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媽媽的玩具:在女兒和按摩棒面前,我沒有任何一絲尷尬

這是媽媽的玩具:在女兒和按摩棒面前,我沒有任何一絲尷尬
Photo Credit: Iris Trstenjak@Flickr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說性別平等教育公投失敗了,但我不會放棄任何性(別)教育的機會。我希望不會再有孩子像我小時候,為性感到羞恥和痛苦,以致於他的自信心被摧毀一直到成人都無法建立和自我認同。

文:賽琪心理師

我是一個在治療上能記得很多互動細節,擁有照相機記憶的心理師,但是在生活的細節上一敗塗地,比如說:家裡鑰匙忘記帶N百次,爬家裡的牆進屋,差點上社會新聞、跟鎖匠已經要成為好朋友……那一次和老公床上激情完也是在細節上一敗塗地……

大女兒跑去我的房間玩,在我的床上像個探險家般,神情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拿出一個物品問我:「這是什麼?」我一看物品,拿出心理師的冷靜和自持說:「這是媽媽的玩具」,大女兒馬上接著說:「那我也要玩,媽媽借我玩!」

「好啊!」我說。小女兒發現大女兒拿了一個新玩具,已經要準備上演百看不厭的世紀搶奪大戰……「妳們一起玩,不要吵架!」我說。探索一陣後,「媽媽這要怎麼玩?」「妳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大女兒和小女兒把我的玩具東摸摸,西摸摸,又捏又按,把按摩棒的段數,全部按遍,直到玩膩,或是有時我會說,玩一下要把我的玩具還我!

我沒有告訴過女兒們,這是一個增加閏房樂趣的性玩具,這是一支按摩棒。我沒有定義按摩棒要怎麼用,用在哪裡,我交給女兒們去探索玩具,她們要怎麼用,我也不知道。在女兒和按摩棒面前,我沒有任何一絲尷尬和不自在。性不該帶來羞恥的感受,性別教育基礎是不讓任何孩子對自己和他人的身體、性別氣質和性別取向感到羞恥。

某次我們開車經過情趣用品店,上面寫著「男歡女愛」,大女兒當時還小,她問我:「媽媽什麼是男歡女愛?」我回答:「就是男生和女生喜歡一起做的事!」,妹妹接著說:「媽媽!我知道,就像佩佩豬喜歡踩泥巴水坑一樣?對不對?」我內心莞爾一笑,孩子有她的解讀方式,但孩子認識世界的方式,認識性可以如此的自然,重點是誰在孩子的身邊教孩子性教育,如何看待性,如何面對自己的性,自己的情和欲。

性別教育無所不在,我相信沒有任何人能夠封住孩子用各種形式學習,孩子在網路世界所得的性訊息的來源,比我們自以為的還要多。我在國小或國中的教育現場,發現小一至小六的教材多偏重在「認知」及「名詞」層次,教材上是分年級層教導,大多為性別刻印象和教導孩子尊重每個人的性別特質。

某次在國小演講,要將男女性器官,陰莖陰道正名,有老師極力阻止,覺得太露骨,不禁令人困惑,如果連老師都不敢說,還在害羞直接面對性,那我們就說小鳥小鳥、BBBB就好了,就像我這一代,長大一點爸媽說「你不要跟別人黑白來」(台語),「黑白來」(胡亂來)是什麼呢?對我來說最經典的是孩子亂學性別教育名詞,某次我進入班級輔導,三年級的孩子開玩笑起哄說:「老師,他醒交醒交啦!」我詢問孩子,「醒交」是什麼?某同學很熱情的舉手,告訴我:「老師,醒交就是聖筊(台語)!」我聽了覺得荒謬不已,孩子把先「性交」變成「醒交」斜音,這樣才能拿性來開玩笑,用性來嘲笑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同學,接著再把「醒交」斜音成「聖筊」。

從小學我們坐視孩子建構一個對性嘲笑的氛圍和文化,把對原本該是自然的性,推向隱晦、噁心、變態的感覺,孩子自行吸收環境或媒體的訊息,學校和家庭沒有創造自然公開討論的平台,促成孩子自行學習模仿產生的地下性模仿活動,然後再說現在國小低年級性平案件怎麼暴量?孩子缺乏的是引導他認識性以及認識自己的人。我不敢說,我的性教育方式一定正確,但是我知道我的方向是正確的,不該讓孩子對性感到羞恥和受傷。

未命名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授課小學生回饋心得

數不清第幾次忘了生活細節,某天大女兒又發現了寶物拿到我面前,問我:「媽媽你不覺得這個玩具,長的很像那個那個……什麼什麼的……?」大女支支吾吾地說,我知道大女兒要說什麼,但我請她去問爸爸,當時爸爸正在廚房煮菜,大女兒拿著按摩棒到廚房:「爸爸你看,這像不像你的雞雞?」大女兒問,「喔,對啊!很像!」爸爸回答,大女兒再度跑回來我面前,我跟大女兒說:「對,這個玩具長的像爸爸的陰莖。」

雖然說性別平等教育公投失敗了,但我不會放棄任何性(別)教育的機會。我希望不會再有孩子像我小時候,為性感到羞恥和痛苦,以致於他的自信心被摧毀一直到成人都無法建立和自我認同。小時候被說動作粗魯不像女生,好像因為「我是女生」,所以每個人都可以批評否定我,只因為性別特質不夠女性化而不被認同喜歡,開始懷疑自己怎麼長成這樣,覺得作為女生的自己應該要覺得丟臉羞恥。身邊大人只看到「女生」這件事,而不在乎前面的「我是(誰)」這件事,性別平等教育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性別認同、性別氣質、性別取向對孩子的自信心建立以及未來確認「我是誰」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