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專家漏報利益衝突 《紐時》報道揭期刊未有嚴格審核

癌症專家漏報利益衝突 《紐時》報道揭期刊未有嚴格審核
Photo Credit: Juliana Thomas, CC BY-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報道分析公開資料庫發現,一名頂尖癌症專家在提交部分論文及在學術會議上匯報時,未有按照指引申報利益。

《紐約時報》與非牟利調查報道組織《ProPublica》在剛過去的周六(8日)刊出報道,揭露頂尖癌症專家巴蕭加(José Baselga)過去5年從藥物及保健公司收取數以百萬計的款項,但在期刊論文、學術會議中未有披露有關利益衝突。

巴蕭加是位於紐約的癌症治療及研究機構「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MSK)的首席醫生及醫療長,曾參與發展數種治療癌症的標靶藥。與此同時,他在多家公司擔任董事會成員或顧問,投資了若干測試癌症療法的初創公司。

未有申報曾收款項

2015至2016年間,巴蕭加擔任美國癌症研究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Cancer Research, AACR)主席,然而《ProPublica》及《紐約時報》的記者分析資料後發現,他未有按照遵守協會的財務披露規則。他是AACR旗下期刊《Cancer Discovery》的創刊總編輯之一(共有兩人),但他在該期刊刊登論文時,同樣未有公開曾收取跟其研究有關的公司款項一事。

而在去年由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ASCO)舉辦的一個學術會議上,他正面描述兩項臨床測試結果,其他人卻視作失敗。這些測試都由瑞士製藥公司羅氏(Roche)資助,巴蕭加未有披露他跟羅氏的財務關係——羅氏子公司Genentech曾收購巴蕭持加有股份的癌症研究公司Seragon,他亦曾向羅氏收取顧問費。

這些資料都能夠在網上搜尋得到。自2013年8月起,美國聯邦政府規定保健產業(例如藥廠、醫療裝置供應商)與健康服務提供者(例如醫生和醫院)之間的財務關係必須公開,包括資助研究、旅遊贊助、禮物或演講費等。

從有關的數據庫可見到,2014至2015年巴蕭加因Genentech收購Seragon股份而得到逾392萬美元,佔他在2013年8月到2017年12月期間公開的收款總數超過九成。在這段期間,他亦從羅氏得到超過5萬美元的顧問費,以及從他擔任總監的醫療器材公司收取10萬美元顧問費。

將更正部分論文

巴蕭加表示,他在收購Seragon一事上並無角色,而且在今年3月成為羅氏競爭對手Bristol-Myers Squibb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後,便跟羅氏再無關係。報道又指巴蕭加自2013年起加入最少6家公司的董事會,同時負責監督MSK癌症中心的醫療運作。對此醫院及巴蕭加均指已採取措施,防止他處理癌症中心及有關公司的業務事宜。

被記者問到會否更正其利益申報時,巴蕭加整理了一份清單,上面按時序列出他在2013至2018年期間發表的178論文,並以顏色標記,他指有72篇已申報利益,62篇屬基礎的實驗室或轉譯(translational)研究而無須申報,他又指另外26篇屬於初期或探索性結果,並無進一步發展,沒有「臨床或經濟意義」。撇除一篇巴蕭加指未能取得的論文(他在論文中沒有申報利益),他表示會更正餘下17篇論文。

報道指早期研究有助公司決定是否繼續研發產品,具有經濟價值。而在巴蕭加的論文中,有約三分之二缺乏利益申報,但他的部分共同作者列出有聯繫的公司。

在巴蕭加打算更正的17篇論文當中,不乏一些著名醫學期刊,例如《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和《刺針》(The Lancet)等。在一篇2015年於《NEJM》刊登的論文上,巴蕭加宣稱「無須申報」,同時該論文有14位作者匯報了跟羅氏的聯繫。

收款或影響研究結果

大多數主要期刊及專業學會的指引,均要求論文作者或會議上的匯報者列出近期可能引起利益衝突的經濟聯繫,然而這種制度仍然以信任為主,有關機構未必會主動查證申報有否遺漏。今年8月在期刊《JAMA腫瘤學》上刊登的一項研究顯示,在43項研究之中,有344位作者是腫瘤科專家,其中263人(76.5%)有收取最少一項業界款項,然而有110人(32%)未有全面披露贊助者的款項。

雖然醫學界的研究人員能夠從企業取得經費推動研究,不一定是壞事,然而有研究顯示,有利益衝突的研究,結果往往會傾向對提供經費者有利。這項現象稱為「資助偏差」(funding bias),出現的原因有很多,未必是研究人員有意造假,例如可能是藥廠資助時會較嚴格篩選要測試的新藥,亦可能會傾向不發表負面結果(這種出版偏差亦可能在期刊上見到),甚至是作者下意識傾向資助者。

無論原因是甚麼,學者都應嚴格遵守利益申報指引,才能確保學界有充分資訊分析研究結果,並符合公開透明的原則。

利益申報有指引,但如何執行?

《美國醫學會期刊—內科學》(JAMA Internal Medicine)編輯雷德堡(Rita F. Redberg)曾批評業界對醫學界的影響,但亦承認︰「我們不會定期檢查(利益申報是否屬實)因為我們沒有足夠資源。我們只能靠信任和誠信,這是專業關係假設的一部分。」

《NEJM》一位發言人表示,他們現在已要求巴蕭加修改其利益申報,她指期刊計劃審視追蹤研究作者跟業界關係的做法。AACR則指該協會已開始全面檢視巴蕭加提供的利益申報表,又指不會禁止作者發表論文,除非該作者持續嚴重違反規定。ASCO亦表示會內部審核巴蕭加的利益申報。

《紐約時報》及《ProPublica》的報道刊出後,MSK癌症中心主席兼行政總裁湯臣(Craig Thompson)及營運長馬田(Kathryn Martin)向員工發電郵,強調披露利益關係的重要,又承認需要做得更好。電郵又提到,他們需要跟期刊出版商和專業學會合作,標準化申報程序。

專門報道癌症相關新聞的《The Cancer Letter》則取得巴蕭加向MSK癌症中心員工發出的電郵,信中表示就報道引起任何同事尷尬或不安致歉,並為未有恰當申報利益負責。他指已經更新醫學期刊上的申報,並會繼續直至完成記錄。巴蕭加又在電郵中強調,雖然報道顯示他在不同地方披露財務資料並不一致,但文章未有質疑他的研究。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