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指尖》:「網路上癮者」的大腦被改變了嗎?

《失控的指尖》:「網路上癮者」的大腦被改變了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腦功能影像,曾祥非和團隊發現:成癮者的抑制能力的確會下降,他們的前扣帶迴、前額葉的活化表現也比較差。

作者:邱玉珍、陳清芳、楊琇雯

雙和醫院精神科主任、北醫附醫精神科主治醫生、北醫大醫學系精神學科副教授李信謙在門診接觸到不少前來治療網路成癮行為的成年人,他感嘆:「這類病患占門診患者的比例增加了。」

21世紀的魔力

「使用腦部的方式、使用的程度,以及輸入的訊息內容,會活化不同的大腦區域,形塑腦部的發展,」李信謙說明,「根據目前研究,從神經傳導迴路、活化大腦部位來看,有些人的網路成癮症狀表現,已符合憂鬱症的診斷。」

隨著網路發展日益普及,20多年前,研究者開始探討:網路使用是否會造成衝動控制能力下降、是否會影響情緒發展與認知功能⋯⋯

那麼,網路上癮的人,他的大腦究竟發生什麼變化?

關於大腦的事

北醫大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副教授曾祥非透過行為測量及腦部影像掃描,進行上癮者的衝動控制研究。

就大腦結構而言,胼胝體是連接左、右腦的橋梁,披覆在胼胝體上、長條狀的扣帶迴,連結大腦上方的皮質層,以及下方的邊緣腦區;大腦皮質層又分成前額葉、頭頂葉、顳葉、後枕葉,其中,前額葉負責認知、決策,也是掌理專注力及調節情緒的重要區域。

進一步來看,外界的視覺訊息會刺激與大腦後枕葉和視知覺整合能力有關的頭頂葉,而有關聽覺、言語能力和長期記憶則主要由顳葉掌理,至於運動感覺功能則是落在頭頂葉。

因此,從大腦功能發展的角度,有些學者認為,孩子情緒不穩定,就是前額葉的功能還不成熟;至於感受並產生情緒的杏仁核與邊緣腦區,也是受控於前額葉,所以,前額葉發達的人情商(EQ)比較好、情緒比較安定,也比較容易適應社會生活。

除此之外,腦幹附近的腹側蓋區會分泌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對腦部產生創造欲望、驅使行動等作用,鼓勵有助生存的行為,如:飲食、社交互動。曾有神經學研究發現,網路成癮的大腦反應,就像使用海洛因等毒品一樣,都會讓腦子分泌大量的多巴胺,使人覺得愉悅舒服,但是一段時間之後,需要更多的多巴胺才能得到同樣的欣快感,否則就會陷入情緒低谷。

fMRI看見腦區活動面貌

透過腦功能影像,曾祥非和團隊發現:成癮者的抑制能力的確會下降,他們的前扣帶迴、前額葉的活化表現也比較差。

進一步來說,成癮者的獎賞敏感度上升,會追求刺激、快感;另一方面,他們的懲罰敏感度會下降,對失去的事物比較不在意。「他們開始聚焦在樂趣,看不到因為這個樂趣所失去的事物,」曾祥非解釋。

不過,究竟是成癮才控制不了衝動行為,或因為衝動控制能力下降才促成上癮,目前無法釐清兩者的因果關係。曾祥非比喻,「這兩者就像雞生蛋、蛋生雞一樣。」

如果想要瞭解大腦的變化,目前已有功能性磁振造影技術,可以掃描腦部,只需費時約一小時,即可透過影像看到不同腦區反應活化、不活化的情形,也能測量反應的快慢,並且透過一些實驗設計,例如:模擬投球遊戲的打擊或不打擊、綠燈就按鈕但紅燈不按鈕等,檢測及時反應。

活化腦區保持思維活躍

有趣的是,對銀髮族來說,網路閱讀反倒有助於對前額葉的刺激。

包含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老化研究中心處長斯摩爾(Dr. Gary Small)在內的4位神經科學家,於2009年發表〈Your brain on Google: Patterns of cerebral activation during Internet searching〉一文,便曾針對24位55歲至76歲銀髮族,分析他們使用網路時的腦部影像。

這些受試者有一半是每週上網一至2次,一半是每天至少上網一次。結果發現:前者在紙本閱讀或瀏覽網頁時,同樣使用到與語言、記憶、閱讀相關的顳葉區域,但後者在瀏覽網頁時,還會活化包含決策與複雜推理相關的前額葉區,所表現出來的活躍度是前者的2倍。

依照這項研究結果,長輩使用數位科技可能反倒有助保持思維活躍。

單一刺激影響同理中樞發展

另外,成癮者的同理中樞表現會變得比較差。

腦部前額葉中有一個同理中樞,負責從眼睛所看(肢體與眼神)、耳朵所聽(音調)等獲得的各種資訊,研判他人及環境的狀態、自己要做出哪些回應,像是心有戚戚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等,都是同理中樞的重要功能。

大腦需要經過多元的刺激與學習,包含同理中樞等各種功能,才能發展良好。

李信謙無奈地說,當過度依賴網路等溝通介面時,刺激元素只剩單純的文字、火星文、表情符號、照片,對同理中樞的學習與發展來說,根本就不夠。「大腦如果固定接受單一溝通管道,缺乏言語交流、眼神接觸等多元刺激,久而久之,腦部功能就會下降,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與回應,」他解釋。

影響所及,不只是與人的互動,還有自我的完整。

李信謙以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求層級」理論來解釋:人的需求從底層到最高層,分別是生理、安全、愛與歸屬感、尊重及自我實現,同理中樞正代表了「愛與歸屬感」這個層面。一旦同理中樞功能不佳,「愛與歸屬感」的需求無法滿足,就無法繼續完成更上一層的身心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別以為只有成癮的人腦部才會出現變化。如今大部分人的工作及生活,都離不開網路,若不注意使用方法,大腦也會遭殃。

多工作業影響記憶功能

斯摩爾指出,現代人使用3C產品最大的錯誤就是「多工作業」與「思路被各式訊息打斷」,這些行為都會影響到大腦的記憶功能。

斯摩爾解釋,大腦記憶功能區分成兩塊,一塊是把東西編碼後記下來,另一塊則是提取這些資訊的功能,但「現代人工作幾乎都被3C產品綁架了,隨時隨地都有資訊進來,造成大腦沒有完整時間完成記憶工作,以致無法編碼,也就沒有東西擺進大腦,當然就沒有記憶能力。」

長時間多工使用網路的人,記憶力必然深受影響。「習慣於這樣的生活後,可能導致記憶能力降低,也會讓注意力不集中的問題更嚴重,」斯摩爾進一步說明。

搶救大腦只需要改變習慣

幸好,大腦的可塑性很強,只要一段時間不碰網路或經過適當訓練,前額葉的功能、記憶功能,都可以恢復正常;比較困難的是,如果成為病理現象,就得花更長時間解決,沒有捷徑。

曾祥非提到,在衝動控制的研究中,還無法透過藥物改善前額葉的功能,目前實驗中的做法是採取電療,和復健用的電療道理是一樣的,只是強度低很多。

參與實驗的北醫大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心智意識與腦科學研究助理教授徐慈妤,在2011年發表了相關的論文,其中的好消息是,電療15分鐘後可以提升前額葉功能;壞消息是,效果只能維持90分鐘。

不過,美國曾有業者針對青少年市場推出電擊帽,宣稱可以刺激前額葉,在打電玩時有更好的表現,甚至已經推出三、四代產品了。對此,曾祥非提醒,2、3年前曾有人針對某款這類產品做過研究,結果顯示,「像是安慰劑,讓人『感覺表現變好了』,但實驗數據是表現反倒會變差。」

無論如何,要享受網路科技的便利,又不想讓它影響大腦功能,最重要的還是改變使用網路的習慣。

斯摩爾建議:「一定要讓自己『離線』專注地做一件事。」例如:把所有電子產品關機或關成靜音,給自己一個小時專門處理電子郵件,不受任何干擾;同時,每天也要有「人與人之間的眼神接觸」,培養社交或察言觀色的能力,這種刺激對大腦來說,遠比數位產品來得更強。

加強專注與互動

北醫大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主任藍亭,也主張專注及互動對大腦的刺激更深層。他所謂的「互動」並不是指程式運算設計出來的互動式遊戲,那是直觀的、不需要經過大腦多功能繁複運作的,而人類對話和行為的主/客觀性、不可預測性,無法透過簡化的表情符號去解讀一個人的感受,才是真正的互動。

做為大腦與意識的專家,藍亭需要專心寫作時,會在沒有電腦、手機及任何3C科技產品的環境裡,拿起鉛筆,在紙上一筆一畫地書寫。「這才是一種從心思、腦袋到論述成形的產出過程,」他說。

他認為,人類獲取和傳遞知識的方法雖然已經大為改變,可以在短時間內得到巨量資訊,但是這些仍屬於表淺知識,若要轉化成深層知識,加以記憶、運用、反思回饋,則需要更多專注力及互動性。如果捨棄複雜的思考過程,把所有事情化繁為簡,那麼將會傷害大腦自主意識中自我學習的效能。

「You are your brain。如果你傷害了自己的心臟,移植別人的器官,你仍然是你;但是,如果你的大腦受損,你將不再是你自己,」他無奈地說,「如果21世紀一定要有一種上癮,我希望不是網路上癮。」

相關書摘 ►《失控的指尖》:什麼樣的人格特質是「網路成癮」高危險群?

書籍介紹

《失控的指尖︰愛上網是潮還是癮》,遠見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邱玉珍、陳清芳、楊琇雯

恐懼錯失任何新訊息、收到訊息必須立即做出反應或回覆的焦慮,或是總有聽到鈴聲或感覺振動的錯覺而不斷檢查手機或其他可攜式裝置……

回顧現實生活中的自己,是否也曾這樣的「驚慌失措」?這個現象,過去不曾發生,是各種可攜式連網裝置普及後的科技時代所獨有的「恐懼」。根據《遠見研究調查》2018年的報告,有超過六成的人,只要有一定時間沒上網,就會覺得好像錯過什麼;甚至,近五成的人在無法上網時會坐立不安。這樣,代表已經網路成癮了嗎?答案卻也不然。

失控的指尖-立體書封181022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