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模型,兩種結果:哈佛是否歧視亞裔學生入學?

兩種模型,兩種結果:哈佛是否歧視亞裔學生入學?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rcidiacono教授分析近年來哈佛大學的入學錄取資料, 指出亞裔學生確實考試成績表現優異,但哈佛大學並未給予合理的錄取率。而哈佛大學也請來知名經濟學家Card分析,這份報告中則表示哈佛大學對於各族群的錄取標準並未有歧視的現象。

文:番茄

哈佛大學等常春藤學校,一直以來都是學生們目標的夢想學校,但要進入這些學校,除了入學考試(SAT)要高分外,學校也會參考其他學業外的表現。而亞裔學生相較其他族群的學生,向來以比較擅長考試為名。在近年來有些人便質疑,哈佛大學是否歧視亞裔學生,因為亞裔學生考試成績平均而言較高,但入學生所佔比例卻未提升。

於是一個名叫「學生公平錄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的組織,請來杜克大學的經濟系教授Peter Arcidiacono分析近年來哈佛大學的入學錄取資料, 他的報告指出亞裔學生確實在考試成績表現優異,但哈佛大學並未給予該族群合理的錄取率。然而哈佛大學也請來柏克萊大學的知名經濟學家David Card分析入學資料,在這份報告中則表示哈佛大學對於各族群的錄取標準,並未有歧視的現象。為何會有兩份報告產生完全不同的結果呢?本文將簡單介紹。

雙方首次交鋒──Arcidiacono報告

在Arcidiacono的報告中,他使用哈佛大學2010至2015年的個人申請資料(原文是2014至2019class),樣本僅包含美國國內申請者,並且排除一些特殊生,像是體育保送生,哈佛校友及教職員子女、院長名單中(Dean’s or Director’s Interest List)等申請者,Arcidiacono認為這些人和一般申請者的評量標準有所差異,因此先行排出。

哈佛大學評量學生有四大部分,學業(Academic)、課外(Extracurricular)、運動(Athletic)、個人特性(Personal Ratings),在學業SAT成績表現上,亞裔學生相較其他族群像是白人(Whites)、非裔(African Americans)、西裔(Hispanics),表現來得優秀。然而亞裔學生在個人特性得到最差的分數,個人特性的評斷方式包含老師的推薦信、小論文(personal essays)、面試等方面,Arcidiacono也指出在校友訪談(alumni interview)中,其實亞裔表現還比非裔、西裔來得好。

如果使用Arcidiacono的模型,在其他條件不變之下,單將亞裔換成白人,錄取率將會從3.95%提升至4.7%,換成西裔則會提升至12.3%,非裔則是變成24.2%。因此Arcidiacono認為哈佛大學的評分是不利於亞裔申請者,並且表示這個結果,和過去哈佛內部的報告(Harvard’s 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OIR])結論相類似。

雙方首次交鋒──Card報告

但Card的報告指出Arcidiacono的論點有瑕疵,像是好幾個迴歸模型並未考量課外、運動及個人特性,但這本來就是哈佛評量學生的方式,並不能予以剔除,也因此Card的樣本涵蓋上述所有的特殊生,未予以剔除,這也是兩方的主要差異之一。

Card也反對Arcidiacono將個人特性從模型裡移除,他認為在評斷個人特性部分,許多是質性(qualitative)資料而難以量化,如果剔除反而會有遺漏資料(missing data)的疑慮,會造成結論失真。Card也質疑Arcidiacono將各年份的資料混在一起分析並不合理,因為哈佛只會將每一年的申請者做評量,並不能跨年比較。因此按照Card的模型分析,他並未發現亞裔申請者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雙方再出反駁報告──Arcidiacono報告

Arcidiacono隨後提出一份反駁報告,他認為Card的研究有幾個問題:像是Card的模型結果採納個人特性,但此結果在Arcidiacono的分析會受到種族偏好(racial preference)的影響。另外結論也會受到申請者的父母職業(parental occupation)影響,但這部分的資料每年變異很大,因此Arcidiacono認為此資訊並不可靠,不應該加入模型中。

此外Card也涵蓋員工訪談(staff interview),但有此類訪談的申請者僅佔Card所採納總樣本的2.2%,大部分這些人都落在特殊生的申請群裡,經過面試後有50%的高錄取率。Arcidiacono另外也質疑在課外表現部分,在29種評比類別,Card將其合併為12種,但有過於主觀之嫌。

雙方再出反駁報告──Card報告

Card的反駁報告則指出兩邊結果不同,是因為兩邊方法的差異,Card表示他的分析,是完全基於哈佛所做的招生實際過程,對記錄中可用證詞和申請文件等證據,做仔細的判讀和檢查,因此像是父母職業、員工訪談等資訊,並不能捨棄不用。

並且Card再次提出資料,主張特殊生並不應該從樣本中剔除,因為沒有充足的證據可以指出哈佛用不一樣的招生程序,對待特殊生申請者,和其他一般申請者相同,還是要經過入學委員會,綜合評量他們的學業及其他特殊表現。

結語

目前Arcidiacono和Card兩方仍舊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兩陣營有許多論點並未達成共識,像是在特殊生是否納入討論的樣本、個人特性的評斷方式等方面,也因為這些差別,使得兩方得到的結論不同。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美國司法部目前是站在亞裔這方,許多經濟學家則是連署站在哈佛這一方,此案將於十月開始進行審理,法官會採信哪一方的說法,值得大家繼續關注。

經濟學家在近年來於公共事務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此案也有機會成為經典案例。如何將經濟學術界慣用的計量模型,與外界解釋並說服法官、媒體和大眾,會成為未來經濟學家重要的工作之一。

參考資料:兩方的報告
延伸閱讀

本文經白經濟TalkEcon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白經濟 TalkEco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