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換尿片開始,為孩子建立「沒有同意,就是性侵」的概念

從換尿片開始,為孩子建立「沒有同意,就是性侵」的概念
Photo Credit: pxhere,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真心在意孩子的安全,那從孩子還小的時候,就要在這些生活的小地方做起,我相信這樣可以有效地翻轉下一個世代的社會觀念,人們都能學會尊重彼此身體自主權,並且能夠充分理解「積極同意」的核心價值。

明天我要精神科回診,因為鈕承澤性侵案引發我的替代性創傷,使得我原有的性創傷反應又出現了。我相信很多人,尤其是倖存者與家長,都跟我處於一樣的恐懼之中,而我想為社會做點什麼。

流行的一段話說:「不要嫌性教育早,性侵者不會嫌你的孩子小」,所以我想透過分享自己的親身經驗,呼籲大家從日常生活中,就為孩子建立「積極同意」的概念,也就是說「沒有同意,就是性侵」(Only Yes Means Yes)的意識,避免孩子加害或被害而不自知。

孩子有「讓誰換尿布」的選擇權利

這是一個常見的問題,有時孩子不想給媽媽換尿布,而是想要爸爸換、阿嬤換、阿姨換、姑姑換、姐姐換或老師換,這不代表孩子挑三揀四或予取予求,這代表孩子當下信任某個人,希望由那個人來協助他生活中重要且親密的事情。

尊重孩子選擇讓誰換尿布的權利,正是告訴孩子關於身體界線的同意權,並非面對任何人都要一視同仁,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要跟誰親近或接觸,不是誰都必須來者不拒。

孩子有「現在不想換尿布」的自由權利

這部分或許比較艱難,很多時候大人會覺得孩子大便了,或是尿布已經到了負荷極限,若不馬上換尿布清理會很麻煩,這部分是可以被理解的,但也許我們應該試著理解,孩子當下不想換尿布的想法,或是至少用「溝通」的方式說服孩子換尿布,而非強迫威逼孩子馬上讓我們換尿布。

尊重孩子當下換尿布的意願,正是告訴孩子關於身體親密或隱私的同意權,並非無時無刻、任何場合都必須一致,不是沒有隨著時空與身心狀況變化的彈性。

跟孩子好好討論「掀衣服」的議題

這部分我跟Jovi Wu有討論過,我自己跟我家妹妹的互動時,她會習慣掀自己的衣服。很多兩三歲的孩子都會這樣,特別是穿裙子或洋裝的時候,但只有她要掀我的衣服時,我才會比較積極地阻止她,並且我會「試著多說一點」給她聽。告訴她這是「我的身體」且「我不同意」這麼做,而非只告訴她這樣是「錯的」。

至於她會反過來問我:「那可不可以掀自己的衣服?」時,我則是回應她:「不可以『對著別人』掀衣服,因為有些人不同意這樣,妳可能會嚇到人家、讓對方不舒服。」這樣的回應是為了區分「暴露狂」跟「衣著自主權」的概念差異。

人要在只有自己看得到的地方不穿衣服,或是在一些藝術、抗爭場合以裸露作為理念傳達,又或者是在荒郊野外天體感受自然,這些都沒有什麼問題,但「刻意暴露來性騷擾別人」就完全不一樣,這是對別人身體自主權與同意權的不尊重。

結論

如果我們真心在意孩子的安全,尤其是女孩與性少數孩子的安全,那從孩子還小的時候,就要在這些生活的小地方做起,我相信這樣可以有效地翻轉下一個世代的社會觀念,人們都能學會尊重彼此身體自主權,並且能夠充分理解「積極同意」的核心價值。

本文經吳馨恩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吳馨恩(壞情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