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參與「蜻蜓計劃」前工程師爆料 指Google高層遏制內部反對聲音

曾參與「蜻蜓計劃」前工程師爆料 指Google高層遏制內部反對聲音
Photo Credit: Aly So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Google早前被指正進行「蜻蜓計劃」,開發符合中國政府網絡審查要求的搜尋服務。近日有參與計劃的前員工表示,領導「蜻蜓」的高層有意打壓內部反對聲音,減少計劃阻力。

2006年4月,Google中國成立,把伺服器置於北京。由於要配合中國政府法規要求,審查部分搜尋結果,Google曾被批評違反其「不作惡」(Don’t be evil)的企業行為準則。2010年3月,Google宣布其搜尋服務不再配合中國政府作自我審查,退出中國市場。

事隔8年多,中國網民數量已由當年約4億增加至近8億,與此同時,中國的網絡審查及監控變本加厲,網民用來翻越「網絡長城」的虛擬私人網絡(VPN)遭禁止,要「翻牆」越來越困難。

但仍然不少跨國科技公司均希望打入中國市場,包括Google。

今年8月,網上媒體《截擊》(The Intercept)披露Google正準備回歸中國市場,推出一款有審查功能的搜尋器,以配合中國政府要求。

重返中國市場的「蜻蜓計劃」

這項計劃代號為「蜻蜓」(Dragonfly),Google的工程師已製作了不同版本、包括名為「茅台」(Maotai)及「龍飛」(Longfei)的Android應用,最終版本會於來年1月至4月左右面世。

根據《截擊》獲得的資料,蜻蜓計劃在2017年第一季展開,同年12月Google行政總裁皮蔡(Sundar Pichai)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會面後,計劃加速進行。

RTR2BNR12
Photo Credit: Jason Le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0年,位於北京的Google中國總部。

消息傳出後,皮蔡於公開活動承認蜻蜓計劃存在,但指該計劃處於「非常早期」的探索階段,可能沒有進展。他又表示根據內部測試,Google發現這個搜尋應用能夠處理「超過99%的查詢」——然而未有說明餘下的1%有多少、包含甚麼內容,而且其說法亦跟《截擊》取得的外洩會議記錄有出入。

皮蔡曾表示,Google公開訂下的使命是「匯整全球資訊,供大眾使用,使人人受惠」,而中國人口佔全球五分之一,他認為如果要做好這項工作,他們必須認真思考如何能在中國做得更多。他又說︰「我真心相信我們在全球各地的工作帶來正面影響,而我看不到有任何理由在中國會有分別。」

高層口頭溝通,避免留下文字記錄

日前《截擊》刊出另一篇報道,由前Google工程師辛格(Yonatan Zunger)親身談論蜻蜓計劃的細節,他是首個直接參與並公開談論此計劃的人。報道亦引述了三位匿名現職Google員工。

根據這些消息來源的證詞,蜻蜓計劃其中一個主要推手為Google大中華區總裁石博盟(Scott Beaumont),他為了確保計劃順利,以不尋常的手段阻止內部出現反對聲音。

upiphotostwo538142
Photo Credit: Stephen Shaver / UPI / 達志影像
石博盟

Google總共有88,000個員工,但當中只有幾百人得悉蜻蜓計劃,有部分得悉計劃的員工更被告知,假如他們跟未有參與「蜻蜓」的同事談論計劃,將有可能失去工作。其中兩個消息來源指,Google領導層認為計劃非常敏感,因此經常在高級會議中只透過口頭溝通,避免留下文字記錄。

其中一名員工認為,Google領導層決意避免蜻蜓計劃的消息在公司內部傳播,因為他們害怕內部的反對聲音減慢計劃進展。

私隱審查面對阻力?

辛格於2003年進入Google,在該公司任職長達14年,曾負責多個不同職位,離職前為私隱團隊的傑出工程師(Distinguished Engineer)。他被委派為蜻蜓計劃作私隱檢查,但期間遭遇石博盟的阻力。

辛格憶述在其中一次會議中,有人向石博盟簡介Google的私隱及安全團隊希望評核蜻蜓計劃的部分,包括檢查該搜尋系統能否控制其數據,以及系統會否令用戶不自覺披露了自己的資訊。

石博盟的回應是︰「我不清楚我是否希望你問這些問題。」辛格指這個回應令房間中的人都頗為驚訝。他又提到石博盟連計劃的細節也要管理,確保相關討論以及存取文件的權限都能嚴格控制。

AP_18331419919141
Photo Credit: Manu Fernandez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11月27日,西班牙的國際特赦組織行動者抗議Google蜻蜓計劃。

辛格更表示︰「蜻蜓計劃的不同團隊被主動分隔開,(高層)不鼓勵團隊之間溝通,即使是討論技術問題,唯一例外是透過石博盟的團隊。」

他形容這種做法極度不尋常,在Google內就算是極度機密的工作,參與計劃的團隊也會有開放及定期的溝通,並直達領導層。而蜻蜓計劃的運作模式恰好相反,計劃設下的限制令參加者難以討論,似乎有意阻止內部的反對聲音。

在面對種種阻力下,辛格及其團隊完成了私隱審查報告,特別提及假如在中國推出具審查功能的搜尋器,將有可能面對的各種問題處境。

有意排除私隱團隊?現職總監反駁

這份報告結論是,Google在中國運作的話,應預計會成為中國共產黨極權管治及監控系統的一部分。報告又提到,在中國將難以——如非不可能——從法律上反對政府要求,拒絕建立專門用作監控的系統,甚至無法通知用戶會如何使用他們的數據。

辛格原先計劃在跟公司領導層——包括皮蔡在內——的一次會議上,分享及討論這份私隱審查報告。然而這會議屢次延期,直到2017年6月底終於舉行時,辛格及Google的安全團隊不獲告知,以致未有出席會議。

辛格感到這是有意排除他們在外。此時他已經因為收到另一家公司邀請,決定離開Google。他更指如果當時未被挖角,很可能會辭職抗議蜻蜓計劃。而自離職後,辛格並不清楚那份私隱審查報告的下落。

AP_175136298199
Photo Credit: Andy Wo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截察》報道刊出後,Google的安全及私隱總監艾堅斯(Heather Adkins)在Twitter反駁指,上述故事並未反映她在蜻蜓計劃中的經驗,她認為其安全及私隱工作正面及合理,亦未見辛格描述的情況。

Google的聲明則強調,蜻蜓計劃是正在探索的計劃,未有決定是否會推出,而在探宗期間曾諮詢多名私隱及安全工程師的意見。至於私隱報告的問題,聲明回應指任何產品在推出前,需要有完整及最終的私隱審查,但計劃尚未發展至此階段。聲明指私隱審查在Google內屬「不可妥協」的程序,他們不會略過。

創辦人有否改變立場?

當Google仍在中國運作時,Google內部致力反對政府審查及監控的,正是該公司其中一位創辦人布林(Sergey Brin)。現時布林為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主席。

蜻蜓計劃展開後,關於布林是否改變了對中國審查立場的問題浮現。今年8月跟Google員工的會議中,他表示直到《截擊》報道前,對該計劃毫不知情。

RTR18ZYY
Photo Credit: Kimberly Whit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06年,有支持西藏的組織在Google總部示威,抗議Google限制服務以符合中國政府的網絡審查要求。

根據《截擊》三個匿名消息來源的說法,石博盟向參與蜻蜓計劃的員工說,布林曾跟中國政府高層會面,並向對方表達重新進入中國市場的意願,更稱必要時會遵守當地法律。

然而蜻蜓計劃的團隊同時收到指示,他們不能直接跟布林或其他Google領導層——包括皮蔡、另一創辦人兼Alphabet行政總裁佩吉(Larry Page)和法律總監獲加(Kent Walker)——討論此計劃。

其中兩個消息來源相信,石博盟曲解了布林的立場,意圖向參與蜻蜓計劃的員工保證公司最高層全力支持計劃,但這可能並非真相。其中一人說︰「到底布林知道多少?我猜非常少,因為我認為石博盟竭盡全力確保如此。」

其中一個消息來源更指,對石博盟而言,最理想的情況是大多數人在計劃正式推出那一刻才知悉。「他希望確保內部及外部都沒有機會阻擋蜻蜓計劃,但他失敗了。」

Google方面未有回應布林是否知悉計劃。據報道皮蔡將於下周三(12月5日)首次出席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會上將討論Google對保守派是否有偏見的問題。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