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最新哲學應用》:再生醫療,可令人獲得永恆生命嗎?

《當代最新哲學應用》:再生醫療,可令人獲得永恆生命嗎?
Photo Credit: Erik Drost, Wikipedia Common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代科學的核心願望,也就是「克服老化」的夢想,如今正逐步實現,不老的身體早已不再是痴人說夢,而是有科學根據的現實。就某種意義而言,這可以算是人類史上的大事。

文:岡本裕一朗

壽命革命已經開始

接著來看看對人類進行生命操作的另一個面向,前面談論的是有關於「誕生」的操作,這裡則要思考與「死亡」相關的科技。

對人類來說,「老化」一直是一種必然的過程,死亡的到來更是如此,是生物(必朽事物)無法逃脫的「命運」。也因為如此,古今中外才有那麼多不老不死的傳說故事,但近來出現的「壽命革命」浪潮中,卻有人開始討論原本只存在於幻想中的「返老還童」,希望藉由生物科技克服「老化」與「死亡」,這樣的期待最近有擴大的趨勢。

舉例來說,可以看看雷蒙德・庫茲威爾在《奇點迫近》(The Singularity Is Near: When Humans Transcend Biology,2005年)中所提供的平均壽命表:

當代最新哲學應用p145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這張表令人感到驚訝的是,一般認為屬於生物性條件的壽命,卻隨著歷史發展而產生顯著的變化。與二百年前相比,人類的平均壽命是過去的兩倍,公共衛生與醫學進步當然功不可沒,雖然我們無法由此表看出是不是只有單純「壽命的延長」,還是同時也「延緩老化」,但是平均壽命增加這件事卻是無庸置疑。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平均壽命會如「壽命革命」所倡導的那樣,達到一百歲,庫茲威爾的著作中還提到了這段預言:

如今我們可以將作為存在基礎的模組保存下來,就這層意義來說,也代表我們正在迎向典範的轉移。人類的壽命確實逐步延長,且延長的速度想必不久之後會越來越快。現在我們正以逆向工程處理與生命與疾病根源有關的資訊,羅伯特・弗雷塔斯(Robert Freitas)預測,如果醫學可以預防超過50%以上的老化病症或一般疾病,人類的平均壽命將會超過150歲;如果可以預防九○%的病症,平均壽命將超過五百歲;要是達到九九%,相信就可以活過1,000年以上了。

儘管我們不清楚這個假設的可能性有多少,但就目前看來,平均壽命的延長是多數科學家的共識,但要是只有壽命延長,老化的狀態卻一直持續,說不定反而是種不幸。就如《格列佛遊記》(Gulliver's Travels)中寫到的,因老化而來的衰頹永遠持續,感覺就像是詛咒。

不過這種擔心說不定是多餘的,庫茲威爾引用劍橋大學遺傳學家奧布里德格雷的報告,提到了這段話:

德格雷說自己的目標是「以基因工程戰勝老化」,也就是要做到即使年齡增長,身體和大腦也不會因此變得脆弱或容易生病。根據他的說法,「以基因工程戰勝老化的核心知識已經齊備,之後只需將這些知識加以整合即可。」他相信十年之內就會出現「重返年輕而元氣飽滿」的老鼠,並表示這將對社會輿論造成重大的影響。

現在坊間已出現有動物實驗成功做到「返老還童」的傳聞,在2015年播放的NHK特輯《Next World——我們的未來》(ネクストワールド私たちの未来) 節目中,哈佛大學醫學系教授大衛・安德魯・辛克萊(David Andrew Sinclair)提出報告,若以某種物質餵食出生後22個月(相當於人類60歲)的老鼠,一週之後牠便會擁有出生六個月(相當於人類20歲)左右的肌肉,倘若如此,幻想中的「返老還童」在不久的將來或許真的有可能實現。

長生不老比較幸福嗎?

針對目前的狀況,里昂・凱斯編著的《超越治療》(Beyond Therapy,2003年),算是很早就對不老不死的科技展開討論。這本書原本是當時由美國總統喬治・布希所設立的「生命倫理委員會」所提出的報告書,包括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政治哲學)、福山(政治學)、麥克・葛詹尼加(腦科學) 等人都參與其中。看成員名單便知道這個委員會展現出強烈的保守色彩,當然這種立場也深深反映在有關不老不死議題的討論上。

不過姑且不論對不老不死議題贊成與否,這分報告確實有助於我們確認問題,我想讓各位稍微看一下書中第四章「不老的身體」的引言,對近來的狀況有如下的敘述:

近幾個世紀以來,想要克服老化早已不再只是魔法或神話故事。克服老化是近代科學開創者所抱持的核心願望,他們為了提升人類的能力,不斷透過自身的計畫試圖去支配自然,特別是改善與人類老化和死亡有關的核心能力。在現實中,生物科技展現在這些目標的進展,以及實現延續青春或實際的壽命延長都是最近的事。

換句話說,近代科學的核心願望,也就是「克服老化」的夢想,如今正逐步實現,不老的身體早已不再是痴人說夢,而是有科學根據的現實。就某種意義而言,這可以算是人類史上的大事。現代的生物科技已經慢慢可以讓我們自己動手,去改變作為自然生物本身天生的生物性條件,不老的身體正是其中的一環。

那麼我們該如何因應即將到來的現實?在《超越治療》中,雖然分別從個人層面及與社會層面列出問題點,但也只能在論據不足的情況下,暗示對不老不死科技的否定;說得更直白一點,其實就只是在申明信仰立場,而非令人信服的論證。但儘管如此,由於這是美國總統任命的生命倫理委員會所提出的報告,其影響力仍不容小覷。

延緩老化與延長壽命的是與非

不過庫茲威爾之前介紹過的英國科學家德格雷,也在2007年出版了《老化的終結》(Ending Aging),正面回擊了以凱斯為首的生物保守派所提出的看法。他透過科學的解析,說明人類的老化並非不可改變的命運,的確有可能重返年輕。他對生物保守派在論文中提到老化是好事的說法做出強烈批判,認為那是一種「集體催眠」,並認為應儘早擺脫這樣的觀念。

另外,英國的哲學家約翰・哈里斯也對克服老化與延長生命表示強烈的贊同。他在1970年代因提出「 生存樂透彩」的創新思考實驗而受到全世界矚目,2007年出版《能力增強的進化——改良人類的倫理依據》(Enhancing volution: The Ethical Case for Making Better People),則讓他再次成為矚目的焦點。書中他以生物科技所帶來的「能力增強」為題,積極地表達了擁護的立場。

其中一章談到了「不朽」的問題,在討論過程中,對於現在狀況的理解,哈里斯先提出了說明。比方說他提到了以下內容:

在科學與哲學的嚴肅討論中,有越來越多意見對於生命延長治療的可能性抱持樂觀看法……如果我們可以移除啟動老化過程的開關,就能如同李・希爾佛(Lee M. Silver)所說:「在人類的基因中填入不朽。」

為了對這樣的未來積極表示肯定,哈里斯逐一檢討了反對派所提出的批評論點,具體來說包含以下五點:①不公平性、②無趣的人生、③缺乏人格一致性、④人口過剩、⑤維持健康的費用增加。這是以《超越治療》為首,反對不老不死議題常見的批評,哈里斯針對這些論點一一提出反駁,對延緩老化與延長生命表示贊同。至於反論的根據為何?他的說法極為簡潔:

當我們在拯救生命時,其實就是在延緩死亡的到來;如果拯救生命就是延緩死期,那麼延長生命的治療就是也必須是拯救生命的治療……只要生命擁有必須被認可的性質,我們在道德上就有著必須拯救生命的使命。

「生命擁有必須被認可的性質」,是指如果一個年輕且有生活能力的生命,不只是非被拯救不可,也必須設法延長其生命,如有出現了可以達成這個目的的科技,為什麼有必要去反對它呢?哈里斯的辯詞如同他本人也自認為的那樣,相當樂觀,但也正因為他的邏輯非常直接,反而顯得強而有力。對於將來可能發生的問題,因為現階段的疑慮不安,而去限制進一步研究,或許並非明智之舉。

相關書摘 ►《當代最新哲學應用》:複製人可以跟我們擁有一樣的權利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當代最新哲學應用:AI、基因科技、FinTech、貧富差距、宗教對立、環境破壞……這本書都能找到答案》,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岡本裕一朗
譯者:葉小燕

哲學可以帶我們穿透表象,看見事物的本質
本書網羅當代最新哲學發展趨勢
是認識現代思想與21世紀哲學家不可錯過的入門指南!

理察・羅蒂、貝爾納・斯蒂格勒、甘丹・梅亞蘇、馬庫斯・加布里埃、
毛里奇奧・費拉里斯爾、托馬斯・馬蒂森、丹尼爾・丹尼特、尼克・博斯特倫、
尤爾根・哈伯馬斯、彼得・斯勞特戴克、阿馬蒂亞・庫馬爾・森、
丹尼・羅德里克、傑瑞米・里夫金、查爾斯・泰勒、
吉爾・凱佩爾、烏爾利希・貝克、布萊恩・諾頓、柯倍德、比約恩・隆伯格

21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哲學家
挑戰這個時代的衝突與困境

  • 社群媒體真的有助於推翻獨裁政權,建立民主國家嗎?
  • 生物科技會使優生學捲土重來嗎?
  • 複製人可以跟一般人擁有一樣的權利嗎?
  • 資本主義造成的貧富差距真的需要被修正嗎?
  • 如果宗教是一切衝突的根源,人類可以不要宗教嗎?
  • 環境問題的嚴重性是否被過度高估,我們一定要保護地球環境嗎?

這個世界的變化正以我們無理解的方式迅速進行,也正因為在這樣混亂中,我們更需哲學來幫助我們理解事物的本質,讓我們得以擺脫過去常識的束縛,以更有創意的方式,面對當前的挑戰。

在本書中,作者以哲學發展、科技革命、生技革命、資本主義、宗教衝突、環境保護等六大議題為主軸,爬梳德國觀念論之後的重要思潮,為現代哲學發展系譜描繪了一個清晰易懂的輪廓,是對當代哲學思想有興趣的讀者不容錯過的入門參考!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