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當「美國優先」遇上「法國價值」:馬克龍與特朗普的民族主義之爭

【國際大風吹】當「美國優先」遇上「法國價值」:馬克龍與特朗普的民族主義之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戰終戰已滿百年,但民族主義情緒又在全球蔓延開來,馬克龍怒斥民族主義不愛國,不只勸特朗普,更是說給露出右傾跡象的歐洲各國聽。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上個禮拜天11月11日,很多人掛在網路上搶優惠、搶折扣,信用卡刷得超開心,但同一時間,特朗普(川普)、默克爾(梅克爾)、馬克龍(馬克宏)、普京(普丁)等等,全球60多國領袖,都為了一個重要的日子,聚集在法國巴黎。

原來,被商業包裝成「光棍節」之前,「1111」其實是一次世界大戰的終戰日(Armistice Day),也是歐美各國的法定紀念日。今年的1111剛好是一戰結束滿一百年的日子,意義更是重大。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紀念儀式的演說中,特別強調民族主義一點也不愛國,反而會破壞國家最重要的核心價值,被外界解讀簡直就是當面訓斥一天到晚高唱美國優先的特朗普。到底兩個人在爭什麼?民族主義又跟一次世界大戰,以及現在的世界局勢有什麼關係?我們先回到1111當天,陰雨綿綿的巴黎凱旋門。

AP_1831544638202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馬克龍: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恰好完全相反

這場終戰百年儀式除了戰機分列式、閱兵,還請來在法國出生的知名大提琴家馬友友現場獨奏。但最被媒體放大檢視的是馬克龍的這段話:「因為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恰好完全相反,民族主義並不愛國。當你不管他人,只追求自身利益,你就消滅了國家最寶貴的;它存在的基礎、它偉大的原因、它最重要的道德價值觀。」

在旁邊聽講的特朗普,才剛因為民族主義(Nationlism)這個詞惹出爭議。原來,他在10月底美國期中選舉站台的時候,突然宣稱他就是一個民族主義者、Nationalist。雖然這個詞本來是中性的,但在美國歷史上卻幾乎跟白人至上主義劃上等號,所以當總統自稱是民族主義者,馬上就引發種族歧視的質疑。

也難怪,不少媒體認為馬克龍根本是當面讓特朗普難堪,而特朗普也不甘示弱,從巴黎回國之後連發五則推特(Tweet)反擊。最終,馬克龍出面說他不會用推特搞政治,強調法美兩國的關係深厚久遠,才讓風波平息。但這場唇槍舌戰發生在一戰終戰百年的日子,實在很巧,因為民族主義就是一戰爆發的根本原因之一。

自大排他的民族主義,是一戰導火線

1914年6月28日,奧匈帝國王儲斐迪南(Franz Ferdinand)大公和夫人索菲來到巴爾幹半島,造訪塞拉耶佛,結果兩人遭到一名塞爾維亞青年開槍刺殺。後續一連串骨牌效應,讓戰火從歐洲擴散到中東、非洲、亞洲。從參戰國家、軍力規模到傷亡數字,都是史無前例。這場浩劫一直到1918年11月11號才劃下句點。

回顧這段歷史,學者認為,英、法、德等等歐洲強國,在戰前就瀰漫著一股民族主義風潮,各國都覺得自己國力強大,同時新聞媒體和大眾文化又傾向把外國人描寫成陰險狡詐的競爭對手。這些大國不只互不信任,更誤以為就算開打也不會輸,最後就真的釀成一場超級大戰。

但在此同時,還有另一種型態的民族主義也掀起一波浪潮,就是在帝國統治下的各殖民地人民,希望自行獨立建國。例如刺殺斐迪南大公的塞爾維亞青年,本身就屬於極端民族主義組織,主張趕走奧匈帝國,在巴爾幹半島建立一個大塞爾維亞國。儘管這個野心沒有實現,但一戰確實導致四個老牌帝國崩解,包含俄羅斯、鄂圖曼土耳其、德意志,以及奧匈帝國,結果從歐洲的波蘭、芬蘭、捷克,到中東的以色列(於1947年建國,但1920年英國的貝爾福宣言成為歐美挺以的濫觴),到非洲的各國前殖民地等等,大量民族國家就此誕生。但是,以排外為主要特徵的民族主義,並沒有隨著一戰結束而消失。

B_正片_00_06_33_09_Still003
製圖:關鍵評論網
極右派政黨於歐洲各國得票率分布圖。由淺至深為得票率高低,最深綠代表25%以上。
近年排外情緒高漲,全球「向右轉」

一戰終戰紀念日,是美國的退伍軍人節(Veterans Day)、英國的國殤紀念日(Remembrance Day)、波蘭的獨立日(Independence Day),還有很多歐美國家的國定假日,但百年前導致一戰爆發的民族主義情緒,近年來卻逐漸在全球掀起一波新浪:2016年,特朗普打破美國總統候選人的慣例,高呼要蓋墨西哥圍牆擋住移民,還有阻止穆斯林進入美國。看似完全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卻獲得大量選民認同,最終入主白宮。同一年,英國的脫歐公投,也因為民眾不滿政府接收歐盟難民而過關,導致歐盟面臨分裂危機。2017年至今,北從挪威、南到義大利,歐洲各國的國會大選中,以反外來移民、反穆斯林為號召的極右派政黨,幾乎都大有斬獲。不少政黨以兩位數得票率,從邊緣小黨升級成一股不可忽視的民意。

換句話說,歐美國家似乎有不少人對於中間路線的傳統主流政治,感到厭倦,憤而將票投給極右派,希望能翻轉現況。馬克龍認為民族主義太自私,特朗普則揮起保護主義的大旗,在全球向右轉的同時,你又站在哪一邊呢?

看更多《國際大風吹》

延伸閱讀:

監製:李漢威
企劃:丁肇九、彭振宣、李漢威、羅元祺
主持:李漢威
拍攝後製:鄭宇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影音』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Han Wa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