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門事件」記者新書揭白宮的瘋狂與辛酸:「我們都在瘋人鎮」

「水門事件」記者新書揭白宮的瘋狂與辛酸:「我們都在瘋人鎮」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伍德華(Bob Woodward)的新書非常惹火,寫下了白宮內的火爆對話、高官要員的辛酸與瘋狂。很快就成了特朗普的攻擊對象。

揭露「水門事件」的記者鮑勃·伍德華(Bob Woodward),在新書大爆美國總統特朗普入主後,白宮眾人的「慘況」,在其筆下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幾近心力交瘁:「我們都在瘋人鎮。真不知道大家為啥在這裡,這是我遇過最糟的一份工。」至於特朗普則一如預期,譴責這「又是一部爛書」。

新書名為《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恐懼:特朗普入主白宮),共448頁。根據伍德華,乃是他跟曾經是或目前是白宮中人的數百小時訪談下寫成,所有受訪者均是匿名。書中引述的對話要不是說話的本人,要不就是目擊者。

在書中被指曾形容特朗普是「白痴」的凱利發聲明,斥伍德華的新作是一派胡言:「我與總統相處的時間比任何人都要多,我們之間的關係非常坦誠和鞏固,這只不過是想抹黑總統身邊的人,轉移視線讓大家看不到政府的成績吧。」

白宮發言人稱新書全屬虛構,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形容那是一部「小說」。特朗普指伍德華是民主黨人,誠信很有問題,新書明顯是陰謀。

《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定於9月11日出版,部分媒體取得少數章節,以下為當中的一些精彩點滴。

美國外交政策的危險炸彈

在書中,不只一人提到特朗普的衝動差點引發外交危機。最驚人的例子發生於2017年4月,當大家都相信敘利亞政府再次發動化武攻擊後,特朗普怒氣沖沖的致電跟馬蒂斯說要暗殺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ssad):「我們他媽的幹掉他吧,幹掉他。」

在電話上唯唯諾諾的馬蒂斯後來跟助手說:「我們絕對不會這樣做啦,得從詳計議。」

在今年初,當特朗普與北韓領袖金正恩還在隔空互懟時,馬蒂斯曾向助手說:「總統無論在言行或智商上,都是個五、六年級小學生的水平。」特朗普曾質問馬蒂斯為什麼美國還要在朝鮮半島駐軍,馬蒂斯的回答是:「我們是為了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

「忍辱負重聯盟」的一場「行政政變」

面對特朗普的暴烈和反覆無常,高級官員練就了忍耐、謹慎、低調的行事作風,甚至在必要時,不惜取走特朗普辦公桌上的文件,以避免他在一時衝動下簽了字,讓未經三思的政策落實。這幫「忍辱負重聯盟」,除了上面提到的馬蒂斯,還有前白宮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和前白宮幕僚秘書波特(Rob Porter)。

其中科恩把美國退出與南韓訂立的貿易協議的信件「偷走」,據一位接近科恩的人說,科恩無非是要保障美國的國家安全,而事後特朗普根本沒察覺信件不見了。

在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問題上,特朗普比較堅持,對著遲遲未弄好文件的時任白宮幕僚秘書波特大發雷霆:「為什麼還未做好?趕快去做,就是打幾個字罷了,你是一直在耍我,我定要把這個做到。」

波特無奈只好草擬了退出NAFTA的文件,但他跟其他同僚都擔心會觸發經濟及外交危機,於是向科恩求救。書中引述科恩說:「我能阻止的,我把文件從他桌上拿走就是了。」

結果,在南韓和NAFTA貿易協議的相關文件「消失」後,美國又再回到談判桌上。伍德華形容這跟「行政政變」沒太大分別。

fear
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書封
暴燥毒舌撒謊者

伍德華筆下的白宮中人,面對一個易怒、衝動、毒舌的上司,經常處於極度無奈和想放棄的邊緣。2017年8月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暴力事件後,特朗普遲遲未譴責白人至上主義者,當他終於評論事件時,遣詞用字又似有姑息之意。科恩氣得提出請辭,書中指特朗普指科恩這是背叛,又力勸他留下,而在科恩眼中,特朗普是個「專業撒謊者」。

事後凱利向科恩表示,自己同樣對特朗普處理夏洛茨維爾事件的表現感到極度震驚和憤怒。事實上,書中多次引述凱利在特朗普背後以髒話罵他,也曾想過提出請辭。

向來嘴巴不撓人的特朗普多次公開抨擊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私底下罵得更凶,說塞申斯根本是「智商低人一等」、「愚蠢的南方佬,就連在阿拉巴馬州當一個私人執業律師都不夠格。」

特朗普又把前幕僚長雷恩斯·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比喻為老鼠:「他只是四處亂竄。」

「通俄門」調查——我不會讓總統出醜

特朗普前首席律師多德(John Dowd)曾力阻特朗普出席特別檢察官米勒(Robert Muller)的「通俄門」調查委員會聆訊。書中清楚記下多德跟米勒的對話。

「我不會讓他(特朗普)坐在那兒,讓他看來像個白痴,然後你還要把供詞都公開,華盛頓就是什麼都可以洩露,然後外國人說:都說特朗普是個白痴低能兒,我們幹嗎要理他?」多德說。

「這我明白的。」米勒說。

後來多德再次勸阻特朗普:「不要作供,否則就要穿囚衣了。」

但特朗普還是擔心外界以為他心虛,又想說服多德他有能力應付米勒的提問:「我會是個好證人。」

「你不是個好證人。總統先生,恐怕我不能再幫你了。」

第二天早上,多德辭職。

伍德華的震撼彈

這次不是首次有書籍揭露白宮的瘋狂與辛酸,沃爾夫(Michael Wolff)的《怒火與烈燄:特朗普白宮內幕》(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和Manigault Newman的《Unhinged》都曾成為一時談資,而每次白宮都會指書中內容失實,貶低作者的誠信。不過,這次是大名鼎鼎,兩度獲普立茲新聞獎的伍德華操刀,他不單揭露「水門事件」,也曾出版過8部總統傳記或政治事件的著作,包裝關於「水門事件」的《總統的人馬》(All the President's Men)、寫克林頓(柯林頓)政府的《待議事項》(The Agenda)、美國出兵伊拉克的三部曲:《布希在打仗》(Bush at War)、《攻擊計畫》(Plan of Attack)、《否認》(State of Denial),歐巴馬政府出兵伊拉克與阿富汗的《歐巴馬的戰爭》(Obama’s War)。

《華盛頓郵報》報道,當特朗普知道伍德華的新書是談白宮時顯得非常擔心,尤其不滿高級顧問康韋( Kellyanne Conway)不讓他直接與伍德華對話,他認為只要自己親自同伍德華談過,就可以改變書中的調子。他認為白宮要員沒有好好把重要資訊告訴他,為此事埋怨了好幾個星期。

然而,據伍德華公開一段與特朗普的電話錄音,伍德華曾向至少6人要求訪問特朗普,當中包括特朗普的親信和一名國會議員,而特朗普也承認記得起碼聽過一次,但後來卻不了了之。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