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裔在美國:特朗普口中的「屎坑國家」如何影響中台關係?

拉丁裔在美國:特朗普口中的「屎坑國家」如何影響中台關係?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9月15日是中美洲5個國家的獨立紀念日,美國將舉辦為期一個月的慶祝活動。而這些拉丁裔,他們近來在美國發生了哪些事?又為美國帶來什麼影響?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兼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戰略學會理事)

9月15日是中美洲哥斯大黎加、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與尼加拉瓜5個國家的獨立紀念日。1988年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將原本一週的慶祝活動延長到10月15日並稱之為「西語裔/拉丁裔傳統月」(Hispanic/Latino Heritage Month);今年活動主題為「One Endless Voice to Enhance our Traditions」。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今(2018)年1月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朝野國會議員代表討論移民改革法案時質疑:「我們為什麼需要更多海地人?把他們趕走。我們為什麼讓屎坑國家(shithole countries)人民來這?」共和黨海地裔眾議員樂福(Mia Love)砲轟「我國元首這種行為是不被接受的。」民主黨拉美裔眾議員古鐵雷斯(Luis Gutiérrez)則批評「我們現在可以百分百確定,特朗普總統是個跟《憲法》看法不同的種族主義者。」

被特朗普形容成屎坑國家的還包括薩爾瓦多。薩國因2001年初強烈地震造成上千人死亡、數十萬人流離失所,美國司法部特許薩爾瓦多移民申請「臨時保護身份」(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今年1月8日美國國土安全部宣布,薩爾瓦多移民的「臨時保護身份」將於2019年9月終止,據估計受影響的薩國移民將近20萬人。

特朗普對非法移民實施的「零容忍」政策導致難民家庭父母與子女分離引發猛烈抨擊,其中又以來自中美洲國家的居多;第一夫人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對此都不以為然。6月20日特朗普終於簽署行政命令終止此一做法,他在白宮告訴記者:「這麼做是為了讓家人可以在一起……我不喜歡家人被分開的場景或感覺。」不過他也強調:「我們保持了非常堅固的邊境,打擊非法移民的零容忍政策會繼續。我們對非法進入我國的人依然採取零容忍政策。」根據美國法律,主管邊防警察的國土安全部負責拘留非法入境的移民,而未成年非法移民則屬於衛生部的管轄範疇。為此,衛生部轉而求助國防部協助解決這2300名無人陪伴的未成年移民的安置問題。

「連鎖移民」(chain migration)制度也是過去一年來特朗普猛烈抨擊、鼓吹廢除的制度。根據現行法律,美國公民及綠卡持有者可以為他們的配偶和未婚子女的永久居留身份提供擔保。美國公民也可以為他們的父母、兄弟姐妹和已婚的成年子女申請居住權。他在年初發表的國情咨文中曾表示,應取消連鎖移民制度、收緊移民讓海外親屬成為美國公民的條件。他曾在推特表示:「連鎖移民『制度』必須結束!有些人來到『美國』,然後帶上了他們全家,他們可能是真正邪惡的人。無法接受!」諷刺的是第一夫人梅蘭妮亞的父母維克托・克尼亞福斯(Viktor Knavs)和阿曼尼亞・克尼亞福斯(Amalija Knavs)於8月9日在曼哈頓宣誓入籍美國成為所謂的「連鎖移民」。

拉丁族裔漸成主流

國際貨幣基金(IMF) 2015年4月公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指出,除非能對科技創新和基礎建設擴大投資提高生產力,否則全球經濟受已開發國家人口老化拖累可能陷入「長期成長停滯」。1960年美國白人佔總人口數85%,2000年降至69%。根據2012年底的人口普查結果比例再降至64%,估計到2044年前「非拉丁裔白人」(non-Hispanic whites)將成為美國的少數族裔。到2050年,相較於德國和中國均將陷入老齡化,美國則因拉丁族群的高生育率人口平均年齡僅為41歲。

美國人口普查局今年6月21日的報告指出,美國人口已更加種族多樣化。2016至2017年間,西裔人口增加了2.1%至5890萬,亞裔人口則是增長最快的種族群體,增加了3.1%至2220萬,非西裔白人人口減少了0.2%,降至1億9780萬。布魯金斯學會人口統計學家和社會學家弗雷(William Frey)指出,白人生育率開始下降,去年白人移民也有所減少,而隨著白人人口老齡化,這意味著即使生育率有所上升,其人口總量也將難以增長。

特朗普的「零容忍」政策提供了拉丁裔在政壇展露頭角的機會。5月22日德州出櫃拉丁裔前任治安官瓦爾德茲(Lupe Valdez)贏得了民主黨內初選,成為德州州長女性候選人。再以6月26日紐約州初選為例,28歲的拉丁裔餐廳服務生歐加修-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憑藉改革號召與網路催票以15個百分點的懸殊差距擊敗連任10屆的眾議院大老克勞利(Joe Crowley),不僅粉碎克勞里問鼎議長的夢想,更使自己一夕間成為耀眼的政壇新星。

可是稍後在媒體採訪中,歐加修-寇蒂茲暴露了她對於政治經濟和外交議題上的弱點,更令人驚訝的是她當選後的第一主張就是要聯邦政府廢除移民執法部門,放任非法移民進出美國。6月30日,數萬名美國民眾冒著高溫在首都華盛頓舉行以「家庭本應在一起」(Family Belongs Together)為主題的抗議活動,同時在全美各地鎮爆發超過700場示威遊行,抗議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

AP_1818686172533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拉丁族裔與兩岸關係

在薩爾瓦多成為今年第三個與台灣斷交的國家後,共和黨籍參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賈德納(Cory Gardner)、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與民主黨議員馬基(Ed Markey)、梅南德茲(Robert Menendez)於9月5日共同提出《台北法案》(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簡稱TAIPEI Act),旨在加強台灣在世界的地位,並授權國務院採取降級關係或改變外援等行動,以防相關國家做出不利台灣的決定。

提案人之一的古巴裔參議員盧比歐1971年生於佛羅里達州,1996年獲邁阿密大學法學博士。他於2000年起任佛州眾議員,2007~2009年間任佛州眾議院議長,2011年起任聯邦參議員。2013年2月18日發行的《時代》週刊曾以他為封面,標題為「共和黨救星」(The Republic Savior),封面故事的標題則為「移民之子」(Immigrant Son)。

2016年6月24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出訪抵達首站轉機地邁阿密,盧比歐隨即與蔡總統會面並公開重申「美國與台灣的友誼及對盟邦的承諾」。今年5月15日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邀請國防部亞太助理部長薛瑞福 (Randall Schriver)和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副助卿黃之瀚(Alex Wong)針對美國在亞太領導力舉行聽證會中,盧比歐對巴拉圭與台灣的邦交表達擔憂。

今年8月薩爾瓦多與台灣斷交後,盧比歐在推特上寫道:「或許薩爾瓦多覺得中國的錢會助他們執政黨贏得2019大選,但只會對美薩關係造成真正的傷害,包含他們在『共榮聯盟』(Alliance for Prosperity)計畫中的位置。」為表達台灣對中美洲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與尼加拉瓜三個友邦的重視,以及對美國拉丁裔族群如盧比歐等友人的回報,建議相關單位也辦理「西語裔/拉丁裔傳統月」,因為明(2019)年此時上述三個國家的正式關係是否還能維持恐怕連外交部都說不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橫議拉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