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領事館後消失:沙地記者於土耳其「離奇失蹤」

走進領事館後消失:沙地記者於土耳其「離奇失蹤」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沙國記者在土耳其領地失蹤,除了加深2國之間的緊張局勢,也讓美國不得不捲入這起根本不想淌的渾水中。

沙地阿拉伯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10月2日前往沙國駐伊斯坦堡的領事館辦理文件,卻在領事館裡「人間蒸發」,在外頭等候的未婚妻再也沒見到他出來。而這個記者的離奇失蹤,意外也讓沙地、土耳其、美國之間的各種糾葛,浮上檯面。

沙國知名記者哈紹吉為了取得正式離婚文件、與土耳其未婚妻堅吉茲(Hatice Cengiz)結婚,在今年9月28日、10月2日兩度進入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卻在第2次進入領事館後失蹤。哈紹吉是前沙國政府顧問,從前與沙地王室來往密切,近來疾言批評沙爾曼政權,之後在美國流亡。他失蹤後,多國政府官員與媒體不斷調查,試圖拼湊出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土耳其媒體10日釋出哈紹吉進入領事館的監視錄影器畫面,可見哈紹吉確實於2日下午1點多步行進入領事館,當日卻未見他步出領事館的影像。而監視器畫面顯示,哈紹吉進入領事館的1小時又54分後,1台黑色賓士(Mercedes-Benz)廂型車從領事館離開,行駛2公里之後,抵達沙國駐伊斯坦堡總領事穆罕默德.阿爾歐台比(Mohammed al-Otaibi)的官邸。

美國情治單位指出,沙國王儲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曾下令,要求沙國政府引誘哈紹吉從美國維吉尼亞州(Virginia)的住家回到沙國,再逮捕、拘禁他,但沙國內政部駁斥這說法「毫無根據」。

土耳其親政府報紙《晨報》10日公布沙國派遣15人「謀殺小組」的相片與名單,指出謀殺小組2日乘坐2架飛機抵達伊斯坦堡後,分別在2間旅館登記,其中更有一名成員是「驗屍專家」,15人當晚即離開土耳其。

《紐約時報》更取得匿名土耳其官員消息,指哈紹吉在進入領事館2小時之內,就慘遭殺害,更被謀殺小組以骨鋸分屍,但該名官員並未提供證據。

《華盛頓郵報》11日報導,土耳其政府告訴美國官員,它握有音頻和視頻錄音,證明哈紹吉在領事館被殺,還說錄音提供了有說服力、令人毛骨悚然的證據。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今(13)日再引述《晨報》內容,指哈紹吉進入領事館之前,開啟了他的智慧手錶Apple Watch錄音功能,因此他「遭詰問、凌虐和殺害的過程,都被錄下聲音,傳送到他的手機和iCloud」。不過報導也指出,目前仍不清楚哈紹吉的Apple手機是不是設定將錄音傳輸到他的手機上,而哈紹吉在進入領事館之前,將手機交給他的未婚妻。

沙烏地阿拉伯;哈紹吉
支持者手握哈紹吉的圖片。|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異見記者「被失蹤」,可能導致3國失和?

《天下雜誌》報導,哈紹吉定期替《華盛頓郵報》寫專欄,結交眾多外交官和記者,最近1年多,哈紹吉一直利用他的影響力,批評沙國鎮壓異議人士、呼籲結束葉門戰爭。

報導指出,自命改革派的王儲沙爾曼近年氣焰高漲,他以「掃貪」為名逮捕100多位王室成員和閣員、拘留黎巴嫩總理2週、發動波灣國家封鎖卡達,更將女權人士哈絲羅(Loujain al-Hathloul)下獄,哈紹吉掌握許多王室內幕消息,如果真的被沙國王室刺殺,並不令人意外。他一直敢於直言批評沙國政府干預葉門戰爭,有一次還在華郵專欄中,將年輕的王儲沙爾曼比作是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

不過,因為失蹤事情發生在土耳其,更加深土耳其與沙國之間的緊張局勢,2國關係原先就很緊張了,因為土耳其支持卡達,也收容許多阿拉伯異議人士,特別是沙國討厭的穆斯林兄弟會流亡成員。不過,因為此事涉及侵犯國家主權,基於國家安全與政治考量,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雖要求沙國證明哈紹吉離開領事館一事,但仍不相信哈紹吉已經身亡的說法,將等待官方調查結果出爐。

另外在這宗失蹤事件,還多了美國的參與 — 即使美國這次不想捲入其中。

沙地阿拉伯與土耳其都是美國的盟友,特朗普上任後首度出國訪問,就是前往沙國,特朗普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更與沙國王儲沙爾曼關係親近。雖然外界期望美國針對此事向沙國施壓,但特朗普對此事相對謹慎,他表示自己不樂見這件事情,但並不打算停止與沙國簽署的1100億美元軍售協議,以回應哈紹吉的失蹤事件。

《大西洋月刊》分析,特朗普的中東政策確實押了很大賭注在沙爾曼王儲身上,利用沙國的幫助繼續孤立伊朗、軟化阿拉伯世界對以色列的敵意。報導並指出,如果美國國會強逼特朗普讓兩國聯盟觸礁,沙國可能更親近俄羅斯,而沙國也向俄國購買飛彈防衛科技,等於向美國表態,沙國並不需要完全依賴美國武器。

另一方面,土耳其與美國的關係也正在暖化。土耳其法院昨(12)日下令釋放美國牧師安德魯.布蘭森(Andrew Brunson),土耳其政府在2016年12月以暗助反對派發動軍事政變的罪名關押布蘭森,長期的拘留使得美國與土耳其之間局勢惡化,昨日結束為期24個月的拘留允許他飛回美國,標誌著土耳其和美國之間激烈的外交糾紛中的各種休戰,外界更有聲音指稱,「布蘭森」的釋放讓特朗普在人權議題上不至於跌得太難看,等於是拿「牧師的釋放」抵銷「被失蹤的記者」。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