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豪男友》不只是花花世界,還有亞洲人共同的生活經驗

《我的超豪男友》不只是花花世界,還有亞洲人共同的生活經驗
Photo Credit: Crazy Rich Asia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製作團隊選擇將這本小說搬上大銀幕的意義深遠,全世界和我一樣的亞裔人士能藉此機會透過大螢光幕看見自己,同時也能理解到《我的超豪男友》的不足之處。

文:Suyin Haynes
譯:彭于庭

我和同事在《時代雜誌》香港辦公室工作了一天後,最近一起去看了皮克斯的短片《包子》(Bao)。這部短片在《超人特攻隊2》正片開始之前播放,片長只有8分鐘。由石之予執導,這部動畫主角是一顆包子,在華人母親的照料下,度過了青春期然後成為一位大人。石導演將自己身為加拿大華僑的成長經驗溫暖地加進電影中,我和同事都深受感動。雖然是以可愛的動畫呈現,這部電影仍然如實地將我們的生活面貌呈現給西方國家的觀眾,這樣的機會即使到了2018年的現在仍然很稀少。

《包子》裡的許多細微之處都暗藏玄機,例如戲中媽媽在公園裡練太極拳時戴的彩色遮陽帽,以及爸爸狼吞虎嚥把蒸籠裡的包子吃完的畫面。許多有亞裔人士也希望能在國今年8月15日上映的浪漫喜劇《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中,看到同樣對細節的追求。

改編自新加坡裔美籍作家關凱文(Kevin Kwan)的暢銷書,《我的超豪男友》是繼1993年上映的《喜福會》(The Joy Luck Club)之後,首部全由亞裔或亞裔美籍演員擔綱主演的電影。因演出ABC影集《菜鳥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迅速竄紅的吳恬敏飾演《我的超豪男友》裡的朱瑞秋。她是一名來自紐約的教授,應男朋友楊尼克的邀請參加了一場新加坡的婚禮。接著她才發現原來男方竟是亞洲最有錢的家庭之一,而他的女強人母親(楊紫瓊飾演)可不是好惹的角色。

關凱文在這部同名小說及其續集《中國富女友》(China Rich Girlfriend)、《富人問題一籮筐》(Rich People Problems)中打造了一個令人眼花撩亂的世界,每個人花錢不手軟,電影中的角色從頭到腳都是Gucci,吃飯都在米其林餐廳。放長假的時候,就讀寄宿學校的花花公子搭著私人飛機去小島度假。複式閣樓、藍寶堅尼跑車、1億9500萬的藝術品都只是小case。

雖然這種亮麗的生活令人目眩神迷,關凱文並非打造出一個讓人逃離現實生活的世界。這部作品諷刺、批評的是巨富世家和新貴家庭的消費主義和追求社會地位的慾望。同時它也顛覆了我們對東西方移民現象的想法,認為亞洲到處都有這種富豪家庭想實現他們的「美國夢」,而西方國家則對移民到亞洲的興趣不大。

《我的超豪男友》同時也是典型的愛情劇,這是一封關凱文寫給新加坡母國、寫給整個亞洲的情書。我是馬來西亞裔英國倫敦人,現居香港,我對亞洲的愛與關凱文是一樣的。電影裡有許多情節都很能引起我的共鳴,比如說在鬧轟轟美食廣場中敲筷子要求分一口炒粿條吃吃看、婚禮的賓客舉杯喊著「飲勝」(廣東話「乾杯」的意思)、尼克在馬來西亞金馬崙高原上霧氣瀰漫的茶園中把瑞秋趕走、而我現在住的尖沙嘴天星碼頭對岸就是香港繁忙的旺角區,這些場景都觸動我的心。

當然這些場景不只勾起我甜蜜的回憶。我的母親是馬來西亞人,今年我們一起過暑假時她就在讀這本書,她表示她也想起在東南亞生活和成長的回憶。關凱文在書中重現了許多亞洲人的共同回憶,不管是生活在亞洲或旅居他方,一定都對炸得吱吱響的香蕉(goreng pisang,一種東南亞很受歡迎的小吃)、土生華人(Peranakan)家具裡排列精緻的珍珠很有感觸。

關凱文表示最先開始欣賞《我的超豪男友》的是雞仔文學(chick-lit)的受眾,但是這種風格包含的元素通常都是西方人、西方世界,而對於我們亞洲人而言,第一次看到我們的生活如實呈現在這種流行文化中其實是一種衝擊。我自己本身也是第一次讀到有閩南俚語的小說,我母親出生於馬來西亞的檳島,當地的傳統華人社區就講這種方言。我也很希望能在電影中聽到閩南話、廣東話、馬來話、中文、還有非常特殊的新加坡式英文,這將是我看過的電影中第一部融合這麼多語言的作品。

這部小說讓人們反思民族和形象兩個重要的議題,新聞吵得沸沸揚揚、有褒有貶。有人批評這部電影沒有提到新加坡少數族群,例如印度裔和馬來人,也有人不滿小說將華人菁英設定成「巨富」,這是一個刻板印象。

電影版也同樣引起一些爭論,尤其是最近好萊塢才因為讓白人飾演亞裔角色飽受批評。許多影評家認為《我的超豪男友》的男主角亨利・戈爾丁(Henry Golding)身為馬來西亞裔英國人「不夠亞洲」。我能感同身受,除了名字外,大家都不覺得我像亞洲人。在白人當道的世界,你很難捍衛自己的亞裔身分。「定義是甚麼?」戈爾丁同樣也有一半的白人身分,這麼回應影評家「你怎麼判定這個人因為不是土生土長的亞裔人士,就不能飾演這個角色?」

因為戈爾丁的加入,世界更能看見這個種族越來越多元的世代,尤其注意到旅居外地的亞裔人士。

製作團隊選擇將這本小說搬上大銀幕的意義深遠,全世界和我一樣的亞裔人士能藉此機會透過大螢光幕看見自己,同時也能理解到《我的超豪男友》的不足之處。這部電影的誕生是一項突破,我們要為此開心,也要用批判的眼光審視它。

不管是東南亞,還是世界各種文化、國家、民族都有很多等待我們去傳講的故事。《我的超豪男友》看似光鮮亮麗的世界裡,我們能感受到這些熟悉的面孔、景點、語言、甚至是菜餚傳達到內心的溫暖,這就是一個好的開始。對我而言,對細節的講究就是這部電影最有價值的地方。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