,僅在政治活動中偶爾遭禁用。

當然,卍字符在近代西方文化特別出名,因為與希特勒納粹黨和二次世界大戰恐怖事件緊緊相關。(編按:德國工人黨和納粹黨均同時使用右旋和左旋的卐/卍字,但右旋卐字自1920年起被更頻繁地使用。然而,陸上使用的卐字旗兩面均為右旋,但海軍旗反面為左旋卍字。)有些歷史學家試圖為後代重新恢復卍字符本來的意思,但卍字符古老的用途已經被納粹獨佔,哪怕其實直到今日卍字符仍是芬蘭總統象徵的一部分,雖然卍字符主題各有變化,版本也有三橫或五橫不同,都因與經典的四橫卍字符相關而遭污名。不可避免,這個符號和從這個符號延伸的其他符號,已經被極右翼極端主義採用,如尤金・特雷布蘭奇(Eugène Terre'Blanche)在南非發起的反白種阿非利卡人抵抗運動(Afrikaner Resistance Movement)。

二次世界大戰足以成為我們的文化意識中關鍵事件,而卍字符是最強大、最可怕的象徵,不過早在1930年代希特勒尚未崛起掌權,卍字符就已經可以激起激進民族主義的愛國情操。例如在19世紀時,德國周邊的國家越來越強大形成版圖遼闊的帝國,而德國自己直到1871年都是組織鬆散的聯邦國,為了對抗脆弱感並培養文化統一意識,中世紀德國民族主義開始使用這個符號作為日耳曼優勢的象徵,這是受到考古學家的鼓勵,大幅強化信仰,滿足當時「純種印歐血統」的種族與意識形態流行。

果然,到了19世紀末,人民運動(völkisch movement)的出版品上可以找到卍字符,成為讓德國民族主義更為傳奇的手段之一。早在此之前,這是德國民族主義常用的符號,可以在許多地方發現,從德國青年運動(Wandervögel movement)到德國體育隊的象徵,用來裝飾神祕學學者蘭茲・馮・利本菲爾斯(Lanz von Liebenfels)反閃米特雜誌《歐斯塔拉 Ostara》,也用於在自由軍團(Freikorps)不同分支單位,並且是圖勒會(Thule Society)的商標,而這個理應是「德國古代研究讀書會」的團體實則有神祕主義傾向。

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卍字符才產生了現在廣為人知的邪惡意義,事實上在1930年代晚期英國和美國的百代新聞社(Pathé)紀錄片,某種程度揚棄了頌讚當時德國呈現的威嚴與秩序,卍字符便是將一切綁在一起的樞紐。現在看來1938年希特勒成為當年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讓人難以置信,但是至少最初德國卍字符確認了一個國家的復甦,儘管是向納粹祝賀,但當時俗稱「聯合傑克」的英國米字旗在印度次大陸造成的危害,與之相比也不惶多讓。

但是,為何選擇這個符號?為什麼是古老的卍字符?而不是一個圓圈?或是希特勒在便條紙上的塗鴉?還是從《我的奮鬥》初版手稿的頁緣找出有回顧意義的圖像?事實上,希特勒的確在《我的奮鬥》的空白處塗塗抹抹,尋找符號挑選的靈感,雖然他歸功於圖勒會成員牙醫師弗里德里希・柯隆(Friedrich Krohn)的推薦而採用了最終設計,同時地緣政治學者卡爾・豪斯霍弗爾(Karl Haushofer)給希特勒靈感,灌輸卍字符新的意義與歷史「真實性」。卍字符經典的配色是延續至今日的典型日耳曼風格:白色代表民族主義、紅色代表新信條的社會層面、交叉的部分本身代表了奮鬥。

swastika2
1943年第三帝國的郵票,顯示納粹挪用卍字符用於政權,偏離符號原本的意思|Photo Credit: 麥浩斯出版

然而,解開希特勒如何借用了卍字符之後,也有必要解除一切與納粹相關的臆測,這些胡說八道根本只是事後推測或是純粹猜臆。舉例來說,有人說希特勒主義者尤妮蒂・米特福德(Unity Mitford)給了元首使用卍字符的靈感,因為尤妮蒂的父親曾在加拿大同名礦區待過幾年,但是事實上日期根本毫無關聯。更合理的解釋希特勒樂意接受這個符號,有一部分源自他自己忘了一半的記憶,希特勒青年時代曾到過奧地利蘭巴赫修道院(Lambach monastery),修道院的巴洛克風格上有卍字符雕刻,今日仍可見,這承蒙於修道院院長堤歐德里・哈根(Theodrich Hagn)曾在遠東宗教修道院待過一段時間,院長哈根還將自己與修道院的首字母刻在建築物附近(THLA),有些理論家從「A」與「H」中引申出前兆,但便宜行事拋下其他字母不理。

今日這個符號暗指什麼,或這個符號的接受度如何,大多取決於情境。本質上這是幾何符號,可能是遠古時代無聊的穴居人隨手亂畫,或是更無聊的男學生塗鴉,已經與古代無關。技術層面來說,這是不規則的二十邊形,或是兩個十面多邊形,但依照旋轉的角度不同、旋轉方向不同、每個「鉤」(saustika)的方向不同等有隱晦含義。

「經典」的納粹符號一般旋轉45度角,似乎僅出於美學考量。這是冷酷、尖銳,且如前所述配色採傳統日耳曼配色,與印度排燈節時印度教青年畫在額頭上的深紅色圖案不同,那是為了祈求好運;也與大不列顛彩繪玻璃底下的不同,那些符號更常被稱為「fylfot」。有些文化卍字符採順時針方向或逆時針方向(sauvastika),歷史上有不同意義。順時針方向的卍字符象徵健康與活力,逆時針方向的卍字符象徵厄運與不幸。自從納粹採用順時針方向的卍字符後,人們試圖區分符號的兩個方向,順時針的納粹版本意指仇恨與死亡,而逆時針的版本則保留古老的意義,代表生命與好運。

根據公法,戰後德國法律禁止任何形式或方式展示卍字符,即便是諷刺或用在反納粹政治聲明。T恤或保險桿貼紙等消費產品,如果包含任何符號的描述會遭沒收。雖然許多德國人將展示卍字符視同展示美國邦聯旗,其他人則擔心這將使國家歷史上黑暗但嚴峻的重要時期有效洗白,認為承認邪惡的象徵將成為削弱其力量的關鍵。

一次世界大戰債券計劃的有趣事件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卍字符流動的性質有個諷刺的實例,英國國家儲蓄委員會使用卍字符作為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爭債券計劃的符號,捐款將在配給卷上獲得卍字符標章,保存良好的配給卷在eBay上現在可以賣到200英鎊。這個期間許多戰爭債券海報畫著英國特有的戰爭感懷,幫助老弱殘廢的圖像搭配以現在眼光看來無疑是納粹的徽章,這些海報很容易找到,但是看起來很有趣,親愛的老奶奶坐在搖椅上為軍隊織毛線,旁邊卻有令人厭惡的卍字符。

相關書摘 ▶《符號的故事》:鍵盤上的小老鼠「@」到底該怎麼唸?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符號的故事:從文字到圖像,45個關於宗教、經濟、政治與大眾文化的時代記憶》,麥浩斯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約瑟夫・皮爾希(Joseph Piercy)
譯者:蔡伊斐

我們日常生活中常看到各種符號、標誌,
但我們從來不問為什麼有這些符號?
或這些符號為何這樣設計?

例如,愛心符號在解剖學上是不正確的,我們心臟跟愛心符號長得一點也不像。
或者為什麼藍牙符號是以十世紀丹麥國王的牙齒命名的。

你知道Twitter上15%的推文都包含標籤符號嗎?每天有超過4,100萬人在使用#符號,還有「笑臉」符號起源於20世紀60年代的馬薩諸塞州?

符號顯示了最小與最簡單的想法是多麼重要,比文字和語言更精簡,卻傳達了更深層與廣泛的寓意。

本書收錄幾個世紀以來,宗教、政治和大眾文化的45個最重要的象徵,引人入勝的筆調講述了符號的歷史,以及它們背後代表的價值觀,將幫助我們更了解現在被符號包圍的世界。

符號的故事
Photo Credit: 麥浩斯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