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無聊,越開竅》:科技斷食,助你擺脫知識焦慮

《越無聊,越開竅》:科技斷食,助你擺脫知識焦慮
Photo Credit: Porapak, pexelsCC0 Licens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方洙正繼續把智慧型手機形容成幼童:「當它們想要吸引你的注意力時,就非立刻達到目的不可,完全不受任何規範,才不管現在能不能干擾你。」如果你放縱小孩,他們就會肆無忌憚。可是身為父母,我們可以教育小孩守規矩。同樣的,我們也可以教育智慧型手機要守規矩。

作者:瑪諾什.佐摩羅迪

「在一起孤獨」是怎麼發生的?

大學是世界的縮影,在其中,科技解決方案日新月異,相對的,鼓舞人心又帶點尷尬的人類互動則持續縮水。誠如特克在《重拾對話》裡所寫的,麻省理工學院正在發展一項計劃,人們可以鍵入自己的問題、上傳到「亞馬遜機器土耳其人」(Amazon Mechanical Turk)——那是一種全球線上工作聊天室,透過群眾外包,處理「請求者」上傳的問題工作,從回答網路鞋店的顏色編碼問卷,到各種心理治療法都有。

要是有人在「會談治療2.0」上,聽到你一直做墜機的噩夢,又有人聽到你抱怨蠻橫的母親,可能連心理學大師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都會從墳墓爬出來。

特克無法認同,將心理治療外包給匿名的虛擬日間兼職勞工,這種粗糙的構想,原因是「沒有一個人能站在你的立場為你著想。」我還要補充,他們也無法和你合作,找出潛在的解決辦法。

網友評論,無法使社會更美好

特克將虛擬治療和傳簡訊而不通話的情況,視為整個社會不重視對話與人類感情的大趨勢。「我們忘了,對話應該要和記得之前對話的人一起進行。」她說。「對話因為有歷史和同理心,才會發生。」而現代人卻花了更多時間,用手機對話,對珍貴的靈魂之窗來說,無疑是種浪費。

特克說,研究證明對話時有手機在場,會破壞交流品質。維吉尼亞科技大學複製相同研究時,並未把手機放在參與者面前的桌子上,而只是在他們的邊緣視線內,結果證實,還是產生很大的影響。「如果你覺得被干擾,就不會分享很私密的事情。」特克說。「即使手機關靜音,也會讓我們產生隔閡。」

特克熱中於重拾對話的使命,不光是因為這對我們好,也對整個社會有所助益。「每個世代都需要有辦法維持深度對話,來討論複雜的事,」她說。「短評解決不了困難的政治或經濟問題。」

不幸的是,當特克關於對話和聯繫的評論被濃縮後,它也變成了網路資訊:看起來比較老派、古板,而不像是關於人類與科技的進化觀點。至少,她那些堅持要寫出完美電子郵件,而不去辦公室找她的學生,現在都成為出色的作家。

假如就連這些出色作家,都無法與人對話⋯⋯好吧,這也不用完全絕望。我們改變了大腦,也能把大腦改變回來。「我們具有相當的彈性。」特克說。「只要不帶手機在夏令營待上五天,年輕人的同理心指數就會回升到正常水準,因為人天生就具備同理心。」

只有一個問題:我不相信那些大學生或你和我,會去參加在外過夜、不聞手機聲,只有蟋蟀叫的夏令營。事實上,我向特克承認,我和我先生每天至少互傳簡訊5次到10次,而且我樂在當中。

我們有很棒的簡訊關係。他風趣、自我調侃的10字簡訊,完全展現他的個性精華,當我們忙到很少碰面時,這些傳簡訊的時刻,對彼此的關係很有助益。

至於它們是不是「優質」對話?這個嘛,雖然稱不上優質,不過,至少我們這兩個有小孩、行程滿檔的忙碌上班族,還是能充分交流。

「我覺得這很棒。」特克回答。「我的問題不是傳簡訊這件事,而是在別人面前傳簡訊。」她和我一樣,強調她的研究絕對不是反科技。「我超愛傳簡訊。」她說。問題出在你把注意力分配給手機和其他人,有時候我們要給自己機會,向他人敞開心胸。

敞開心胸意味著需要時間,結結巴巴的開始、難為情的冷場、尷尬地停頓⋯⋯這些關於對話的細節,不是空白鍵或收回訊息功能可以幫上忙的。

分心可以選擇

科技符合古老諺語:「凡事講究時間和場合。」可是,面對如此強大的誘惑,我們該如何教導自己和孩子,做到自我規範?什麼樣的對話,需要你把手機移到視線之外,而不光是倒放在眼前的桌子上?萬一有要事或急事發生、家人找不到你該怎麼辦?或者像我同事的例子,他需要手機遙控,讓幫忙遛狗的人進家門,而且還是在她看醫生的時候。

在「萬一」的問題多到一發不可收拾前,方洙正(Alex Soojung-Kim Pang)博士讓我回歸現實。方洙正是科技預測專家、史丹佛大學學者,也是《分心不上癮》(The Distraction Addiction)一書的作者。自從他的手機第一次升級後,他就開始創造他所謂的「沉思式計算」(contemplative computing)之路。

就連未來學家都察覺到,智慧型手機的警報。方洙正發現,他再也無法像以前一樣,長久、專心地待在實驗室。案子開始堆積,每天時間似乎都不夠用。他發現自己成天盯著他該死的手機,卻沒有好好解決問題。這讓他開始感到恐慌。

「我自己經歷過這些科技所帶來的危機。」他解釋著。「身為矽谷的科技預測家與未來學家,我整天掛在網路上。也和多數人一樣,同時做許多事,沒有時間休息。幾年下來,我開始覺得自己的專注力嚴重流失。」

方洙正從牛津大學等學術象牙塔來到矽谷發展,這樣的改變讓他非常焦慮。他對於自己能長時間專注在大量的文獻,斟酌於複雜、奧祕的構想感到自豪。掌握不同的構想、找到解決方案的能力,不僅對方洙正的學術和投資有很大的貢獻,也能為他帶來很大的滿足感。

在他「覺得能力流失前」,他一直覺得才智是自己很重要的一部分。除此之外,他還經歷一般的記憶力問題。「我常常走進房間要拿東西,又忘了我要拿什麼。」他說。

方洙正不光是開始「老化」,他仔細觀察自己的行為,發現這小小的手機不僅搶走了他的時間,還狹持他的大腦為人質。

「智慧型手機像個四歲小孩一樣。」方洙正說。「它們的預設值,是任何事都要提醒你。」新的簡訊進來,就會跳出一個小視窗,還有電子郵件、震動提示、WhatsApp、Snapchat⋯⋯到處都是提示泡泡,接下來你便發現,自己被淹沒了。

方洙正繼續把智慧型手機形容成幼童:「當它們想要吸引你的注意力時,就非立刻達到目的不可,完全不受任何規範,才不管現在能不能干擾你。」

如果你放縱小孩,他們就會肆無忌憚。可是身為父母,我們可以教育小孩守規矩。同樣的,我們也可以教育智慧型手機要守規矩。我們可以把那些持續干擾的裝置。轉變成維持注意力的裝置。

方洙正堅信「分心是一種自由選擇」,因而著手研究與發展數位實踐正念的計劃。比方說,把手機從調皮搗蛋的小鬼,轉變成乖巧的好寶寶;設法定出規矩,利用我們的裝置「讓它們守本分」。這些動作,不會讓數位設備消失,它們是現實世界的一部分。

可是,這不代表我們一定會分心。

科技斷食,助你擺脫知識焦慮

就像我在「無聊而精采」計劃中所發現的,方洙正也看見,要提高生產力就得有時間思緒漫遊,或像他所說的:「什麼都不做。」抱歉,清空電子郵件收件匣,不可能立即讓你想出新商業構想,中間還需要留白的步驟。

對方洙正而言,這意味著他得回歸他的學術根源、好好研究相關文獻,以了解神經科學、注意力心理學、多重任務處理,以及其他會影響大腦的自我分心形式。他說:「我也開始冥想,但我可能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冥想者。」

他表示冥想時,「就算做得不好,你還是會從中得到好處。」他試著透過沉思來恢復自己的敏感度,還發現這項工具,及其他幫助突破難關的傳統儀式,其實也能解決,我們每次打開手機、平板,或打開臉書和推特的問題。

這不無道理。就像做瑜伽能讓我們的身心愉悅一樣,實踐正念能幫助我們節制的使用3C產品。你知道的,有的父母完全不讓孩子接觸螢幕,也有父母認為,應該要讓孩子隨時可玩電玩遊戲《當個創世神》(Minecraft),因為它很有創意。

一定得這麼極端嗎?不是全心讚嘆科技帶來的優點,就是讓數位產品永遠安息,難道,我們不能和科技維持健康的關係?

方洙正做研究時花了點時間,與那些把螢幕和社群媒體關掉的人相處(一天到一週不等,有一次還長達一個月)。他也支持離開數位產品一陣子,來幫助人們更了解並小心使用科技。他所謂「沉思式計算」的重點在於,把這些最佳實踐融入我們的數位生活,而不是完全不碰。

最後他得到結論:「舒緩工作壓力的方法,不一定是離職,同樣的,我們一定能想出如何和數位產品互動,或它們如何和我們互動的方式,以避免許多這類問題。」


方洙正的健康手機習慣四步驟

掌控看螢幕的時間也是一種技巧,和冥想、演講,甚或玩《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沒有兩樣。這些我們賴以對外連結、增加效率的設備,有一種「避不了」的特性,我們會覺得非注意它們不可。

可是,方洙正想讓大家知道,你可以「主動選擇這些科技,在你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以下是方洙正讓iPhone謹守本分,或至少讓我們的生活稍微平衡一點的方法:

1. 關閉不重要的通知

要記得,你剛拿到新手機時,它會像個孩子一樣、隨時需要你的關注。方洙正說:「它們的預設值是凡事都要提醒你。」他自己就把手機上的通知全部關掉,並移除不必要的應用程式。

他補充說明:「我發現若只從電腦上臉書和推特,完全不會影響你的生活。」

2. 確定你收到的通知是重要的

問自己一個重要的問題:緊急情況時(例如世界末日),你會希望誰能夠找到你?方洙正自己的情況是,小孩的學校、他的近親和幾個親密友人。他把這些人的電話設成特別的鈴聲:德雷克與骨牌樂團(Derek and the Dominos)的〈蕾拉〉(Layla)第一小節。

「雖然我聽過這段吉他演奏上百萬次,但只要它響起,不管我身在何處、在做什麼事,我一定會注意到它。」他說。「大概有十幾人的來電,被我設成這種鈴聲,其他人則是布萊恩.伊諾(Brian Eno)的〈機場背景音樂一〉。」我對伊諾的音樂不予置評。只是,〈蕾拉〉吸引方洙正的注意,不管他當下有多專心都一樣(並讓他停下其他任何事情)。

他認為手機應該扮演一個稱職的接待員,要能決定來電是否需要立刻接聽,或先請對方留言。擬定一份名單——只列出重要人士、簡短又神聖的名單,並設好鈴聲,「讓最重要的人可以隨時聯絡到你,其他人則保持一定的距離。」

3. 與「幻想震動症候群」搏鬥

如果你不知道幻想震動症候群(phantom gadget syndrome,簡稱:PGS)是什麼,它是指沒有來電時、你還覺得電話在震動,大多數人應該都有這種經歷,而且很嚇人。我自己就很不好意思地承認,我常常誤以為我的腸胃蠕動是電話簡訊。

方洙正表示:「我們變得太習慣,下一秒就會有簡訊或推特通知進來,因而開始出現錯覺。」他說醫療人員多半有這樣的症狀,因為如果他們沒接到訊息,很有可能攸關生死。

對於這種令人不安的隨時通訊副作用,方洙正提出的解藥是避免把手機擺在身邊。除非你是醫生或其他分秒必爭的專業,他建議不要貼身攜帶手機。把它放在袋子裡可以營造出一定程度的界線,並且「將你和手機的關係調整到對你有利的平衡」。

4. 記得呼吸

「記得呼吸」這四個字是方洙正的螢幕保護程式。科技作家琳達.史東(Linda Stone)發明了「電郵窒息」(e-mail apnea)一詞,她的意思是「處理電子郵件時暫時不呼吸或屏息或吞下呼吸」。你一定知道這種感覺:檢查電子郵件或等待網頁下載時,我們往往屏住呼吸(更別提雙肩聳到耳朵旁)。

方洙正表示,屏息是焦慮的新症狀。「這是1,000年前你以為你被老虎追、需要靜止不動時會做的事情。」他說。因此,憋氣是「無意識的緊張刺激」。想想看,我們每天要查看數位設備多少次,那是很大的壓力。方洙正在鎖上的螢幕提醒自己要呼吸,表示他每天會看到這句話幾十次,然後就會呼吸,平安喜樂。

相關書摘 ►《越無聊,越開竅》:有建設性的白日夢,解決你的人生難題

書籍介紹

《越無聊,越開竅:無所事事更能釋放你的創意與效率》,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瑪諾什.佐摩羅迪
譯者:劉復苓

訊息不斷線、離開辦公桌繼續處理公事,你以為這樣才有效率,其實,這些動作都在默默摧毀你的產能!洗澡、摺衣服、看著水煮沸……多數人覺得無聊、浪費生命、毫無生產力的事,反而讓大腦全速運轉。

無聊很沒用?其實大腦超需要!關鍵在我們需要思緒漫遊!心理學家實驗證實,開會時放空、聚餐時神遊這些看似沒效率的無所事事,大腦反而會自動讓事物產生新的聯結,也就是「思緒漫遊」模式。此時大腦使用的能量,高達認真思考的95%!

TED演講《無聊如何產出最出色的點》點擊率超過183萬次、《快公司》(FAST COMPANY)2018年TOP100最有創意商業人士瑪諾什.佐摩羅迪(Manoush Zomorodi)找來2萬名自願者挑戰「無聊而精采計劃」。結果證實,培養深讀力、深度工作力及實踐專準主義,都與無聊息息相關。

getImage
Photo Credit:天下雜誌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