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位愛因斯坦將來自非洲?統計上來說確實很可能

下一位愛因斯坦將來自非洲?統計上來說確實很可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非洲的許多年輕研究人員別無選擇,只能出國學習和工作。這個局面可以被改變,但只能通過對本土人才的切實投資來改變。

文:Daniel Mundeva(萬事達基金會教育及學習事務助理專案經理)

10年前,南非物理學家尼爾・圖羅克(Neil Turok)做出了一個大膽的預言:下一位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將來自於非洲。如今10年已過,也是時候思考一下非洲大陸是否更接近於誕生下一個全球性天才了。

從統計上來說這確實很有可能。到2050年,世界上40%的年輕人將是非洲人。僅就人口結構統計資料來看,非洲註定會產生眾多科學技術方面的神童。

非洲人曾一度在科學上領先世界。事實上,一些人類最偉大的創新——從疫苗到腦手術——都是由非洲人開創的。迄今為止發現的最古老測量設備之一列彭波骨(Lebombo bone)被考證為大約3.5萬年前生活在當今史瓦帝尼(原名史瓦濟蘭)的人類所造。換句話說,數學本身就是非洲的發明。

幾十年來,眾多科學和政策傑出人物——比如以科學為導向的可持續發展的全球宣導者卡萊斯圖斯・尤馬(Calestous Juma)以及環境事務活動家和諾貝爾獎獲得者旺加里・馬塔伊(Wangari Maathai)——都支持非洲的科學議程。隨著這些有遠見者紛紛離世,非洲需要一批新智囊團,來激勵未來一代具備道德和公益精神的研究人員。

但是我們如何確保非洲能去發現、支援和培養出那些改變遊戲規則的創新科學家?而缺失的因素其實是一套支持研究創新,可以——而且是在非洲本地——為下一位革命性非洲科學家,提供他或她所需要的培訓和支援的非洲教育體系。

縱觀整個非洲大陸,各國政府已經日漸形成了共識,認定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的教育研究,對經濟增長和發展至關重要。然而目前非洲的許多年輕研究人員別無選擇,只能出國學習和工作。這個局面可以被改變,但只能通過對本土人才的切實投資來改變。這意味著要對整個非洲教育體系進行重新思考。而其中有3個事項必須優先解決。

首先,非洲國家需要修復知識輸送管道。這意味著投資教師培訓、提高學習成果、保留科技工程學科中的女生,為大學研究的初級階段提供支持,通過所謂的三明治計畫幫扶年輕研究人員,在校園內建立大學-私營部門實驗室等多項舉措。

其次,非洲需要實現立足本地的知識創造。這需要同時促進基礎和應用研究,並為研究成果的傳播創造必要的基礎設施。這將包括為研究人員和研究機構提供更多資金以及推動開源性的知識共用。

第三個優先事項是將知識付諸實踐。這可能涉及向公眾和創新者提供科學資訊,並支援公私夥伴關係去試驗,展示和應用相關研究成果,從而創造一批專門應對公共問題的就業崗位。

對此滑索公司(Zipline)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採用無人機向盧安達的偏遠地區輸送血液。為了部署這項基於美國研究但在盧安達試行的技術,滑索與航空管理局和衛生部等簽署了協定,並建立了公私合作夥伴關係以資助該計畫。該技術在盧安達成功部署後目前正被引入加納。它挽救了數百人的生命,並展示了具備大規模影響力的技術轉讓所能發揮出來的潛力。

非洲數學科學研究所宣導建立的下一位愛因斯坦論壇(The Next Einstein Forum)——也是圖羅克的創意並由萬事達基金會提供部分支援——表明非洲能產生出高端科學人才。 論壇致力於召集非洲的創新者去彰顯突破性發現,並促進人類發展方面的科學合作。自2015年甄選出第一批論壇研究員以來,論壇已經將許多致力於解決世界最棘手科技挑戰的非洲年輕研究人員的貢獻宣揚於世。

論壇目前的研究隊伍包括來自索馬里的阿布迪加尼・迪里耶(Abdigani Diriye),他在肯亞創建了一個以區塊鏈為基礎的貸款平臺,最近被評為非洲30大創新者之一;來自奈及利亞的彼得・涅訥(Peter Ngene),他在奈米技術方面的工作正用於改進可再生能源,最近還創造了一種能夠檢測乳糖不耐受症的氫基眼感測器;還有南非的文奈特・科特茲(Vinet Coetzee),他在非侵入性健康測量方面的研究,已經產生了一項瘧疾檢測裝置的專利。

在有許多複雜問題都要得到關注的今天,非洲需要整套創新的教育和研究模式。但只要下一位愛因斯坦論壇和類似的項目,繼續對非洲大陸那些最聰明的年輕科學家加以培養並解決諸如資金,流動性和研究基礎設施等系統性問題,那麼解決方案研究的學術帶頭人中,就很可能湧現出圖羅克預言中的下一位愛因斯坦。

© Project Syndicate,2018.—培養非洲的科學人才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