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擠粉刺」令人樂此不疲?

為什麼「擠粉刺」令人樂此不疲?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蒂斯博士說導致「手癢的人」想要清出粉刺或迴避穢物的潛在厭惡幾乎可以確定是一種適應性特徵——這意味著此特徵可以增加人類早期的生存機率。

文:Markham Heid
譯:劉松宏

你知道常常擠壓你的粉刺並不是個好主意。皮膚科醫生常常這麼告誡我們。喬治華盛頓大學醫學與健康科學學院皮膚科醫生兼整形外科主任麥克・奧爾丁博士也提到:「傷口發炎或受感染的物質——例如:膿液——可能因為一點壓力就被擠入皮膚裡層並擴散發炎範圍,如此一來甚至會造成永久性疤痕和皮膚凹陷。」

但是,儘管有這些皮膚科醫師們的警告,許多人發現很難抗拒於驅逐那些在他們皮膚上鳩佔鵲巢的醜陋顆粒。身為一位皮膚科醫生,珊卓・李博士甚至已經利用擠粉刺這件事開拓一門社群媒體的事業。她在YouTube頻道上剪輯擠出黑頭粉刺、白頭粉刺和痘痘面皰的影片,已經獲得了數以千萬計的觀看次數,並且以「擠粉刺博士」(“Dr. Pimple Popper”)打響名號。(今年,她甚至在TLC旅遊生活頻道上有了專屬的電視節目。)

專家說,這種清除粉刺的衝動可能與人類的厭惡反射密切相關。

倫敦衛生和熱帶醫學學院環境健康小組的教授兼主任薇兒・柯蒂斯說:「有一些人,包含我自己,非常手癢。」柯蒂斯說無論是擠痘痘、摳結痂或是盯著骯髒的表面,「我們都是對外部寄生蟲和髒汙特別敏感的人。即使我看到其他人的皮膚上有跳蚤或丘疹,我也會忍不住想幫他清理。」

柯蒂斯博士說導致「手癢的人」想要清出粉刺或迴避穢物的潛在厭惡幾乎可以確定是一種適應性特徵——這意味著此特徵可以增加人類早期的生存機率。她接著說:「我們那些會四處吃腐爛的食物或將手指放入其他人患病病灶的祖先們——他們不是我們的祖先,因為他們早就已經滅絕了。『神經質』是一種有用的適應進化,因為它可以防止我們進食或接觸可能使我們生病的事物。」

雖然這些說法都有助於解釋為什麼我們當中的許多人喜歡擠捏自己的皮膚瑕疵,但它並沒有成功解釋為什麼我們對於觀看其他人擠粉刺的影片會有莫大的古怪興趣。

布法羅大學的哲學教授卡羅琳・科斯邁耶表示人類會被一系列展現不愉快情緒或生理反應的經歷所吸引,她也是《品味厭惡:美學中的美與醜》(Savoring Disgust: The Foul and the Fair in Aesthetics)一書的作者。她舉例悲傷的歌曲、悲情歌劇和恐怖電影都是吸引許多人喜歡的事物,即使這些東西引發了人類產生「反感」的情緒。

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保羅・羅辛表示,將雲霄飛車和辛辣胡椒添加到該列表中。在這些表面上令人不快的經歷中,羅辛解釋道:「我們的身體告訴我們不要接觸這些事物,但我們知道這些並不是真正有害,並從中獲得愉悅感。」

羅辛教授對於這些和其他形式的「良性受虐狂」的相關研究表明:人類會被一系列看似討厭的情緒或反應所吸引,甚至包括厭惡的情緒。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喜歡突破其負面反應的底限。羅辛表示無論是雲霄飛車或是某種口感辛辣的胡椒,「你會想去嘗試所能承受範圍內最可怕的那一種。我們似乎會對這一切的身心反應感到愉悅。」

柯蒂斯博士則對為什麼人類會被厭惡的經歷——包括觀看擠粉刺的影片——所吸引這件事有另一種解釋。她說:「我們透過玩耍或嘗試來了解新技能的原理並且學習。當你搭乘雲霄飛車時,你正在學習以安全的方式來體驗恐懼和危險。你會摒除自己的情緒並以此做實驗。」換句話說,練習處理生活中可能產生的負面情緒——無論是恐懼,悲傷還是厭惡——對我們是有助益的。「對於真實生活來說,這是一種很好的訓練。」博士說。

科斯邁耶教授也同意這種說法。她說:「可以做一個自己的測試:在厭惡的情緒接管並讓自己逃避之前,我能忍受多少程度的厭惡?」

當談到那些擠粉刺的影片時,科斯邁耶教授提到了純粹好奇也可能是原因之一。她表示:「人體內充滿了令人討厭的物質,但這些物質通常安全地隱藏在皮膚下面。當膿液從粉刺中射出時,我們可以稍微瞥見那些在我們體內的噁心物質。」

認為擠粉刺博士的影片與令人恐懼的雲霄飛車、辛辣胡椒或悲傷的音樂相提並論可能很奇怪。但這項興趣可能是自己的大腦和身體為未來各種挑戰做好準備的自然(且有用途的)產物。

在擠出自己的粉刺時,你甚至可以減輕一些皮膚鬆弛的問題。奧爾丁博士說只要你的粉刺已經「成熟」並且包裹膿液的皮膚變得細薄緊繃,溫和的擠壓可以緩解皮膚壓力並排出引起發炎的細菌和皮屑。

皮膚科醫師開玩笑地說:「誰沒有擠過痘痘或粉刺?這種人不可能存在吧。」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