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他是煤炭業說客,今天他是特朗普計劃提名的環保署長

之前他是煤炭業說客,今天他是特朗普計劃提名的環保署長
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惠勒的祖父是一名煤礦工人,而自從惠勒離開參議員幕僚的崗位,他就一直堅定關注和支持煤炭業和煤鎮,而在他入主美國環保署擔任代理署長之前,他為產業遊說了幾乎所有美國的重大環境法案,甚至和「華盛頓煤炭俱樂部」有著密切的關係。

文:Brittany Shoot、Glenn Fleishman
譯:劉松宏

前煤炭業說客惠勒(Andrew Wheeler)是何方神聖,竟然能讓美國總統特朗普在11月16號表示將讓他成為常任環境保護署(EPA)署長?其實,在前任署長普魯特(Scott Pruitt)被指控具有不正當的財務和道德行為而辭職之後,惠勒即任代理署長。一如普魯特,惠勒在能源業放寬管制上也有著相似的深厚背景。

惠勒任職於環境保護署的90年代初期――橫跨老布殊和克林頓政府――在1993和1994年獲得了數個政府機構的獎項。隨後轉換跑道到奧克拉荷馬市共和黨參議院議員殷荷菲(James Inhofe)麾下擔任15年的職員。殷荷菲表示氣候變遷是一個騙局,而環境保護署是個邊搞社運邊談生意的公家機關。

惠勒的祖父是一名煤礦工人,而自從惠勒離開參議員幕僚的崗位,他就一直堅定關注和支持煤炭業和煤鎮。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他最著名的時期是在莫瑞能源公司(Murray Energy Corporation)――美國最大的煤礦公司之一,莫瑞能源公司於2017年3月向副總統彭斯提出一系列撤銷前朝環境政策的請求,其中包括特朗普已經啟動的退出巴黎氣候變化協定,並取消奧巴馬時代的潔淨能源計劃,事實上,惠勒所領導的環境保護署就在進行弱化潔淨能源計劃的工作。

自從負責代理環境保護署以來,惠勒一直奉行比普魯特更低調、更少對抗的作風,並暫緩了環保人士和許多州長期強烈反對的變革,包含扭轉普魯特在任最後一天的行動,例如將允許繼續無限制的販售高污染重型卡車(glider kits)、或是改裝過時引擎的卡車,其產生的空氣污染是目前法規所要求引擎排放量的20至55倍。

國會在2018年4月通過惠勒環保署副署長同意權時,以53票對45票的結果通過,其中包含3名民主黨參議員的贊成票。但他這次若想「坐正」,還得要讓參議院再批准一次。

根據美國媒體網站ProPublica編輯的記錄,在4月加入環境保護署之前,惠勒擔任過國際律師事務所Faegre Baker Daniels的諮詢負責人,曾為惠而浦、Sargento以及其他一些化工和大型石油公司的利益進行遊說。這家非營利性新聞機構指出,在參議院環境與公共工程委員會任職期間,「十多年來(惠勒)在國會內外運作了所有與環境和能源相關的重要法案。」

惠勒表示,他將迴避涉及曾代表之公司所做的決定,並於8月時告訴紐約時報,他並沒有提出或接受任何能讓他不必迴避的豁免請求。

當惠勒還是一名遊說客時,他與內政部長辛克(Ryan Zinke)曾一同為了開採鈾礦,局部開放了猶他州熊耳國家保護區(Bears Ears National Monument)。

根據美國非營利環境政策機構——國家資源保護委員會(Environment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可能成為常任環境保護署署長的惠勒,過往也曾經與華盛頓煤炭俱樂部的副總裁關係密切,此俱樂部由300名煤炭生產商、立法者和能源業高階主管所組成。

今年初,在他入主環境保護署之前,惠勒活躍於推特上。而現在,他幾乎完全停止張貼新訊息,但偶爾轉發共和黨或非黨派的貼文,其中包括女演員露絲·布齊(Ruth Buzzi)的兩則貼文。他最近,只有在參議員麥凱恩去世時留下「RIP #johnmccain RIP」此一訊息而已。

© 2018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FORTUN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