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旦有錢人天天可用水,老百姓的水龍頭30天流不出一滴水

約旦有錢人天天可用水,老百姓的水龍頭30天流不出一滴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不論是否確實供水至某處,都會對該地收取輸水服務費用;在未供水時期,居民就要向私人供水公司買水,這些居民往往被迫繳交2次費用:一次是給政府,另一次則支付給加水人員。

文:Maram Alkayed
譯:h8643213、FangLing

約旦是世界第二缺水國家,它有兩大主要河流,一是和以色列交界的約旦河,二是和敘利亞共享的雅爾木克河(Yarmouk)——這些河川在流經這兩個國家後,都只留下微量的水可供約旦使用。

當提及全國各地12處已知的地下水流域時,水源的永續性一直是一個隱憂,因為有些流域已達到其最大可使用量,有些則被過度利用——這些情況皆在在威脅到其未來的可使用性

近年來受到敘利亞戰爭的影響,約旦境內增加了140萬餘名(受到戰爭而遷徒的新)居住者,並共同仰賴這些有限的水資源,這現象更加劇了水資源過度使用的情況。

當展望未來,氣候變遷的威脅只會使情況變得更糟。史丹福大學的科學學者更預測,截至本世紀末,約旦的氣溫可能會上升4°C、降雨量則預計將減少3分之1。因此,有鑑於2071年至2100年間乾旱現象及長度預期皆將加倍,約旦地區的生存將受到嚴竣的威脅。

儘管災難是不可置否的,然而在約旦,並不是其990萬名公民中的每一個人都對這樣的威脅有相同的感受。其中,政府未能提供部分地區充足水源,其原因可能與各地人民的社會地位息息相關。

全球之聲採訪了曾經住在安曼社區(Amman's Al-Yasmine,一個相對擁擠、且居住水準略低於鄰近社區的區域)、而在後來搬到阿布頓社區(Abdoun,一個被認為是菁英階層居住的區域)的貝德(Sara Bader),她這麼說道:「我們(在Al-Yasmine)每週可以使用2次水,但夏天時的給水量常不足以讓我們度過一個星期——每每我們用水時總是非常謹慎,所以我們得把握有水的那天,來從事洗衣和其他耗水活動。現在(到了阿布頓)每天都有水可以使用,我母親也不需要擔心哪一天才能洗衣服了。」

也許你會覺得不公平——有些地方全天候供應水,有些地方一星期才兩次。但事實上,每週送水兩次已經是一種「特權」,這是許多沒這麼幸運的人們所夢寐以求的。

在安曼省中的許多的貧困地區、特別是在農村裡,每20天才抽一次水,有時甚至根本不抽水。

一位居住在杰拉什省(Jerash)的公民在其寫給政府的信中抱怨了水的問題:「我想替數百位人民——已經19、20、甚至30天沒有水用的人民——的生活窘境發聲。」他繼續說:「我有證據證明,由於市政府並沒有穩定供水與部分地區——甚至不到一個月一次,使得這些地區一年以上都沒有水可用。」

他的約旦同胞們也針對這封信所提出的問題給予了評論:許多人建議他可以「搬到政府官員隔壁」或「去一個更好的社區」,如此就能獲得更好的供水服務——因為在「精英社區」是不可能有缺水問題的。

此現象在一些省份造成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居住在這些省份的家庭通常由許多成員組成,而且這些居民大部分又都是農民,由於灌溉需求,他們更迫切地需要用水。

然而,政府不論是否確實供水至某處,都仍會對該地收取輸水服務的費用;在政府並未供水的那些時期,居民們就需要向私人的供水公司買水(俗稱「加水車」、「水箱車」)。因此,這些居民往往被迫繳交2次費用:一次是給政府,另一次則支付給加水人員。

這些私人販售的水箱,其公訂價格約為每度/每立方公尺4約旦第納爾(相當於6美元),這已是許多人無法負擔的金額,但仍有部分服務商藉機剝削消費者,收取5第納爾的服務費。

政府一直明顯忽略各省的供水問題,其背後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麼?一名在水利和灌溉部(Water and Irrigation Ministry )服務的匿名員工向全球之聲這麼說:「實際狀況並非大家所了解的那樣:政府部門並非偏心,而是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和水利管道薄弱,被輸送的水資源有3分之2都會流失,因此才無法持續供水。由於政府無法承擔每天都流失這麼龐大的水量,因此才改以每週或每2週供水;而且即便供了水,漏水問題也使得這些水資源無法被妥善輸送至目的地。」

當被問及為什麼政府並未修復或更換這些會漏水的管道時,他僅表示由於預算不足,目前尚無法優先處理這個問題。

然而,政府已承諾今年水的分配會更公平些,並保證夏天時各省都可以獲得供水;希望它能夠兌現並且維持他的承諾 ——畢竟,獲得水資源是一種人權。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