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g Ones——我們如何面對大自然災難

The Big Ones——我們如何面對大自然災難
Photo Credit:Bobby Yip/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We may never be able to anticipate the when of our big ones.

2018年9月16日,香港經過驚天動地的一天,颱風山竹來襲,我們預早幾天做防範措施,但是仍然抵擋不住大自然的威力,根據網上資料

香港自1946年至今,只有16個颱風或以上強度的熱帶氣旋導致發出十號颶風信號,也是每68個颱風才有一個會引致香港發出「十號波」。1960年代初期,香港曾經多次懸掛十號颶風信號。1960年至1964年間平均每年一次,其中以1964年較特別,由於該年出現強烈拉尼娜現象,與1923及1911年共同創下一年內2次颶風信號的第三多紀錄(歷來發出最多颶風信號為1894年,達5次。第二多為1896及1906年,各4次)。

在這段忙碌的日子過後,十號信號的出現頻率減少至每3至4年一次。進入1980及90年代,能正面吹襲而帶來十號信號香港的颱風已大為減少,各只有一次:颱風愛倫過後至颱風約克,每4年一次十號信號的頻率終止,變成要相隔十多年才會發出十號信號;1999年襲港的颱風約克與上次十號信號相隔達16年,同時又是最後一次在戶外以鋼球懸掛的十號信號、以及1931年改制後發出時間最長之十號信號。在2000年代更一直沒有一個熱帶氣旋能令天文台發出十號信號,直至2012年強颱風韋森特的吹襲,天文台才再度發出十號信號,也與前一次發出十號的約克相隔了13年之久。2017年8月23日超強颱風天鴿吹襲使香港天文台再次發出十號信號,但與強颱風韋森特只相隔5年。2018年9月16日超強颱風山竹吹襲使香港天文台再次發出十號信號,與超強颱風天鴿只相隔1年,亦是繼1962年之後天文台再次連續兩年發出十號信號。

RTS21IHF
photo credit: REUTERS/Bobby Yip/達志影像
消防員在杏花村合力推動死火的汽車。

當年應該沒有今天這樣,網絡媒體鋪天蓋地發放各處風災的情況,令我們也好像身歷其境,感受到水侵、窗戶爆裂。風災過後,滿目瘡痍,還辛苦了要上班的打工一族。十號風球的日子,除了在家裡看柏林馬拉松如何創造新的世界紀錄,我還看了Lucy Jones的書《The Big Ones – How Natural Disasters Have Shaped us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Them》。

9780385542708

Lucy Jones是加州地震科學和地震安全的地震學家,在這本書,Lucy Jones 探討自然災害背後的科學,好像美國1861年連續45日的大水災,令美國要暫時遷都到三藩市,還有歷史上不同的大災難,如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1976年唐山大地震,大自然災害令人類陷於險境,好像2011年紐西蘭的6.2級地震,做成185人死亡。6.2級地震,很多時候會發生,但是在基督城發生,就做成巨大傷害,因為這個城市的建築物沒有預計這樣的地震會發生,所以Lucy Jone認為,雖然我們沒法預測地震,但起碼可以預計地震做成的破壞而做好準備。

RTR2J8P2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Lucy Jones是一個樂觀的學者,經歷過加州不同強度的地震,仍然孜孜不倦教導市民怎樣為地震做好準備,因為她相信地震和天災都是不可以預測

Natural disasters are spatially predictable – where they occur is not random. But when they happen, specially compared to human timescale, is random. Random means every moment presents a risk, leaving us anxious.

她說心理學家稱這為“normalization bias”,當我們面對災難時,我們會低估災難的可能性和之後的影響,我們會相信日子會好像往常一樣,所以她相信,最重要是我們在面對災難時,如何能夠幫助別人和自己生存。

但是她最後還是說,我們以為可以駕馭地震,疑問之前發生的地震已經是最大的,但是我們需要知道大災難的發生是random,我們不能確切知道大災難何時會到來,“We may never be able to anticipate the when of our big ones”,所以她的書叫《The Big One》,她擔心的是,當“the big one”來臨時,我們是否已經做了最好的防備工作,這確實是當頭棒喝,但是有多少人會認真思考。

AP_18260222244672
photo credit: Vincent Yu/AP/達志影像

就好像今天的風災,我們能預計什麼時候到來,做了最好的預防,但是到最後,風災過後,我們還是要面對如何善後,上班的日子變成另外一個災難。人類當然是脆弱的,我們的先祖,homo sapiens、直立人,在地球生存了2百萬年,其中遇到的自然災難不計其數,當中大部份亦安然渡過,不至於令人類滅絕,但是未來,當我們遇到“the big ones”時,我們是否真的可以駕馭呢?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小馬』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