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文化差異新論:北海道人比其他日本人更像美國人?

東西文化差異新論:北海道人比其他日本人更像美國人?
Photo Credit: Ryuichi IKEDA,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海道是日本最北端的島嶼,像是具有「西大荒」文化的地方:那裡的人大體上和更南邊島嶼的日本居民同種,同樣說日本語,看同樣的電視節目,卻常被認為較疏遠,較像美國人。

文:任璧蓮(Gish Jen)

美國,一種解釋

但美國人怎麼會成為世上最怪的人?這是那個在行李提領處的女孩,若在美國待下來,肯定會在某個時間點提出的疑問,而且也是美國人自己偶爾會提出的疑問。這個問題的濫觴肯定來自於一塊廣闊且資源豐富的大陸上一群相對人口較少的住民。開拓者與美洲原住民的衝突和制伏他們所滋生出的傲慢是因素之一;當年的開拓殖民地者和保羅.皮夫那個不公平大富翁遊戲裡的勝者心態沒有兩樣。

當然,他們的喀爾文主義對美國人性格的形成影響甚大,因為一如所有新教徒,清教徒前輩移民從一開始就深信自己的靈魂全由自己照管。沒有神職人員協助他們,一如信天主教的其他移民。但此外,一如喀爾文信徒,他們深信個人的成敗反映了個人是否為上帝挑選之人,反映了人的靈魂。這未使工作成為通往救贖之路,但凡是在世間成功之人,也都是會上天堂的人,因此,工作不只是養活自己的手段,還是嚴肅到接近神聖的一種活動。

p239圖
Jeffrey Sanchez-Burks提供|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工作也不講究社交。喀爾文宗信徒在閒暇時很願意與人交際,但認為工作時把時間浪費在閒聊和與人交際是罪惡,因為「那使人分心,而無法在天職(calling)裡積極履行上帝的旨意。」也就是說,歐裔美國人的工作場所從一開始就是神聖的領域,與生活的其他領域涇渭分明。如今我們還會稱工作為天職嗎?不管你喜不喜歡,許多人是這麼想的,原因之一是這些觀念仍受到今日許多喀爾文宗信徒(例如長老教會和公理會信徒)支持。事實上,誠如圖中所顯示,將聚焦於工作的領域和社會性 –情感性領域嚴格區分一事,與這些教派特別密不可分。

於是出現密西根大學羅斯商學院教授傑佛瑞.桑切斯勃克斯在2005年所做的一項實驗,讓兩組英裔美國男性在實驗中接受史楚普測試(Stroop test)。這個測試涉及到把某個詞的意義與說出該詞時的語氣脫鉤,例如要某人以極高興的語氣念出「憂鬱」這個詞,以明顯難過語氣念出「幸福」這個詞。想要探明的問題是語義與語氣的脫節會使人如何困惑?以及那與喀爾文宗信徒出身有沒有關聯?

據桑切斯勃克斯的說法,喀爾文宗信徒出身者,受測試時如果不在工作模式下,困惑程度和其他宗教出身者一樣。也就是說,如果他們穿著夏威夷衫,而且當時還在玩牌,他們就不是特別能阻絕說話者語調裡的情緒。 但如果他們一身西裝打領帶,並要他們先讀一個哈佛商學院的案例,再接受測試,他們的結果就大不相同:這時他們不受語氣影響的能力大為提高。相反的,較互賴的其他基督徒,例如天主教徒,在能力上沒有改變。

在與此相關的一項實驗中,桑切斯勃克斯錄下數個英裔美國人與一名研究人員談話的情形,結果發現他們如果穿著夏威夷衫,每個人在無意中做出和研究人員同樣之肢體動作的機率沒有差別(研究人員抖腳,他們跟著抖腳,研究人員搔臂,他們跟著搔臂)。但如果穿西裝打領帶,有些人的情形沒變,唯獨長老會和公理會信徒不再於無意中做出和研究人員一樣的動作;好似存在於訪談者和受訪者之間那道可半滲透的分界已硬如鐵石。對求職面試的靈活自我者來說,這一研究發現具有重大意義?沒錯。桑切斯勃克斯已證實,拉丁裔和其他互賴者往往因為別人未能照做他們的動作而感到窘迫,但他們的表現卻可能被這一喀爾文宗信徒式的轉變大大影響。於是,公司若想招募多元化人才,其所該做的,顯而易見就是讓面試者穿上夏威夷衫。

這種不協調不難測量出來,因為能阻絕情緒暗示者,會比無法阻絕情緒暗示者更快辨識該詞的意涵基本上是正面還是負面。

「怪」的其他根源

美國人的「怪」也受到早期美國人的生活狀態推波助瀾。那一早期生活雖然原始簡陋,卻助長平等主義掛帥的自給自足精神,進而有助於孕育出法國偉大觀察家阿列克西.德.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所率先稱之為「個人主義」的東西。因為,誠如他所寫:

隨著社會環境變得更平等,財富與權勢都不足以大大影響他人,但那些終究取得或保有足以滿足自身需求之教育和財富的人跟著變多。他們不虧欠任何人,對任何人無所求;他們養成始終自認能獨力過活的習性,很容易就認為自己的命運全掌握在自己手裡。

這一發展具有重大影響。如托克維爾在19世紀初期就看出的,這種個人主義不只易「使每個人忘記祖先,還隱蔽後代,把他與同時代人隔開;它使他不得不永遠靠一己之力,最後還可能把他完全困在他內心的孤獨裡。」

愛默生、梭羅等對自力更生、公民不服從理念有所闡發的思想家,依舊從這個「認為自己的命運全掌握在自己手裡」的心態,打造出激進哲學。愛默生的觀念為梭羅的公民不服從打下基礎——「對我來說除了我的天性法則,沒有哪個法則是神聖不可侵犯」、「當天賦召喚我,我對父母妻子兄弟都敬而遠之」、「別告訴我..我有義務改善所有窮人的處境,他們是我的窮人嗎?」梭羅寫下「養成尊重法律,甚至尊重公理的心態,乃是不可取的」作為回應。他還寫過「我理該擔負的唯一義務,就是不拘何時做我認為對的事。」

在美國西部邊疆,個人主義以更粗糙的形態呈現。如史學家佛雷德里克.特納( Frederick Jackson Turner)所指出的,邊疆生活助長「厭惡控制、特別是厭惡直接控制的心態」,從而孕育出一種獨特的民主,這種民主「在自私、個人主義上特別強烈,無法容忍治理經驗和教育,個人自由流於過度。」這是在《日正當中》之類電影裡看到的西大荒。我們在今日美國所看到的許多東西,從這段嚴峻考驗裡萌生,或者說我們最起碼已經相信的東西,就從那裡被打造出來:事實上,第一部西大荒小說,《維吉尼亞人》(The Virginian,1902),出自歐文.韋斯特(Owen Wister)之手,此人在哈佛大學時是ΦΒΚ兄弟會成員,主修音樂,後來又就讀哈佛法學院並畢業。他在懷俄明州度過夏天,把牛仔視為中世紀騎士的後代。

但那又如何。當特納說「邊疆生出個人主義」時,他指的是所有邊疆?如果是,何以致之?這個疑問,直到較晚近時才得以解開,而這得歸功於密西根大學心理學家北山忍所做的一項別出心裁的調查:「志願移居和獨立精神:來自日本『北疆區』的證據」( Voluntary Settlement and the Spirit of Independence: Evidence from Japan’s “Northern Frontier”)。

北海道調查

這項實驗不只在美國進行,也在日本進行。在日本,北山忍和其組員把重點擺在北海道的日本人上,北海道是日本最北端的島嶼,像是具有「西大荒」文化的地方:那裡的人大體上和更南邊島嶼的日本居民同種,同樣說日本語,看同樣的電視節目,卻常被認為較疏遠,較像美國人。事實上,許多住在日本的美國人前往北海道求得某種心理上的休息。但這一文化差異與曾遷居這個寒冷偏遠邊疆的那幾類人有關,例如與因為1868年明治維新而失業的武士有關?或者是邊疆經驗本身所致?這是北山忍和其他同事所要解開的疑問。

他們做了三個實驗,探索相對較高的獨立性和互賴性。第一個實驗很簡單。研究人員拿一份問卷,請受測者就其所經歷的情緒激動時刻作答,然後要他們評估幸福是與友好、溫暖或尊敬之類的靈活自我感覺關係較深,還是與自豪於個人成就之類巨核自我感覺關係較深?在日本,填問卷者除了來自京都大學的學生,還有北海道出生和非北海道出生的北海道大學學生。在美國,填問卷者來自密西根大學和芝加哥大學。實驗的假設是美國人會認為幸福與個人目標的實現密不可分;而結果的確如此。

在這同時,北海道出生的北海道大學學生認為幸福與個人成就、社會和諧都關係密切;而非北海道出生的北海道大學學生認為幸福大體上與社會和諧關係密切。至於京都大學學生,他們不只認為幸福與社會和諧關係非常密切,還認為幸福與個人成就之間有負面關聯。這與前面談傳統亞洲人不安於自我炫耀那一節裡討論的某些現象相呼應。在中國,公開競爭的高考文化似乎給較「突出」的表現存在的空間:看看前面我們提及的今日北京朝外小學某教室外的班級座右銘:「我自信,我突出,我用功,我成功。」但「我突出」一詞,大多意指某人在作業評分或考試成績上名列前茅,而與我們在美國所常談到的那種「敢與眾不同」的破壞性「突出」大不相同。此外,它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家庭,而達成的成就。

第二個實驗:選擇

在第二個實驗中,北山忍利用了作選擇讓人緊張不安一事來達成其研究目的。在任何文化裡,作選擇都會產生不協調,這種不協調促使所有人為自己的決定辯解。北山忍假設在巨核自我文化裡,不協調的肇因是威脅到個人私下認定的自我形象——例如自認能幹或合乎道德的自我形象。然後他推測,對北美人來說,就是這幾種威脅會出現在他們的自我辯解模式裡。但在靈活自我文化裡,個人的公眾性自我形象才至關緊要,例如他們的名聲和在社會地位裡反映出來的自我形象,因此北山忍推測在他們的自我辯解模式裡會出現的威脅,是對這些自我形象的威脅。

北山忍和其同事據此發給每位參與此調查者十片音樂CD,並要他們就喜愛程度替它們分等級。研究人員接著讓每位受測者就他們手中的兩片CD作選擇。這兩片是他們既不是很喜歡也不是很討厭的CD,也就是在十片CD裡被他們評定為第五、第六喜歡的CD。

針對其中一半受測者,研究人員在牆上掛了一張有諸多臉孔的海報,讓受測者覺得他們作選擇時,那些臉孔似乎在仔細打量他們。針對另一半的受測者,則未掛上海報;讓他們在空白的牆前作選擇。要解開的疑問是:受測者是否表現出想替自己的選擇合理化的衝動?而讓受測者感覺像是被人盯著,是否左右他們表現或不表現此衝動?

結果,巨核自我美國人,坐在空白牆前面時,表現出很想替選擇合理化的需要,把他所拒絕的那CD貶得比他原來替十片CD評定等級時所評的級數還要低,並把他所選擇的那CD調到比原來更高級。換句話說,受測者未受到外部壓力時,得讓自己安心自己作了正確選擇。這一效應在有海報存在時被稍稍減輕——好似因為有別人「存在」,而覺得稍稍不能自由作選擇,從而受測者較能讓自己擺脫責任。不過,他們的焦慮不安顯然來自於自我評斷,而非來自別人的評斷。

這意味著親身體會到個人主義會帶來壓力、體會到美式自由並不令人舒服的亞洲學生和其他人,看出了箇中蹊蹺?的確是。自主選擇與要人透過選擇界定自己的文化要求密不可分,因而選擇本身能讓人覺得憂慮多過覺得自由。

在這同時,對靈活自我的日本人來說,感覺到被人盯著,甚至被一張海報盯著,就強烈引發不協調感;使他們感到焦慮不安的,是維護公我(public self)這件事。在店裡的家具上小睡(而且是睡到舒服打呼那種深沉的小睡)之類現象有關?沒錯。在未受仔細打量時,人可以非常自由的去體驗屬於某個內群體的感覺。那是與西方式自由大不相同的自由——西方人所幾乎無法想像,但令互賴者覺得很舒服的非自我意識。我認為那也是值得所有人用心去思索的東西,因為那與活得更深刻有關聯。

在此同時,北海道人的行為比其他日本人更像美國人,表現出比其他人更需要把自己的選擇合理化的心態。有趣的是不管他們是否在北海道出生,不管已在北海道住了多久,都會這麼——意味著邊疆個人主義至少一開始就源於自我選擇。這支持我們先前在石珍妮父母的例子裡所觀察到的東西;人往往因為已有些個人主義傾向而移居美國或北海道之類的地方。

第三個實驗:感知

北山忍的第三個實驗不把重點擺在價值觀或選擇上,而是擺在「感知」這個更深入內在的自我層次上。他和團隊運用了原本用來說明基本歸因謬誤的作文實驗,但在作法上與該實驗的最早版本有些許差異。他們向受測者說了一些故事,故事主角是一名虛構的棒球投手,然後問他們,你覺得這名投手的性格(例如他的性情或態度)對他的行為有何種程度的影響?外在因素(例如他的環境或他人)對他有何種程度的影響?

這時,對此實驗的結果,我們已不會感到驚訝。實驗發現北海道出生的北海道人,一如北美人,強調投手的酪梨核,遠甚於強調他的環境。相反的,非北海道出生的北海道人往往把酪梨核和環境同等看重。

換句話說,北海道出生的北海道人,不只在個人目標和作選擇上,而且在他們的感知和思維上,大體上和美國人一樣的個人主義。但非北海道出生的北海道人,雖然在作選擇時具有和美國人一樣的酪梨核取向,但碰到他們的個人目標或感知與思維時,個人主義程度卻不如美國人。因此,北海道人的個人主義,有一部分來自自我選擇,但如果他們在個人主義文化裡長大,他們也吸收了該文化。

當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北海道出生的北海道人所接受的測試,顯示他們具個人主義特質,但他們也證明,個人主義者不願受環境影響,他們卻會受環境影響。順帶一提的,北山忍的調查意味著,美國人的「怪」除了我們先前描述的那些因素,還因為自外移居這個因素?的確如此。

相關書摘 東西文化差異新論:個人主義的東亞弔詭——稻米文化助長靈活自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在行李提領處等候的女孩:東西文化差異新論》,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任璧蓮(Gish Jen)
譯者:黃中憲

馬友友、虎媽蔡美兒等各界重量級人物共同推薦!
既引人入勝又耐人尋味的議題,
澈底改變並充實我們對自己和當代的理解。

為什麼西方人坦率直言;東方人矜持保留?
為什麼美國人愛作怪;中國人愛當乖寶寶?
同樣是奧運金牌得主,為什麼美國選手愛誇耀「自己的本事」;日本選手先感謝「所有栽培她的人」?
「自我犧牲」或「自我界定」究竟哪個比較重要?
我們應該遵奉「忠於自己」的真理,或是對家庭、宗教、軍隊等「大我」負責?

這些問題的答案,要從一位申請到美國念書的中國女孩說起。她的托福成績很高,論文也寫得很好,透過面試時大方得宜,正是學校夢寐以求的人才!很快的,她得到入學許可,正當學校派人去機場接她時,卻發現她英文沒有想像中說得好,更甚者——她根本不是當初申請學校的那個人。那是她姊姊!

本書作者大量收集個人事蹟及最新學術研究成果,引用文化心理學家所提出的「獨立自我」和「互賴自我」兩種認知模式,解釋東西方如何形塑不同的世界觀。這兩種模式影響大家的感知、記憶、行動、製造及所訴說的一切;導致東西方人士對抄襲,乃至於對人權的不同思維。也有助於大家了解為什麼美國誕生蘋果公司而中國創造了阿里巴巴?

當東方與西方的關係越來越糾結,雙方也持續互相為難,扞格不合。書中提出東西方如何超越「獨立自我」、「互賴自我」的固定模式,攜手共建未來,是讓人深省的議題。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