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終究不是美國,馬克龍難為全球化領軍

法國終究不是美國,馬克龍難為全球化領軍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克宏在過去的一年半中,雖然以期待世界擁抱全球主義的捍衛者之姿,提升全球對自身和法國的關注度,但也因此讓自己和法國變成被攻擊的目標。

文:Ian Bremmer
譯:劉羿欣

如今,鮮少有人願意挺身捍衛全球主義。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雖表態願為全球主義的領頭羊,但能否成功仍是未知數。這位自封的全球主義擁護者不僅目前只能孤軍奮戰,其處境日後似乎還會變得更加嚴峻,本文將探討背後原因。

法國內憂

自2017年春天上任以來,馬克龍在法國選民間的受歡迎程度逐漸下降,滿意度跌至20%到30%間(其他民意調查顯示的結果甚至更低)。這位政壇寵兒人氣大跌有許多原因,先有保鑣貝納拉(Benalla)在五一勞動節大遊行中毆打示威者的醜聞,後又有鏡頭捕捉到馬克龍告訴一名失業男子,只要到對街的隨便一家咖啡廳或餐廳,便能輕易找到工作。

這兩起事件皆說明,投資銀行家出身的馬克龍與一般法國社會大眾脫節。這項指控未來只會變得越加強而有力,因為馬克龍基於親商立場,企圖改革法國勞動法,此舉讓他與該國勢力龐大的工會正面衝突。法國的總體經濟成長緩慢,失業率仍然在9%以上,與他剛上任時的情況相差無幾。

事實上,近期主動放棄工作的正是馬克龍的部長,有三位部長陸續主動請辭。連國內政務都難以處理妥當之際,要在世界舞台上成為成功的全球主義者是相當困難的。

伊朗問題

另外還有地緣政治上的問題。馬克龍一直是伊朗核協議的堅定捍衛者,在美國決定退出伊朗核協議並重啟制裁後,他與德國、英國、俄羅斯、中國的領導人力圖維護該協議。鑑於美國制裁的力度和廣度(伊朗貨幣受制裁影響今年的貶值幅度已達約70%),這將會是一場硬戰。

但是,最近卻揭露德黑蘭當局在今(2018)年夏天的巴黎集會,圖謀以炸彈襲擊哈米尼(Khamenei)政權的伊朗反對派未遂,維護伊朗核協議的任務因此變得更加艱難。後來法國當局宣布,這樁陰謀是由伊朗情報部所策劃。當自己的國家成為外國恐怖主義的目標時,堅守住全球主義的信念本就相當困難;而當指使恐怖主義行為的國家正是你冒著風險伸出外交援手的對象時,更是困難重重。

陷入敘利亞內戰的泥淖

若論全球地緣政治中最戰亂不斷的地方,無疑是敘利亞。該國內戰已邁入第八個年頭,鑒於敘利亞人、俄羅斯人、土耳其人、庫德族人、伊朗人、沙地阿拉伯人、美國人等等皆以各種形式參與其中,稱該衝突為小型世界大戰其實更為準確。

雖然至少自2014年以來,法國一直都有參與對伊斯蘭國(ISIS)的打擊,但是僅有與英美聯合對阿薩德(Assad)政權進行有限的空襲,該空襲是對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的回應。這個戰火不休之地已有太多勢力牽扯其中,明智的作法原應是採取明哲保身的態度。

不過,俄羅斯最近指控,在法國護衛艦對敘利亞發射導彈的同時,有一架俄羅斯的軍機在敘利亞上空遭擊落。雖然俄方後來撤回指控,並表明該軍機其實是被用來對付以色列戰機的敘利亞防空武器所擊落,但是俄羅斯媒體仍持續質疑法國在該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在如此混亂的局面中要置身事外幾乎是不可能的,而對將自身定位為超脫地緣政治的衝突,並捍衛21世紀的全球主義的人來說,更是尤為困難。

中國式綁架

接下來便是2018年最令全球震驚的動態。時任總部設於法國的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主席的孟宏偉返回中國時,遭到中國當局拘留,他當時亦兼任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在2016年當選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任期四年,對一個渴望其世界領袖地位得到認可的國家而言,這是一項重大成功。但是,孟宏偉和北京當局間的不和從那時便已有跡可循,有人猜測他捲入了大規模反腐運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便是透過反腐運動來有效地鞏固政治權力。

這一切與法國和馬克龍有何關係呢?雖然答案不明,但因為國際刑警組織總部設於里昂(Lyon),所以在孟宏偉的妻子向法國當局報案、稱丈夫失蹤後,便是由法國當局調查此案。更重要的是,國際刑警組織是重要的多邊機構,是馬克龍捍衛的全球主義世界觀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馬克龍是會維護該組織的主席孟宏偉呢?還是會讓中國政府將此案以國內事務處理呢?為了孟宏偉的遭遇,馬克龍願意在多大程度上犧牲法中關係呢?對試圖在法國的領導者和自由世界的領導者(仍心懷抱負)間找到平衡的總統而言,這些問題相當棘手。

重要盟友寥寥可數

在各國領袖中,馬克龍缺乏同樣擁抱全球主義的盟友,且未來會變得更加孤單。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是馬克龍在推進全球化的大業上最親密的盟友,但她是跛腳鴨領袖;意大利的反移民內政部部長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是歐洲崛起的政壇明星,他剛與史蒂芬・巴農(Steve Bannon)聯手,在歐洲各地發起一場極右派的民族主義運動;東歐國家如波蘭和匈牙利則對歐盟施壓,迫使歐盟正視自身這個政治集團內部日益增長的不自由主義;馬克龍和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友誼亦不甚牢固。

馬克龍在過去的一年半中,雖然以期待世界擁抱全球主義的捍衛者之姿,提升全球對自身和法國的關注度,但也因此讓自己和法國變成被攻擊的目標。在國際舞台上,美國總統過去是全球化的領頭羊,即使馬克龍現在渴望扮演同樣的角色,法國終究不是美國,這便是現實層面上決定性的差異。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