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黃秋生無償主演,全面輸出正能量

《淪落人》:黃秋生無償主演,全面輸出正能量
Photo Credit:2018南方影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網友戲稱是港版、情侶版、父女版《閃亮人生》的《淪落人》適切地以兩位主要角色來體現片名:沒有家人守在身邊的癱瘓老人昌榮(黃秋生飾)與極力解除無效婚姻的菲傭艾芙琳(Evelyn)彼此適應直到相知相惜的過程。

對於新晉導演陳小娟來説,《淪落人》顯然是一張保險牌。然而劇作工整不乏出人意料處,場面調度克制卻也不缺靈光乍現。倘若不是為了拘謹,那麼集編導於一身的她,也算是為這充滿負能量的時代添加一絲人性的希望。

(以下將透露劇情,尚未觀影請慎入)

網友戲稱是港版、情侶版、父女版《閃亮人生》(Intouchables)的《淪落人》適切地以兩位主要角色來體現片名:沒有家人守在身邊的癱瘓老人昌榮(黃秋生飾演)與一方面為改善生活放棄夢想、二方面極力解除無效婚姻的菲傭艾芙琳(Evelyn,Crisel Consunji飾演)彼此適應直到相知相惜的過程。

相較於種族歧視嚴重的法國來説,雇主與菲傭之間的融合畢竟不像黑白調和那般超現實,題材選擇上又帶有普遍性。再說劇作上還有一個隱性結構作為主題的昇華:家人。

這也是片中借鄰居阿輝(李璨琛飾演)之口所說(大意):「家人比我們還陌生」:昌榮有個遠在美國讀書的兒子(與繼父生活在一起),即使與兒子感情好,但也僅能透過視訊聯繫,另有因為失親而由他一手帶大的妹妹晶瑩(葉童飾演),由於不忍見昌榮如此狼狽而總是相反地以刻薄言語相對,並且總是不願意久留傷感。

ana1132_orig
Photo Credit:2018南方影展提供

至於艾芙琳則只有藉由電話聯繫,打來不是要錢就是責備的(不可見的)母親。於是,(艾芙琳的)陪伴與(由於昌榮本身就是樂於助人的好人)沒有對立,恰成為兩人在真正的家人問題上的反面,以此彌補了缺憾。

如此一來,兩條明暗線互補,保證了主情節的豐富性,且,也順理讓影片中間點的衝突顯得合理且精采!

dsc00139_1_orig
Photo Credit:2018南方影展提供

這個戲劇性轉折再次奠定在「親情」的基礎上:實質性的親情(兄妹)破裂伴隨著精神上親情(昌榮與艾芙琳)的瓦解。

在影片中間點(古典劇作中,除了三幕換幕的情節點之外最重要的關卡),這個轉折算是讓觀眾滿意的,因一般這類雇傭類題材,無非就是強化上下關係的僵持,文化差異、生活習慣與語言不同引致的衝突。

放在2018年,再老調重彈無疑也顯得落伍,因此幾個慣用衝突,在第一幕最後以昌榮學英文和艾芙琳學廣東話作為象徵而解決;於是進入第二幕前半(中間點以前)竟是以兩人感情增溫來取代過往越滾越大的抉擇(在本片是「試圖化解差異」)衝突,這也算是編導決意要全面輸出正能量的表現。

stillhuman-horizontal-1_1_orig
Photo Credit:2018南方影展提供

不過這並不是眾星響應(黃秋生無償演出還蔚為一時佳話)的主因,假如影片還缺乏那點「什麼」的話,實難以陳果監製就解釋得過去。

確實,影片灌注的正能量、描繪了至福的理想世界,但是卻沒有流於全然地煽情,比如昌榮的夢想是折衷的(且溢於片外),艾芙琳的夢想亦然,這讓影片敘事不會向童話傾覆。

影片的場面調度也以同樣的修正方式,處理了閃回片段,這些閃回總是不以「干擾」的形式猛然插入,而是在某種自然的情境中展現之,比如昌榮帶艾芙琳回家的頭天向她介紹了她的房間,房門打開瞬間,是昌榮兒子俊賢(黃定謙飾演)還在房內的情景:

這個房間隨後被艾芙琳發在社群網站時標註「這不是家,是避難所」,如此被她的「不是家」以小喻大-昌榮住的這個沒有其他家人的住所),或者,當阿輝幫昌榮偷偷買相機時,他對著照相行外試鏡頭時,閃現了還沒摔成殘廢的昌榮,掛在鷹架上向他打招呼的笑顏。

確實,這些過往景象還特地用較為鮮豔、飽和的色彩對比了「現時」的黯淡,不過,這些閃現還是以一種溫和的方式出場,而真正用意則在為兩次「幻想」場面做鋪陳。其中的一次,可顯現出導演紮實的功力:

在一次因「夢想」話題而起的爭吵之後,昌榮半夜滾落床下,做了一個欲跳樓的夢境,當他試著往下跳,但鏡頭就沿著公寓天井慢慢上升,彷彿死恰是通往自由之途,天井也在鏡頭構圖中,從堅實的牢籠慢慢敞開;後來,當艾芙琳得到昌榮送的相機之後,也站在這個天井下拍攝了天井,鏡頭圍繞著她旋轉,慢慢將手持照相機的她拉出去,只不過這回天井還是包圍著畫面,意味著照相之於她,也只能是局部的、象徵性的自由,但無論如何,從天井射進來的光已經給人很強的積極性了。

這還不說當人們相信這對雇傭之間存在強烈的互相關愛之後,觀眾總是期待他們「又」將如何幫助對方,鏡頭總是局部展現行動,甚至刻意隱藏行動的重點,以此來製造「無事生非」式的懸念,因此讓影片得以維持不間斷的期待感。

事實上,照相機在片中確實像僅負載情節訊息的過渡性道具,但就在它退場之後,照片的重要性開始浮現,並慢慢佔據影片的主導地位。這也將是整部片的形式設計:在體(物質性)消散之後,氣(精神性)才得以進駐(進而與影片的第二個片名——英文片名「Still Human」會合)這空出來的空間。我想這才是年輕導演陳子娟這麼讓人期待之處。

影展資訊

名稱:2018南方影展
時間:2018/11/17-11/25
放映地點:台南新光影城9F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肥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