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最賺錢的出口品——「醫生」

古巴最賺錢的出口品——「醫生」
Photo Credit: Fernando Medin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將醫療保健專業人員租賃給外國政府每年帶給古巴約110億美元的收入,使其成為比加勒比海島嶼旅遊業更大的收入來源。

文:Ciara Nugent
譯:劉松宏

就在古巴政府於夏灣拿(哈瓦那)下令終止參加11月14日的國內《醫生補充計劃》後不到兩週內,數百名駐紮在巴西的古巴醫生收拾行李回到家鄉。

這個計劃鼓勵加強貧困地區和農村社區的醫療服務,與古巴共產黨政府和巴西極右翼當選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之間的意識型態相悖。古巴政府表示他們的決定起因於博爾索納羅先前「冒犯和威脅」言論所導致的結果。根據監督該計劃的聯合國機構美洲衛生組織(PAHO)的發言人所言:博爾索納羅曾稱呼那些必須將大部分工資交給共產黨政府的醫生們為「古巴政府的奴隸」,並表示他們在巴西的存在是「供養古巴的獨裁統治。」巴西大約有1300名古巴醫生陸續出走。

這場政治鬥爭對古巴最賺錢的出口品項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不是煙草或糖,而是醫生這個行業。將醫療保健專業人員租賃給外國政府每年帶給古巴約110億美元的收入,使其成為比加勒比海島嶼旅遊業更大的收入來源。古巴官方稱這些目前在67個國家服務的約5萬名古巴醫生為「白袍軍隊」。但古巴——一個孤立的專制政權,且經常困擾於基本物資短缺的國家——究竟如何能成為全球領先的醫療專業人士搖籃?

為什麼古巴擁有如此優秀的醫療服務?

古巴的醫療出口業務源於1959年古巴革命後不久的幾年,當時反叛領導人卡斯特羅(Fidel Castro)推翻了右翼獨裁的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並建立了共產黨政權。

全球醫療保健服務和免費教育是卡斯特羅計畫的基礎項目。《經濟學人》雜誌的古巴專家凱勒(Mark Keller)說:「他們是革命的兩大投資。因此古巴人民受過良好教育、醫生人數過多。」古巴島上的預期壽命甚至高於美國,古巴人幾乎每人都可以分配到3位以上的醫師。

為什麼醫生要負責古巴的國際收益?

在冷戰時期,古巴開始利用醫生這個行業作為克服政治孤立的外交工具。1963年,也就是古巴被驅逐出美洲國家組織的一年後,它將其第一次醫療任務團隊派往阿爾及利亞,其中有56名古巴人取代了1962年法國獨立後離開非洲國家的法國醫生。醫生這個行業幫忙鞏固了2個革命國家之間的聯繫,並時至今日兩國仍保持密切關係。

凱勒指出將醫生送往發展中國家的外交利益仍然有助於古巴在國際關係中的發展,並表示:「對於較小的非洲或加勒比海國家,他們不一定能負擔得起醫生的費用,不過這些國家可以從古巴這邊取得醫療人力。當他們受到歐洲和美國的國際壓力而要反對古巴時,他們會對古巴較寬待一些。」

將醫生送往國外用於人道救援的行為,對該國來說也是很好的公關舉動。古巴醫生在2010年海地大地震和2014年西非伊波拉病毒危機之後,在國際媒體上贏得了不少讚譽。這有助於為專制政權戴上一張和善的面孔,這種政權通常激烈地壓制異己、限制其公民的旅行權利、並每年實施數以千計的任意拘留。

派遣醫生出國如何影響古巴的經濟

現今而言,這不再只是一種利他主義。凱勒說:「假如你擁有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才,但同時也遭遇現金和物資短缺,你會想找到一種方法來賺錢。」委內瑞拉在1998年進行國內的社會主義革命幾年後,2個左翼國家建立了共生關係。凱勒表示富產石油的委內瑞拉給予古巴現金和補貼石油,以換取受過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士,其中不僅包括醫生,還包括情報官員和體育教練。官方表示儘管在過去5年中遭遇了巨大的經濟和人道主義危機,但仍有2萬1700名古巴專業人員在委內瑞拉工作。

古巴2013年與巴西當時的總統羅塞夫(Dilma Rousseff)達成協議,使得巴西成為古巴的第2大客戶。根據巴西衛生部聲稱,巴西每位醫生每個月都會向古巴政府支付約3600美元。在11月14日醫生們被命令回國之前,古巴有8300名醫生,每年約為3.6億美元的收入。

古巴近年也陸續和阿爾及利亞、肯亞及烏干達等國簽下協定,以現金換取醫療人員。

醫生為什麼願意這麼做?

在古巴急需現金和外國獲得急需的醫療專業知識的情況下,醫生本身也有明顯的海外工作誘因。古巴每月最低工資約為25美元,醫生充其量增加到50美元左右。但是凱勒表示,即使古巴政府拿走了在巴西醫生的大部分薪水,他們每個月的薪水仍然大約為1000美元,這對他們的家庭來說是一筆足以改變生活的金額。凱勒補充道:「有消費品短缺,意味著很多產品只能在僅限美元的商店購買,所以如果能有一個在海外工作的家庭成員賺取美元,你將過著完全不同的生活。」

但是,古巴人在海外的工作條件並不總是那麼容易。他們很少受到當地醫生的歡迎,他們認為古巴人是當地政府為了逃避解決家庭醫療保健系統中的根本問題和短缺的一種方式。

古巴政府也嚴格控管著醫生們。2017年,他們加強了醫生在巴西工作的限制,禁止他們參加巴西醫學測驗,並禁止孕婦在懷孕22週後返回古巴,以防止他們的孩子在巴西出生並獲得巴西公民身份。

對此是否有反對聲浪?

並非所有在國外工作的醫生都對此安排感到滿意。2017年,約有150名巴西人在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質疑協議並試圖打破古巴政府的控制以便在巴西獨立謀生。11月29日,又有幾名醫生向美洲衛生組織提出索賠,指控聯合國機構已經從古巴人的工作中收走了7300萬美元,並支持古巴違反國際勞動法條、壓榨勞工一事。

巴西外交消息人士告訴《法新社》,大約有2000名古巴人將無視其政府命令並繼續留在巴西。凱勒表示某些古巴人可能會試圖前往美國,在歷史上美國一直對背棄專制政權的古巴人表示歡迎。

凱勒表示,與博爾索納羅的爭執提醒了人們:意識型態將始終嚴重影響古巴的國際關係。他說道:「古巴不僅僅是一個古老的國家。當它與像巴西這樣瞬息萬變的民主國家打交道時會需要承擔一些風險。」

但凱勒也表示巴西以外的地區幾乎沒有什麼阻力。而且隨著67個國家的加入,古巴的出口醫生事業不會出現任何問題。凱勒說:「這是一個龐大的計劃,是古巴向世界提出的要事之一。」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