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迫害的新疆:折磨是家常便飯,死亡是尋常事件

中國迫害的新疆:折磨是家常便飯,死亡是尋常事件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一度對少數民族寬容的中國共產黨,似乎正在用佔多數的漢族來重中新定義中國。它現在視異族為中國國家的威脅,因此地方的黨委書記如陳全國之流,才有膽將迫害維吾爾族群以及其文化,作為其施政目標。

文:Ishaan Tharoor《華盛頓郵報》
譯:觀念座標

北京(政權)長期以來不喜記者在新疆進行採訪報導,尤其是外國記者。這些外國記者們發現:自己的行動不但被當地的公安跟監、他們所接觸的民眾也會遭遇危險。

日前,中國(幾位)高階官員被迫回答與新疆有關的事,因為一個總部設在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小組,發表了一份報告,指控中國當局在新疆建立了眾多的「矯正集中教育基地」,關押的民眾高達200萬人之譜。

該小組形容,新疆已經變成「一座廣大的集中營,在秘密的籠罩之下,變成一個無人權的區域」,只因中國政權圖謀「再教育」其穆斯林少數民族。這些人大部份是維吾爾族人——他們講突厥語、是原本就居住在當地的族群。但受害者也包括哈薩克族、吉爾吉斯族等。

這份報告指稱,北京政權視新疆的穆斯林為恐怖分子、叛亂分子,是「國家的敵人」,所以在「教育中心裡,囚犯必須接受不間斷的文宣疲勞轟炸、被迫呼喊黨的口號、唱歌以換取食物、還被迫批判、揚棄穆斯林習俗。」《華盛頓郵報》社論引述報告的說法:「中國異議分子所發表的聲明中表示,在教育營裡面,折磨是家常便飯,死亡是尋常事件。簡而言之,這是中共政權繼文化大革命以來最殘暴迫害的政治運動。它跟緬甸軍政府種族清洗羅興亞少數民族的運動不相上下,卻沒有得到(國際)對等的關注。」

把維吾爾人當恐怖分子的中國,才是新疆真正的恐怖分子

日內瓦的中國代表團駁斥這份報告的說法。根據《美聯社》的引述,中國代表團團長胡聯合表示:「100萬維吾爾人被關在再教育中心的說法,完全是假的。」他又說:「(在新疆)沒有壓迫少數民族、違反宗教自由以鎮壓恐怖主義這種事情。」

然而,即使是中國的官員,也沒有辦法否認「維穩措施」的範圍廣泛。幾年前,習近平曾呼籲在該區「撒下天羅地網」——換言之,建立廣大的監視系統。現在,住在該地區的民眾必須每日面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公安線人打小報告、網路嚴密審查、以及政府不斷地探查他們的隱私。

新疆共黨青年團在一份公告裡,表示伊斯蘭主義的嫌犯罹患「意識形態疾病」。中國代表團的胡聯合在日內瓦表示:「這些人受宗教極端主義欺騙……必須接受再訓練、教育的幫助。」

對專制的中國領導人來說,唸維護穩定的經才是最重要的。我的同事若哈拉(Emily Rauhala)曾採訪一位被誤掃進集中營的哈薩克族,中國外交部的回答是:「新疆的整體情勢穩定,經濟發展良好,少數民族生活和諧。」

新疆位處於中國地理的邊陲,但它卻是世界歷史的重要核心之一。它是突厥文化的中心,是今日地中海沿岸許多民族、語言的發源地。它的眾多絲路車馬城鎮,在沙漠與高山的環繞之下,是商業與不同文明的輻輳、交接之地。

然而,此區與中國邊疆區常有紛擾(一直到18世紀,此地才由清朝征服)。新疆的歷史名城如喀什噶爾,在文化上跟喀布爾、巴格達的相似之處,遠遠多於東方的北京。由於中國近年努力消除維吾爾文化與其的不同之處,因此它把喀什噶爾的舊城區摧毀了——舊城區的建築,不但是建築之寶,也是維吾爾認同的中心——北京政府還壓抑本土的語言,如維吾爾、哈薩克語,企圖以中文取而代之。

隨著中國21世紀監視科技的發展,它對新疆的控制也愈來愈嚴厲。根據一個人權團體的統計,雖然新疆地區的人口只佔中國總人口的2%,它去年被公安逮捕的人數,卻佔全中國被逮捕人數的五分之一。現在中國的迫害之網已越出國界,中國公安官員透過手機軟體威脅生活在海外的維吾爾人,許多維人的學者一旦返家,後就立刻遇到失踪的命運。

來自公安的問候:「給我個人資料,不然每天找你住新疆的父母」

根據《經濟學人》今年稍早的一篇報導:「新的黨委書記陳全國2016年上任以來,自治區政府投入愈來愈多的金錢與努力,以期控制維吾爾族的活動、監督他們的信仰。」報導形容這是有中國特色的「種族隔離制度」(apartheid ):「(本區政府)不但種族歧視、不顧(人民)死活、又極權主義,尤其企圖影響人民生活的每一個層面。它已經(在新疆)打造出一個完全成熟的警察國家,並且正在新疆普遍地違反人權,這樣的罪行卻被世界乎視。」

柏林「歐洲文化與神學學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講師、新疆專家貞茲(Adrian Zenz)對《紐約時報》表示:「我們所談的,已經是人道危機的緊急事件。」雖然,羅興亞族在緬甸所受到的迫害得到世界媒體關注,穆斯林國家的公民常為巴勒斯坦民族、喀什米爾區的穆斯林喊冤,新疆的情況,卻很少在國際引起注意。

在全球民族主義捲土重來之際,中國已發展出自己的「多數專制」(majoritarianism),並將之武器化。著名的新疆史學家米華健(James Millward)表示:「曾一度對少數民族寬容的中國共產黨,似乎正在用多數民族——漢族——來重中新定義中國。它現在視異族為中國國家的威脅,因此地方的黨委書記如陳全國之流,才有膽將迫害維吾爾族群以及其文化,作為其施政目標。」

文章來源:China’s dystopian rule over a Muslim minority(The Washington Post)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