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最新哲學應用》:複製人可以跟我們擁有一樣的權利嗎?

《當代最新哲學應用》:複製人可以跟我們擁有一樣的權利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說目前複製技術尚未完備,但當有一天它變得安全又實用時,我們還有理由去反對嗎?

文:岡本裕一朗

有關複製人的誤解

接著來看一下20世紀末在全世界引發爭議的複製科技。一般提到複製的概念,其實包含各種不同的操作方式,例如受精卵的複製,在過去就曾出現過。不過1996出現的世界首隻體細胞複製羊(1997年公開),則完全開創了新的境界。

當複製羊「桃莉」誕生時,複製人也立刻成為全球性話題,許多性質詭異的團體紛紛流出複製人誕生的傳聞,但是在那之後,由於複製人被許多國家禁止,因此沉寂了好一陣子,但這並非禁止就能解決的問題,且就連當初的禁止是否有正當性,其實都還留有疑問。在桃莉誕生約20年後的今天,或許我們該重新思考有關複製人的爭議。

不得不說複製人打從一開始便受到許多誤解,只要一問到「可以製造複製人嗎?」大部分人的反應就跟聽到要製造怪物或妖怪一樣。

當代最新哲學應用p134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這種反應可能是受1930年代,赫胥黎的小說《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中登場的複製人(或許稱為拷貝人比較貼切?) 影響,如果以現代的複製技術來看,小說的敘述完全是一種誤解。

複製人其實並不是指做出完全一模一樣的人類,所謂的體細胞複製,是將未受精卵子的細胞核去除,接著不是跟精子結合,而是把從某人(A)的身體取來的細胞核植入其中。

透過這種方式,複製人便會繼承了某人(A)的基因資訊,不過植入細胞核的卵子(複製胚胎)仍必須移回女性的子宮,經歷一般的懷孕分娩過程。基本上,剛生下的嬰兒,光看外表根本無法辨別到底是不是複製人,且這個複製人更像是與A年紀不同的「同卵雙胞胎」。

因此科學家理查・道金斯對於「體細胞複製羊」誕生的報導,除了指出「科學與邏輯都無法回答什麼是善,什麼是惡」,更早之前,他還曾說出下面這段值得注意的話:

雖然社會上對複製羊有各種不同的反應,但包含柯林頓總統在內,這些反應似乎都暗示了這件事並不見容於人類……然而複製真的是那麼地惹人厭,就連思考一下可能性都不行嗎?……雖然說就像當年達爾文發表進化論那樣,需要的勇氣可能等同於殺人後自白的程度,我還是想要嘗試一下複製度,我還是想要嘗試一下複製。

道金斯還指出「同卵雙胞胎也是複製,也擁有同樣的基因」,還強調「並沒有人說同卵雙胞胎是毫無個性與人格的殭屍」,所以複製人如果是年紀不同的「同卵雙胞胎」,人們就沒有理由害怕或禁止,他的結論是:

如果我們期待一個民主而自由的世界,那麼在沒有足夠的理由可以說服所有人的情況下,就不該阻礙他人的期待,人類複製也是如此,當有人有需求時,主張禁止的一方,有責任要確實說明複製將對誰帶來什麼樣的害處。

雖然說目前複製技術尚未完備,但當有一天它變得安全又實用時,我們還有理由去反對嗎?

同卵雙胞胎與複製人的差異

複製羊「桃莉」誕生的新聞公布後,全世界都在呼籲要禁止複製人,在這樣的聲浪中,阿拉巴馬大學的生命倫理學教授格雷戈里・E・彭斯卻發表了《誰怕人類複製?》(Who's Afraid of Human Cloning?,1998年),提出了所謂的複製人的擁護論,而至於他的立論根據,可以參考他的另一本著作《了不起的新生命倫理學》(Brave New Bioethics,2002年)。

在該書收錄的一篇文章〈請不要將人類複製入罪化!〉(Please Don't Criminalize Human Cloning)中,彭斯強調,相較於對抗已經成為過去的偏見,「對抗現在的偏見更不容易」。過去的偏見像是種族歧視或性別歧視,要在現在的時間點批評它們並不困難。

至於「 禁止複製人」 這種現代的態度又是如何呢? 依照彭斯的說法,這種態度才真的是偏見。儘管如此,大多數人並未注意到這一點,彭斯的說法如下:

雖然人們對透過複製來孕育人類的議論充滿了偏見,卻沒有人站出來反駁它。

在提到禁止複製人的時候,提出的理由常常是「(大多數)美國人都害怕人類的複製」,或是「(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人類的複製是不好的」。

但彭斯認為,這樣的態度是一種「訴諸群眾的謬誤」。多數人的意見未必一定正確,常常只是一種偏見,如果只是以這樣的意見為根據,那麼議論的正當性其實有待商榷。

要了解這種狀況,或許可以回想1970年代試管嬰兒誕生當時的情形。在30年前,不少人也很畏懼試管嬰兒,但是到了現在,試管嬰兒已經成為很普通的生育方式。

事實上,日本試管嬰兒出生的比率一直持續增加,據說現在每30人當中就有一人是試管嬰兒,所以現在已經漸漸不用「試管嬰兒」這種說法;同樣地,當越來越多孩子是藉由複製技術誕生時,說不定複製人的說法也會慢慢消失。

另外在學術上的討論則有這樣的反對理由:「由原型複製而生的新生兒不是獨一無二,將會銷蝕人類的尊嚴」。但這種說法需要一個前提,那就是人類唯有染色體獨一無二時才具備道德價值,如果這種說法成立的話,難道同卵雙胞胎就不具備道德價值嗎?

又或者也有人批評,身為複製人的這個孩子如果知道了出生的祕密,豈不是會受傷?彭斯認為這樣的批評偏離了主題,他認為正為因為父母選擇了心目中理想的基因去孕育這個孩子,所以並不會傷害孩子。

反倒是有些人其實是更希望藉由複製來生育下一代。舉例來說,如果父母雙方都帶有遺傳疾病因子,當雙方基因結合時,可能讓下一代罹患嚴重的疾病,像彭斯舉出的「戴薩克斯症」(Tay-Sachs disease) 的例子。

父母自身並不會因為帶有「戴薩克斯症」的因子而發病,但是當雙方基因結合時就會成為嚴重的病症,這種時候只要轉錄其中一方的基因型進行複製,就可以免除病症的影響。因此,為了預防「 戴薩克斯症」,不但不該禁止複製,反而應該鼓勵才對。

進一步來說,像「 無精症男性,或女性因子宮內膜疾病排卵異常」 的情況,也有機會藉由複製技術擁有繼承自己基因資訊的下一代,如果禁止了複製人,他們便無法擁有在生物學上有血緣的孩子,這樣的狀態難道不值得同情嗎?因此彭斯要問,為什麼一定要禁止複製人呢?

複製人的哲學

這裡我想更深入探究積極禁止複製人的立論根據。當「體細胞複製羊」的新聞出現後,德國哲學家尤爾根・哈伯馬斯便立刻在《時代週報》(Die Zeit)上發表了有關複製人的文章。

隨後,他在2001年出版《人性的未來》(Die Zukunf t der menschlichen Natur. Auf dem Weg zu einer liberalen Eugenik?),強烈主張應該限制對人類進行基因操作或優生學的計畫,我們可以參考這本書的討論,來思考複製人是否可行。

依照哈伯馬斯的看法,「可以製造複製人嗎?」這個問題並不單純只是生物學上的決定,還必須根據「規範性的觀點」來討論,當時他所設想的是「基於平等自律的全體公民相互尊重的平等主義法秩序原則」。

但是若由此原則來思考的話,複製人會有什麼問題呢?哈伯馬斯對複製人的特質說明如下:

以人為操作的方式去決定基因內容所代表的意義是,對複製對象來說,誕生之前他人對其基因所下的判斷,終其一生都將持續造成影響。

與一般親子關係相比,複製人真的有那麼大的差別嗎? 若就所繼承的基因資訊終其一生會持續產生影響這一點來看,一般親子和複製人並無不同;再者,即使生為複製人,也一樣可以在長大後離開父母獨立,踏上自己的人生道路——複製人決不是奴隸。如果是這樣的話,複製人的問題到底在哪裡呢?

對複製人而言,「誕生的前提(天生的條件)」並非來自於偶然,而是有意圖的行為結果。對一般人而言純屬偶然的事,對複製人而言卻歸屬於他人的責任。對於意圖性介入不可踏入的領域時可能的責任歸屬,應該要在道德上與法律上做出明確的區別。

以一般親子的狀況而言,孩子繼承何種基因是偶然的結果,然而複製人所繼承的基因卻是一開始就由他人決定。換句話說,哈伯馬斯介意的主要關鍵在於「他人的干預」,也就是出現類似「設計者與產品」的關係,造成兩者之間「人際關係的對等性條件」無法成立,而這樣會有什麼問題呢?

哈伯馬斯在《人性的未來》中,以強烈的口吻反對包含複製人在內的所有對人類進行的基因操作,以下就是他的論點:

當偶然的物種進化成為了基因工程可能介入的領域時,會讓我們必須對這樣的行為負起責任,隨之而來的,就是我們將難以界定原本在我們生活的世界中,可以明確區分的人造或自然生成的分類。

自亞里斯多德以來,「 利用技術製造」 的事物與「 自然生成」 的事物是「自明的對立項目」,但現代生物科技卻擾亂了這種「我們可以用直覺做出的區別」。根據哈伯馬斯的說法,這樣的擾亂「最終將影響我們人格中,對自己肉體存在所抱持的自我關係」。

哈伯馬斯所想的其實是漢娜・鄂蘭的「創生性」(natality)的概念,指人類由出生開始便為個人獨自的生命,哈伯馬斯認為,如果是複製人恐將失去這種「創生性」。

哈伯馬斯的討論認為,現代生物科技改變了亞里斯多德以來的思考模式,這一點頗值得玩味。過去自然與技術的「對立」被視為不證自明,但現代卻變得混亂而難以分割,特別是當人類成為了技術的對象時,這樣的「難以分割」其實別具意義。

在此之前,技術的對象通常是人類以外的事物,而生物科技卻讓人類成了技術的對象,也就是原本用來改變自然的技術,也開始用來改變人類的自然(本質)了。

無論贊成或反對這樣的狀況,我們都有必要正視即將到來的現實,複製人的問題正反映了現代的歷史狀態。

相關書摘 ►《當代最新哲學應用》:再生醫療,可令人獲得永恆生命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當代最新哲學應用:AI、基因科技、FinTech、貧富差距、宗教對立、環境破壞……這本書都能找到答案》,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岡本裕一朗
譯者:葉小燕

哲學可以帶我們穿透表象,看見事物的本質
本書網羅當代最新哲學發展趨勢
是認識現代思想與21世紀哲學家不可錯過的入門指南!

理察・羅蒂、貝爾納・斯蒂格勒、甘丹・梅亞蘇、馬庫斯・加布里埃、
毛里奇奧・費拉里斯爾、托馬斯・馬蒂森、丹尼爾・丹尼特、尼克・博斯特倫、
尤爾根・哈伯馬斯、彼得・斯勞特戴克、阿馬蒂亞・庫馬爾・森、
丹尼・羅德里克、傑瑞米・里夫金、查爾斯・泰勒、
吉爾・凱佩爾、烏爾利希・貝克、布萊恩・諾頓、柯倍德、比約恩・隆伯格

21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哲學家
挑戰這個時代的衝突與困境

  • 社群媒體真的有助於推翻獨裁政權,建立民主國家嗎?
  • 生物科技會使優生學捲土重來嗎?
  • 複製人可以跟一般人擁有一樣的權利嗎?
  • 資本主義造成的貧富差距真的需要被修正嗎?
  • 如果宗教是一切衝突的根源,人類可以不要宗教嗎?
  • 環境問題的嚴重性是否被過度高估,我們一定要保護地球環境嗎?

這個世界的變化正以我們無理解的方式迅速進行,也正因為在這樣混亂中,我們更需哲學來幫助我們理解事物的本質,讓我們得以擺脫過去常識的束縛,以更有創意的方式,面對當前的挑戰。

在本書中,作者以哲學發展、科技革命、生技革命、資本主義、宗教衝突、環境保護等六大議題為主軸,爬梳德國觀念論之後的重要思潮,為現代哲學發展系譜描繪了一個清晰易懂的輪廓,是對當代哲學思想有興趣的讀者不容錯過的入門參考!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