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想報導的C朗性侵案,總算因#MeToo受到關注

沒人想報導的C朗性侵案,總算因#MeToo受到關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問題並不在於C朗是否為足球「冠軍」,他在球場上的表現,與其可能殘忍性侵一名女性的事實毫不相干,這兩件事情絕不能混為一談。

文:Shireen Ahmed(作家、演說家和體育活動者,關注於體育界的穆斯林女性,同時與種族歧視、厭女等議題有所交集。她也是創立女權體育播客《Burn It All Down》的五名女性之一)
譯:吳舜文

基斯坦奴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C朗)是葡萄牙的知名足球員,也可說是目前世界上最著名的運動員之一,但在前陣子的新聞中,他的名字並不是因比賽奪冠,或在場上被賜予紅牌而出現在頭條上,而是由於一位34歲的女性凱瑟琳・瑪約嘉(Kathryn Mayorga),出面指控C朗於2009年時,在拉斯維加斯的一間酒店房間中殘忍地性侵她。

這則新聞在距今不到兩年前曾被報導過,但為何北美各大體育媒體當時對該報導興趣缺缺,現在卻遍佈網路與社交媒體平台呢?當時只有一家德國獨立媒體《明鏡週刊》(Der Spiegel)曾在2017年刊載此案,其他主流媒體均未報導該事件。除了少數較為特別的評論曾在社交媒體上出現之外(包含作者本身關於此事的評論),指控C朗性侵的事件幾乎不受大眾關注。一年半以前,《明鏡週刊》再次發佈另一則報導,而這次是關於凱瑟琳・瑪約嘉在性侵事件中的詳細描述,該媒體在公開報導前為確認事實,與瑪約嘉共度超過20天時間,進行無數次採訪以及再三確認事件的真實性。

《明鏡週刊》取得的相關資料具有充分譴責性,且根據當時其中一名主要編輯克里斯托夫・溫特巴赫(Christoph Winterbach)的推文得知,超過20位員工都曾參與該篇報導。C朗的律師及其團隊所作回應則是,以故作合法姿態的方式製造許多不必要紛擾,甚至指控《明鏡週刊》的文件並不「合法」,因為已侵犯到C朗的「個人權利」,實在聽來令人深感可笑。

對於那些懂法律,並且了解犯罪嚴重性的律師們,這件案子的實質內容已相當足夠。早在2009年時,瑪約嘉當時缺乏經驗的律師僅擅長交通違規訴訟,並不足以與C朗的強大公關及法律團隊匹敵,而最終以37萬5000美元與瑪約嘉達成協議,條件是不得對外談及此事。然而,瑪約嘉的新任法律團隊對該協議提出異議,並認為女方在性侵事件後所造成的創傷已導致精神缺陷,因此當時並不具備足夠能力作出適當決定。

因此,瑪約嘉的新任律師團隊再次提出民事訴訟,並由拉斯維加斯警方重新開案調查。在美國內華達州法中(亦即拉斯維加斯所處的州法),關於這類罪行的訴訟時效尚未過期。瑪約嘉在該事件中不僅遭受了身體上傷害,同時醫院亦有當時她遭遇性侵後一系列受傷紀錄在案,且直到今日這些性侵創傷仍影響著當事人。根據其律師所言,目前瑪約嘉仍「積極接受治療」中。

C朗最初稱這些指控為「假新聞」,並暗示瑪約嘉是在試圖利用他來出名。在我與暴力倖存者共事的期間,從來不曾見過或得知任何一位遭遇過霸凌、羞辱、社會孤立,以及身心動盪的受害者,會想藉創傷事件來揚名或獲取任何名分,我甚至對於「誣告」這種荒謬的說法感到不齒。

RTX69CS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足球界撰寫性侵文化是場不易的鬥爭。早在2015年歐洲足球錦標賽以前,我耳聞關於曼聯球星中西班牙守門員大衛・德赫亞(David De Gea)的指控,他被指與一起可怕的性侵案有所關聯。我將該篇報導投給至少十家不同媒體,但沒人有興趣發表甚至支付稿費。令人慶幸的是,我最終找到一個完全由女性經營的足球網站,當社交媒體上關於性騷擾事件的熱度降低時,她們仍然選擇支持我。至今為止,我只發佈過關於C朗性侵事件的推文,而回覆意見通常是粗暴及憤怒的,或許大多來自C朗的支持者們,而其他回覆類型則是基於對女性發言的任意謾罵。

瑪約嘉的律師表示,她從#MeToo運動倖存者故事中獲取了力量。女性勇於發言所帶來的一股浪潮,已慢慢洗去那些強盛的厭女者及虐待者,經常所處有罪不罰的現象。或許,體育界這個亟需女性發言的領域,終於為#MeToo有所突破。諸如帕特里克・凱恩(Patrick Kane)、柯比・布萊恩(Kobe Bryant)、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足球隊隊員,以及其他對自身行為少有負責的男性運動員,#MeToo浪潮來得再及時不過了。

如預期所料,原先對C朗事件不感興趣的各家體育媒體,如今全變成刑法與性暴力事件的「報導能手」。新聞中空洞的內容與不必要影射,以及環繞於該33歲球星的敘事方式,大多是由男性所撰寫。在案件正當程序的意見中(此案仍在法律系統之下,而非藉由媒體平台來追求正義),無關乎C朗運動實力如何或他背後團隊的強盛,而是在於他性侵了一名女性,且根據C朗先前的協議中,已言明瑪約嘉曾清楚表達「拒絕」。

體育記者鮮少接受如何正確報導性侵案件的訓練,故表達方式可能會讓許多倖存者受到二度傷害。這些新聞編輯者並未致力於受害者倡導編制的合適媒體工具,反而釋出大量無濟於事的報導,並塑造出一個為性侵者充滿辯護的不良社會風氣。在2009年事件發生的那個晚上,瑪約嘉曾與C朗一同跳舞,但這是否意味著她願意被侵犯?答案是否定的,而這類看似自然的敘事報導都是指責及羞辱受害者的共犯之一。

再來則是體育機構本身的性別歧視問題。自近期新聞爆發以來,C朗支持者如預期般紛紛出面主張一些無關緊要的團結聲明。C朗目前所處的尤文圖斯足球俱樂部(Juventus FC)也發佈推文,稱他已經以「職業精神」和「奉獻精神」對自我進行指導。然而,問題並不在於C朗是否為足球「冠軍」。他在球場上的表現,與其可能殘忍性侵一名女性的事實毫不相干,這兩件事情絕不能混為一談。

C朗並未被列入歐洲國家聯賽的葡萄牙國家隊名單中,但並非因為葡萄牙足球聯合會考慮到C朗的性侵事件,而深感有必要將其排除在隊外。相反地,他們試圖以其他方式去解釋排除C朗的決定,同時讚揚其戰績。葡萄牙國家男子教練費爾南多・桑托斯(Fernando Santos)10月4日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他和足球聯合會會長費爾南多・戈梅斯(Fernando Gomes)在與C朗交談後,認為C朗球員今年11月最好先別參與比賽。

桑托斯繼續對所謂的性侵犯辯解道:「我個人永遠會支持我的球員,這甚至不是團結與否的問題,但我相信球員公開說過的話。C朗堅信性侵是一種令人憎惡的罪行,也明確重申他在此事件是無辜的。我十分了解他,也完全相信他不會犯下這種罪行。」

C朗作為球員勤奮工作,加上大眾熟悉他的角色形象,都讓外界願意相信C朗是真的這麼好。儘管他的兩家主要贊助商Nike和美商藝電(EA Games)均對性侵指控感到「擔憂」,但也不足以讓贊助商取消資金,即便C朗在2009年據稱使用了贊助金來和解亦然。贊助商不願與知名度高的運動員做切割,同時也顯示出女性尊嚴還不如足球員腳上防滑鞋的利潤高。

#MeToo至今仍無法像那些被指控的性侵犯一樣完全取得勝利。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