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的不爭氣催生了歐元,更把人民幣推向國際化

美元的不爭氣催生了歐元,更把人民幣推向國際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20世紀80年代初,美國發生了代價高昂的猛烈通縮。美元動盪是刺激歐洲從1993年開始走向貨幣統一之路的關鍵因素:1999年,歐元誕生。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哥倫比亞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聯合國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1965年,時任法國財政部長的季斯卡(Valéry Giscard d’Estaing),將美國因美元的世界主要儲備貨幣角色而獲得好處稱為「囂張特權」。隨著歐元和人民幣日益成為競爭性儲備貨幣,這一好處也在減少。如今,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貿易戰和反伊朗制裁是一條歧路,將加速美元特權的消失。

在國際交易貨幣功能方面,美元領先其他所有貨幣。它是國際貿易中最重要的帳戶單位(或發票單位),它是國際交易結算的主要中介,它是各國央行的主要儲藏的貨幣。美國聯準會充當著全世界的最後貸款人(如在2008年金融恐慌期間),儘管我們也應該看到,聯準會的失誤導致2008年危機的發生,美元還是重要的融資貨幣,是各大企業和各國政府海外借貸的主要計價物。

在這些功能中,美元的地位都遠高於美國在世界經濟中的分量。目前,美國貢獻了世界產出的22%(按市場價格計算,如按購買力平價計算,大約為15%),但美元是全球超過一半的跨國發票、儲備、結算、流動性和融資計價貨幣。歐元是美元的主要競爭對手,人民幣以較大差距位列第三。美國從美元的關鍵貨幣角色中獲得三項重要經濟收益。

首先是它能夠用美元在海外借貸。如果某國政府用外幣借貸,就有破產風險,用本幣借貸則無。更一般地說,美元的國際作用讓美國財政部能夠以更大的流動性和更低的利率借貸。

第二個優勢是銀行業務:美國,更確切地說是華爾街,通過向世界其他地區出售銀行服務攫取了巨大的利潤。

第三個優勢是監管控制:美國或者直接管理,或者共同管理著世界最重要的結算系統,這給了它監控和限制涉及到恐怖主義、販毒、非法軍售、逃稅和其他不法活動的資金流動的優勢。

但這些好處都依賴美國為世界提供高品質貨幣服務。美元之所以被廣泛使用,是因為它是最便利、成本最低、最安全的帳戶單位、交換中介和價值儲藏。但它不是不可替代的。多年來,美國的貨幣管理工作可謂蹣跚,特朗普的胡作非為則可能加快美元主導地位的終結。

20世紀60年代末,美國財政和貨幣管理不善,導致基於美元的布列敦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在1971年8月解體——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給政府單方面撤銷了外國央行用所持美元兌換黃金的權利。基於美元的體系解體後,美國和歐洲迎來了10年的高通膨,然後在20世紀80年代初,美國又發生了代價高昂的猛烈通縮。美元動盪是刺激歐洲從1993年開始走向貨幣統一之路的關鍵因素:1999年,歐元誕生。

類似地,美國應對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不當,讓中國開始了人民幣國際化之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始於華爾街,並因為銀行間流動性乾涸迅速蔓延到全世界——再次促使世界遠離美元,走進競爭貨幣。

如今,特朗普的荒謬貿易戰和制裁政策幾乎肯定將增強這一趨勢。正如英國脫歐削弱了倫敦金融城,特朗普的「美國優先」貿易和金融政策也將削弱美元的地位,以及紐約的全球金融樞紐地位。

對華貿易戰升級和重新採取對伊制裁,是特朗普國際經濟政策中考慮最欠周祥、後果最嚴重的兩項。貿易戰愚蠢之極,前後矛盾,試圖通過遏制中國出口和獲得西方技術來阻止中國的經濟崛起。但即使美國的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可能在短期阻撓中國增長,也無法決定性地改變其長期崛起之勢。更有可能的是,它們將激發中國擺脫一直以來片面依靠美國融資和貿易的決心,促使中國當局加大軍事建設、大力投資尖端科技、建立基於人民幣的全球支付體系來取代美元體系。

2015年,特朗普退出了伊朗核協議,如今又重啟對伊朗的制裁,其削弱美元國際地位的作用同樣顯著。制裁伊朗與全球對伊朗政策直接衝突,聯合國安理會一致投票支援伊朗核協議和恢復對伊朗經濟關係。其他國家在中國和歐盟的領導下,也在積極尋求繞過美國制裁,最主要的手段便是繞過美元支付體系。

比如,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最近宣佈,德國有意構建獨立於美國的歐洲支付體系。「我們通過建立獨立於美國的支付管道、歐洲貨幣基金以及獨立的SWIFT系統來提高歐洲的自治力至關重要。」馬斯說。(SWIFT是管理全球銀行間短信系統的組織。)

到目前為止,美國商界領袖支持特朗普,後者為前者降低了公司稅,減弱了監管。儘管預算赤字不斷膨脹,但美元在短期仍能保持強勢,因為減稅刺激了美國消費,提高了利率,反過來促使資本從海外流入。但不出幾年,特朗普放蕩的財政政策和魯莽的貿易制裁政策,將破壞美國經濟以及美元在國際金融中的地位。世界企業和政府拋棄紐約,湧向上海發行人民幣債券的日子還有多遠?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特朗普的政策將顛覆美元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