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才從會計系學生轉進職業足球,他用一場球賽終結3年內戰

20歲才從會計系學生轉進職業足球,他用一場球賽終結3年內戰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20歲才從大學會計系正式轉踢職業足球的非洲移民,在他20年的足球生涯中曾經幫助過他所效力的球隊贏過4次英超冠軍、4次足總盃冠軍與3次英聯盃冠軍,但他認為這所有的勝利帶來的美好都比不上2005年的那一場比賽。

文:朱振

球星杜奧巴(Didier Drogba)上月宣布退休,40歲。如果有人將他的故事拍成電影,不知情者會嘲笑編劇胡說八道:「一個人能主宰比賽?一個球員能左右國家命運!?」回顧20年足球生涯的高潮迭起,杜奧巴自己都覺得太過戲劇化:「我懷疑誰寫得出這種劇情?」

出生於象牙海岸,6歲離開父母,隻身跟著在法國當足球員的叔叔到法國。父母希望他在法國受教育,不是「足球教育」。11歲,他開始跟其他小朋友踢球,職司右後衛,球員叔叔很不滿:「你怎麼會踢右後衛?我們家只出前鋒!」後來到新的隊伍,隊上問他踢什麼位置,他便答:「前鋒。」

15歲,父母移居法國與他團聚。父親不喜歡他踢球,他必須用功讀書,以好成績取悅父親交換踢球許可,16歲時曾因成績退步遭父親禁「足」1年,許多父母盼著小孩踢球致富,可他的父親希望他學商,告誡他:「球員不是穩定的職業,你一受傷就一無所有。」

他遲至20歲(1998)才加入法乙勒芒(Le Mans),當時,他還在大學讀會計。許多明星球員童年便進入大球會的青訓系統接受正統訓練,他20歲才開始接受每日訓練,密集比賽,身體根本無法負荷,缺乏對抗性、不斷受傷,幾乎要應驗父親的烏鴉嘴,當時的教練形容他打球「軟綿綿」。

他明白要繼續走這條路,結實體魄是必備條件,他短時間內苦練將體魄提升到「魔鬼筋肉人」等級,以前的他一推就倒,後來想推倒他常是蚍蜉撼樹。脫胎換骨後,2003年法甲馬賽(Marseille)看上他,2004年英超車路士(Chelsea)砸2400萬英鎊要了他,在這裏,他和車路士一起迎來各自波瀾壯闊的輝煌年代。

RTX1ED0H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他助藍軍拿下英超冠軍4座、足總盃冠軍4座、聯賽盃冠軍3座,和隊史首座歐冠冠軍。藍軍球迷熱愛這頭令防守者頭疼的「魔獸」,每當他以壯碩身軀,朝對手疾駛而去、輾壓而過、奪下制空權,球迷總慶幸他是自己人。

石破天驚的最後一球

藍軍球迷最最慶幸杜奧巴是自己人的一場比賽,莫過於2012年歐冠決賽。那是杜奧巴在車路士的最後一場比賽,賽後他將轉隊上海申花。(之後2014到2015年重回車路士)

比賽在對手拜仁慕尼黑主場,全場2/3觀眾穿著拜仁紅衣為主隊加油。比賽僵持80分鐘雙方都掛零,83分鐘,拜仁前鋒湯馬士梅拿(Thomas Muller)頭搥入波,梅拿興奮地高舉雙手跑跑跳跳,直到更興奮的隊友將他壓在地上,搖晃他、拍打他、擁抱他,拜仁勝券在握,藍軍球迷摀著嘴,眼眶含淚,準備鎩羽而歸。

比賽第88分鐘,車路士角球發出,杜奧巴奔前甩脫防守,奮力一躍,頭槌擺渡,球從刁鑽的邊角位置破網,這幾乎是他披藍軍戰袍的最後一球,送給車路士的臨別禮物,一顆續命球,讓藍軍挺進延長賽。

誰知延長時間雙方又無進球,比賽進入互射12碼的恐怖PK。雙方各5球,前9球踢完雙方各進3球平手,杜奧巴操刀第10球,他將球放下、叉腰、看來冷靜極了。裁判響哨,他左腳往後輕蹬,身體往前,右腳跨步用力踱、踏出左腳平衡,起右腳,往左攻,守門員撲錯邊了。

拜仁球員在主場草地或坐或趴,掩面或發呆。車路士奪下隊史歐冠盃首冠。這,才是他送給車路士的臨別禮物。當時英超曼聯總教練費格遜(Alex Ferguson)說:「在我看來,車路士的歐冠冠軍是杜奧巴贏的。」並說,好險杜奧巴要去上海踢球了。

杜奧巴宣布退休,眾球迷津津樂道的還是那響哨前的續命球以及PK的救命球,「你怎麼能在一場比賽救一支球隊2次」;而拜仁則在推特發文:「你曾讓我們心碎,但我們依舊要恭賀你出色的職業生涯。願你未來一切都好,杜奧巴。」

RTX64YCE
Photo Credit: Andrew Couldridge/Reuters/達志影像
一場比賽促成一個國家的和平

2012年的歐冠,是他最為球迷牢記的比賽,但他影響最大的比賽,是2005年帶領象牙海岸國家隊,闖進隔年的世界盃。那是象牙海岸史上首次殺進世界盃,這等國家大事,讓當時內戰3年的交戰雙方都驚呆了。

贏球後,象牙海岸媒體進入球員更衣室採訪,Live直播,杜奧巴拿起麥克風,未經擬稿,開始一場改變國家命運的演說:「象牙海岸的男人女人啊,北部南部中部西部的人們啊,我們今天證明了所有象牙海岸的人可以為了共同的目標,一起比賽,晉級世界盃,我保證這個喜慶的氣氛能將人們團結起來。」

「今天,我們請求你,拜託,我們跪下了。」他跪下,旁邊的隊員全部跪下,勾肩搭背著、直視鏡頭,他說得很慢,並且重複3次:「去原諒、去原諒、去原諒。一個如此豐饒的非洲國家不允許這樣墮入戰爭。拜託放下武器、組織一個選舉,一切都會沒事的。」

接著全隊站起來,露出笑容,恢復了贏球的歡愉,全體開始hip-hop式晃動身體,重複唱著:「我們想玩樂所以你們別開槍、我們想玩樂所以你們別開槍。」

他的一席話,漣漪般擴散、擴散,這場造成至少4000死,百萬人流離失所的內戰,就在那席話,和晃動身體的歌聲中,露出曙光,在全國歡欣鼓舞中,北部的穆斯林反抗軍,南部的基督教政府軍,開始談了,打了3年的內戰,終於停火。

2006年他獲選非洲足球先生,他的慶祝方式,是造訪反政府軍大本營Bouake,在反抗軍高層前,演說他的和平理念。2007年3月,交戰雙方簽訂和平協議,內戰終結,但剛形成的和平仍脆弱易碎。他奔走,讓非洲國家盃將一場比賽移師Bouake進行,當年6月,交戰雙方的官員、民眾、穆斯林、基督徒,齊聚Bouake看象牙海岸與馬達加斯加比賽,象牙海岸5比0大勝,無論政治立場或宗教,民眾衝入球場,與球員一起慶祝、唱跳、高歌、狂喜、流淚。

「我的一生贏過無數比賽,沒有任何一場勝利,比為我的國家贏得和平更重要。」

RTX61HA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世界因他而美好

他在宣告退休時說:「如果人告訴你,你的夢想太大,跟他說謝謝,然後更努力、更聰明地讓夢想成真。」他也說:「我是『努力能擊敗天份』的證明,你有天份?那很好,你好好留著,留著你的天份,我不在乎,因為我會努力直到我超越你,我永遠不放棄。」

職業生涯起步得晚,經過鍛鍊,想必是痛苦的鍛鍊,他短時間內從纖弱體型轉為彪形大漢,在球場上的能力,也不輸從小接受正規訓練的球員。球場外,他的影響力,又比多數的足球員都要巨大。以他為名的基金會,多年來在象牙海岸蓋醫院,與聯合國合作對抗AIDS、伊波拉病毒、對抗貧窮。多數球迷視他為偉大球員,在象牙海岸民眾眼中,他簡直是神一般的存在。

當年踢右後衛的小朋友成了強力前鋒,被禁「足」的青少年成為豪門球隊明星,象牙海岸的孩子,曾加入的球隊遍及法、英、中、土、加、美等國。父親曾說職業球員「一受傷就一無所有」,他克服過嚴重傷勢,強勢重返球場。當年不希望他踢球的父親,如今72歲,知道兒子退休,只說:「太好了兒子,太好了。」

這個世界有足球員杜奧巴,而非學商的會計師杜奧巴,真是太好了。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