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手中籌碼多,根本不怕特朗普經濟制裁

伊朗手中籌碼多,根本不怕特朗普經濟制裁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朗北邊有裏海,可以直通俄羅斯,俄羅斯的武器裝備才能如此源源不絕進到伊朗。俄羅斯雖然經濟困窘,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餓死的駱駝比馬大,有俄羅斯直接干涉的機率存在,美國的風險勢必增加。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已經證明了美國的經濟實力與決心,但是下一步,特朗普會不會發動戰爭,將是更值得關注的焦點。因為到時牽動的不只是被制裁國家,附近的國家也會受到波及,也會帶來周邊地緣政治情勢的重大改變。

特朗普的核心價值就是捍衛美國,他頻頻對與美國有利益衝突的國家實施制裁,除了近來貿易戰正夯的中國,包括伊朗、土耳其等國家紛紛列入。除了中國之外,伊朗跟土耳其過去都是美國在冷戰時極力拉攏的對象,因為伊朗跟土耳其都跟當時的蘇聯接壤,美國需要伊朗跟土耳其挺身擋住蘇聯勢力的西擴。

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推翻了君主政權,新的革命政權從此跟美國劃清界線,並且大力扶持包括黎巴嫩跟伊拉克境內的伊斯蘭勢力近來敘利亞危機當中,伊朗著力甚深,也因此敘利亞政府能繼續維持,不但能夠逐步壓制伊斯蘭國的勢力,也沒有被親西方的反對派游擊隊推翻。當然也因此成了美國的眼中釘。

伊朗盛產石油,只要能出口賣油賺錢,伊朗不愁銀子支援各國打仗,但是特朗普的封鎖卻可能帶給伊朗經濟的致命一擊。問題就是,伊朗的下一步是會更聽話還是狗急跳牆?所有的國際關係學者,都會得出同一個結論,伊朗只會越鬧越大,絕對不會屈服,因為伊朗手中籌碼很多。

41327555_1759778540817895_17091212211377
Photo Credit:蔡又晴提供

隨便舉一個就好,伊朗的南端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是波斯灣諸國石油進出的孔道,只要部署反艦飛彈,就能有效封鎖油輪進出,如果要阻止伊朗,美國勢必要對伊朗動武,但是這個代價,美國出不出得起,那才更讓人好奇?

軍事入侵跟經濟制裁是完全兩個層次的干涉行徑。對一個國家展開全面性的軍事入侵,90年代之後,只有南斯拉夫、阿富汗跟伊拉克三個例子,除此之外都是小規模非正式活動,南斯拉夫跟伊拉克都在聯合國全面聲援下進行,阿富汗至少也是半推半就,沒有一場戰爭能完全沒有國際背書的正當性。

南斯拉夫在戰後從此分裂成數國,國勢雖然大衰但勉強維持勢力平衡,沒有引發地區危機。伊拉克被打趴之後,中央政權廢弛,多方勢力角逐造成國政失調,又被伊斯蘭國勢力入侵重創,重建經費高達880億美金,這筆錢美國出不起,聯合國不想出,世界各國東湊西挪,至今還在傷腦筋。伊拉克要想恢復當日榮景,還有得等。

毀掉一個國家很容易,但是一旦政權失去統治能力,那這塊權力中空地帶就會成為恐怖主義孳生的沃土。所以至今美國也不敢把伊拉克一腳踢開,尤其伊拉克又有石油,一旦油田被恐怖組織掌握,那美國這個全世界恐怖份子眼中的頭號戰犯肯定會遭受攻擊。只要把這個例子類比在伊朗身上就很清楚,要推翻伊朗已經不容易,伊拉克總統海珊(Saddam Hussein)當年要不是入侵科威特,讓世界各國聯軍重創,2003年喬治布殊(George W. Bush)也沒有那麼大的能力,一口氣推翻伊拉克政權。

伊朗的土地有160多萬平方公里,伊拉克只有43萬多平方公里,伊朗的土地面積是伊拉克的3倍多,而且更重要的,伊朗北邊有裏海,可以直通俄羅斯,所以俄羅斯的武器裝備甚至人員才能如此源源不絕地進到伊朗境內。從敘利亞內戰的經驗就能看出,美軍會避開攻擊俄軍基地,以免激發更大的衝突。俄羅斯雖然經濟困窘,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餓死的駱駝比馬大,有俄羅斯直接干涉的機率存在,美國的風險勢必增加。

再回到一開頭的經濟制裁,美國封鎖伊朗經濟肯定會重創伊朗國內情勢,美國或許也是寄望伊朗內部的反對派勢力能夠起義反正,但是一旦伊朗政府被推翻,這個權力真空將比伊拉克海珊被推翻的還要大。當年伊拉克被推翻,聯合國至少還偕同各國扮演了一定的穩定力量,但是也是杯水車薪。伊朗出事可想而知,光是聯合國2個常任理事國俄羅斯跟中國就一定會反對外國勢力介入,伊朗國內情勢只會更亂不會更好。

特朗普的制裁目前雖然只在經濟範圍,但是經濟衰敝勢必造成社會情勢不穩,甚至政府統治出現危機,就算取而代之的新政府能夠接替政權,還必須要能先整合內部,甚至是先發動內戰打贏國內各派系,才能重建中央政府威權;這個有多不容易,看看幾個中東國家目前的亂象就能知道。

最後不要忘了,除了伊朗這個火藥庫,還有另一顆未爆彈土耳其,土耳其不但是歐亞橋樑,是北約對抗俄羅斯的最前線,南部還有庫德族獨立問題,庫德族分布在土耳其、伊朗跟伊拉克諸國當中,牽一髮而動全身,偏偏現在也是特朗普的制裁對象,土耳其所帶了危機又是如何,請待下文分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蔡又晴』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