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中年男子的「交友指南」——儘管這聽起來有點怪

寫給中年男子的「交友指南」——儘管這聽起來有點怪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正和另一個男人一起從事某項活動,而且聊的話題是那項活動以外的事情,那你們之間就有了友情。

文:Ross McCammon(《男士健康》(Men’s Health)雜誌特約編輯、《通俗力學》(Popular Mechanics)雜誌文章編輯,《Works Well With Others: An Outsider's Guide to Shaking Hands, Shutting Up, Handling Jerks, and Other Crucial Skills in Business That No One Ever Teaches You》一書作者)
譯:王國仲

我應該要是個邊緣人。身為一個中年男子,又是獨生子,性格也不怎麼陽光。

不過,我身邊還是有不少朋友。我有,喔,大概一打的知心好友,都是在過去幾年中「得到」的(沒錯,得到,對男人來說,交朋友就像得到客戶或櫥櫃一樣)。

這是怎麼發生的?我從來不是個很了解怎麼維持友誼的人。我有兩個「最好的」朋友,是很久以前認識的。高中時,我有著穩固的社交網絡,但沒有真的很親密的朋友。畢業後,所有的大學友誼都消失無蹤。二十幾歲時,我更關注於約會和工作,而非發展友情。在我的婚禮上,這兩個童年時代的好友就是我的伴郎。這可不是因為我們只想要小而美的婚禮,而是因為自己的人生中,沒有其他人重要到能擔任這個位置。

我認知到,許多男人都會經歷的「去朋友化」過程(根據心理學家尼奧貝.瑋(Niobe Way),這項過程最早15歲就會開始,持續至成年後),正在自己身上發生。不只是單獨一人,更帶來孤單的感覺。這可是個大問題。根據美國退休人員協會的一項研究,約有4800萬45歲以上的成年人,患有慢性孤獨症。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持續數十年的研究發現,孤獨感使早死的風險增加26%至32%。友情或許和我每天早上服用的抗血脂藥一樣重要。

我的新朋友們是從「爸爸朋友」開始的。要交上這類朋友(就是我老婆或他們的太太介紹給我認識的朋友)相當方便,不過他們和我的關係漸漸不僅止於分享育兒經。當然,改變不可能自然發生,需要付出努力(不過也不用太努力)。你只需要有意識的進行社交活動,例如:

表達自己

寫這篇文章讓我不太舒服。情緒上的挫折(特別是和其他男人相處的情況下)總在我心中縈繞。不過,我認為健康男性友誼的首要原則是:擺脫父親、祖父、教練們所帶來的「男子氣概」負擔。他們扼殺了我們哭泣、微笑和其他的尋常情緒。他們是錯的,而且他們很孤單。

欣賞伴侶的朋友們的價值

我老婆很愛社交。她特別擅長創造、發展並維持友誼。對她來說,到處都像是酒吧一樣,她能輕易和他人搭上線、要到他們的電話、約好下次碰面。在這方面,她簡直是大師。於是乎,緊密的關係就誕生了。她的好友們也都有各自的配偶。第一次和他們見面時會很尷尬嗎?當然。如同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在2004年的喜劇《無所畏懼》(Never Scared)中提點出的,你會變得有點像更善於社交的另一伴的「寵物」:「女人喜歡把自己的老公聚在一起,然後辦個大人版的遊戲約會…」、「他和你一樣喜歡棒球!」。這很尷尬嗎?對。你們真的得開始談論棒球嗎?不一定。這種作法有時是不是會失效?那當然,但失敗的原因可不能是因為你沒有試著讓它成功。而讓它成功的第一步,就是充分欣賞另一半的朋友對他們的意義。

完成那些剛萌芽的計畫

那天晚上你們隨便聊到的計畫:去健行、在…呃…可以玩硬地滾球的地方來場硬地滾球、公鹿隊的比賽(密爾瓦基限定)、打靶、機智問答之夜、去酒吧喝通關跑趴、木製法庭樂團(Parquet Courts)12月8號在漢默斯坦的公演(有人要+1嗎?)…把計畫定下來。你得成為嚷嚷著:「我全都跟」、「續攤啦」、「我超愛活動」的那種人。這是人們想把你當朋友的重要關鍵。

有些固定的約會

我最主要的邀約是每周日和兩個朋友一起跑上五、六英里。我們全程都會聊天——電視劇、小孩、工作、政治,但跑步話題除外。規矩是這樣的:如果你正和另一個男人一起從事某項活動,而且聊的話題是那項活動以外的事情,那你們之間就有了友情。跑步之約是這樣開始的:我傳簡訊給他們:「你們有誰下午想跑個步?」其中一個會回:「當然」,另一個就會說:「OK」。

聚會後傳個訊息

但要文情並茂。傳些圖片、引用某人曾說過最有趣的事情、跟進奇怪的對話。活動後的訊息紀錄了當下的美好時光。這種方法能幾乎毫不費力的表達最重要的事:感恩。

擁抱

男人不是什麼擅長表達情感的動物,但擁抱卻可以有效傳遞這個訊息。對男人來說,擁抱別人就是最「man」的方式了,具有絕對的決定和權威性。所以,去吧,把那傢伙拉近,然後在他耳邊竊竊私語:「我們他X的什麼時候要去玩硬地滾球?」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