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上):連續殺人犯的大腦有什麼不一樣?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上):連續殺人犯的大腦有什麼不一樣?
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沉默的羔羊》中,連續殺人犯漢尼拔斥責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竟然試圖用紙筆測驗來分析他,直接說那是「笨拙無用的小玩意兒」。如今有了大腦造影以及核磁共振儀等技術,可輔助我們針對大腦生理構造上的檢視,提供視覺的證據,也影響了未來對犯罪學的研究以及進入到法院的審判佐證、自由意志、罪與罰的審視。

文:林奕昕(社工師)
協力:李政達(諮商心理師)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Happy families are all alike; every unhappy family is unhappy in its own way. )

──俄國小說家列夫.托爾斯泰(Leo Tolstoy 1828-1910)

2018月5月到6月,桃園有對夫妻疑似房產問題,丈夫持刀將妻殺害分屍,隔2天板橋又傳出疑似女友欲分手,健身教練竟殺害後肢解分屍,又加上轟動的華山分屍案以及永和分屍案,接連的案件讓民眾驚恐不已。

當時我在高雄演講,聽眾拋出問題詢問相關分屍案件,詢問如何得知這樣的兇嫌?

我回答說無論是心理病態或是連續殺人犯,他們的外表彬彬有禮、魅力有禮貌,與人互動正常。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因為跟這類人互動後,有許多的特質,例如自我中心、欺騙和喜歡操弄別人。其實後來可以從一些蛛絲馬跡來辨別。但礙於時間,我現場演講沒有詳盡回答。

持續追蹤新聞之後,對於分屍案新聞的描繪漸漸理解。譬如說從華山分屍案的兇嫌本人大致上可以推測得知此人善於找出、解決問題,計畫著每一步行動,迷昏他的受害者、性侵,然後殺人滅口。方法有邏輯性、主動性,尤其兇嫌善於調控情緒及犯後的處理方式,會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

這些肇事者對受害者懷有怨恨,並肢解屍體表達憤怒並隱瞞罪行。或者那些肢解受害者的兇嫌有潛意識殘忍的特點。

分屍兇嫌大致可分為3類。首先,熟悉肢解。例如:醫療專業人員或屠夫。後者熟悉屠宰動物,即使屍體是人類的屍體,也可能對肢解行為不擅長。第二,曾遭受過某種創傷的人,可能是早年遭受毆打,往往抑制痛苦和憤怒。這樣的人可能在犯下罪行中釋放出隱藏中的情感。一件真實的案例中,一位男孩看到他的父母被勒死謀殺。後來他倖存下來,並在成年後犯下了類似的罪行,扼殺和分屍對方。

第三則是與憤怒相關的精神病患者。被殺害與分屍的案件中可能涉及金錢、欺詐或過去的事件積累(情殺、財殺、仇殺),因此而激怒了兇嫌,以至於訴諸謀殺和分屍。分屍可能是一種憤怒行為,也可能是一種為了隱瞞罪行的行為。

犯罪學家說,分屍的兇手經常表現出不正常的行為和過度殘忍的傾向。儘管他們性格內向,表示這些人在一般情況下可能看起來很正常。也有些專家贊同涉及分屍的謀殺通常與職業經歷或童年創傷有關。

精神疾病所產生的盪漾

殺害小燈泡的兇嫌,個人認為是一個很好警惕的例子,讓我們深刻理解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尤其兇嫌有思覺失調症,妄想自己是堯、當皇上、四川人、不受中華民國法律制裁,必須殺人才會有四川嬪妃與其傳宗接代。這一類的怪誕念頭,正是思覺失調型人格障礙者的特徵。然而他的家庭沒有病識感,兇嫌家人不讓他就醫,只給他錢,叫他去買春。

而這類的人除了家人以外沒有真正的朋友。雖然表面上有些熟人,但關係大多難以深入或形成任何有意義的關係。

從大腦來看,思覺失調症患者出現暴力行為的其中原因,便是大腦結構異常,使得他們不能調節攻擊性及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的波動,而邊緣系統正是情緒產生的地方。另外就是妄想症(Paranoid),妄想型思覺失調症者總覺得別人不懷好意,認為有人要害他。如果別人要害你,最好的防衛當然就是「先發制人」,也就是率先發動攻擊。其他還有的是幻覺,以為自己是神、總統,或是有權有勢的人,可以控制、指揮別人,或者認為是救世主,來救這個世界免於罪惡。

許多思覺失調症者患者表面上有些熟人,但關係卻無法深入或產生任何有意義的關係,有的外表看起來不怎麼顯著或引人注目,但深入了解便可能發現這個人有暴力的危險因子存在。

當然,並不是所有思覺失調症患者都是殺人犯,我們不應過度汙名化這項症狀,但我們必須承認具有這項症狀的人出現暴力行為的機率偏高。另外像其他心理疾病,如憂鬱症、躁鬱症、ADHD和邊緣型人格等,或是酒精、毒品、網路成癮等等,也可能增加暴力行為出現的機率。

謀殺犯的大腦掃描
1
圖片來源:見下方參考資料
圖一、大腦內部結構簡圖

思覺失調症可以從外在行為得知,那麼其他心理變態以及連續殺人犯該怎麼辨別?心理測驗嗎?還是測謊?

知名電影《沉默的羔羊》中,連續殺人犯漢尼拔斥責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史特林竟然試圖用紙筆測驗來分析他,直接說那是「笨拙無用的小玩意兒」(blunt little tool)。這句話不無道理,像這種紙筆的心理測驗對漢尼拔而言是無用的,因為根本無法預知心理變態的人的心智。畢竟我們都知道心理變態的人可能說謊,所以,你要怎麼相信他們在這種問卷調查中實話實說呢?

但是,現今我們有大腦造影技術(Brain Imaging Techniques)來分辨真話和謊話,只要說謊,前額葉會活化。如今有了大腦造影以及核磁共振儀等技術,可輔助我們針對大腦生理構造上的檢視,提供視覺的證據,也影響了未來對犯罪學的研究以及進入到法院的審判佐證、自由意志、罪與罰的審視。

另一方面,性格衝動者的前額葉皮質常伴有功能障礙,性慾過度和暴躁的人則可能出現杏仁核(Amygdaloid)功能障礙。杏仁核損傷的人常常在情緒性記憶、性慾和社交行為上出現問題。而扣帶迴(cingulate cortex)存在功能障礙的人,則會在情緒調控和行為控制上出現問題。暴力犯的前額葉皮質和邊緣系統活化不一致,而專家也曾發現謀殺犯的角迴(註)功能不健全。

註釋:角迴(Angular gyrus)是大腦最晚發展的地方之一,掌管閱讀和算術。

其他反社會人格的研究也發現他們的後扣帶迴(posterior cingulate)、杏仁核、海馬迴(Hippocampus)可能出現異常。尤其是心理變態者、行為偏差的青少年和有攻擊性的病人,其後扣帶迴功能不彰。因為這個部位與情緒記憶的提取和情緒經驗有關。對自我反思及了解自己行為對別人的影響也有關聯,因此這可能是精神病患無法了解他的行為會傷害別人的原因,也是為什麼他會很自私、不替別人著想,既有反社會行為又不能接受因而產生的後果。

而在眾多研究結果裡,腦科學專家認為「前額葉皮質」(prefrontal cortex, PFC)是最基本的關鍵。前額葉皮質是潛在調節和控制情緒和行為上的關鍵腦區。

為什麼前額葉皮質是關鍵呢?這要從不同的層次來回答:

  1. 情緒層次:前額葉皮質是大腦最後成長的部分,讓我們得以控制情緒。有如一輛車的剎車器。前額葉皮質的低功能,會造成演化上失去比較原始的情緒(如:憤怒)的控制。
  2. 行為層次:前額葉皮質的受損會有尋求冒險、不負責任、破壞規則等行為出現,而這些行為和暴力行為只有一步之遙。
  3. 人格層次:前額葉皮質受損會導致很大的人格改變,包括衝動、失去自我控制、無法調控行為,不當行為出現時也無法抑制。
  4. 社交層次:前額葉皮質受損的人行為幼稚、不成熟、不含蓄、粗魯、無禮。對社會情境的判斷不準確。從這裡我們可以想像得到,缺乏社交技術的人當然會在社交場合舉止不恰當,在與人交際時得罪人,所以交不到朋友。
  5. 認知層次:前額葉受損會失去認知彈性,導致無法解決問題。這種認知的無彈性,會導致在學校學習失敗、失業,在經濟上處於劣勢地位。沒有一份正當的工作,很容易走上犯罪和暴力。 

所以不只是一層的分析,而是五種層次讓我們預期前額業功能不良的人,可能出現暴力行為。

2
圖片來源:見下方參考資料
圖二、大腦的正子斷層掃描俯視圖,衝動型殺人犯的前額葉皮質活化量偏低(左:正常人,右:巴士坦曼提(Antonio Bustamante)。)

在圖二裡,右邊是殺人犯巴士坦曼提(Antonio Bustamante)的大腦影像。巴士坦曼提在20歲時前腦曾被鐵橇所傷,至此人格大變,從一名有禮貌的年輕人變成衝動、情緒不穩定、離經叛道的流氓。偷竊、強盜、吸毒,最後殺了一名沒有自衛能力的老人。相較於左邊正常人的大腦上方的前額葉皮質是紅色的,巴士坦曼提是呈現綠色,顯示大腦功能的差異。

大腦顳葉的前方則是杏仁核,有些精神病患者由於杏仁核的功能出問題,讓他們不懂得受害者的臉部表情,也無法對其產生同情。1966年,美國第一起隨機槍擊事件兇手,查爾斯.惠特曼(Charles Whitman)在殺害自己的妻子和母親後,又在德州大學殺害了14人、31人受傷。後來的診斷發現,他的大腦顳葉中長了個腫瘤壓迫到杏仁核。不禁讓人想到,在公共場合突然開槍掃射的人當中,有多少是有腦部疾病的呢?

暴力犯不只背側和腹側的前額葉皮質可能失去功能,杏仁核、海馬迴、角迴和顳葉也都有可能出現問題。如果是智慧型謀殺犯,前額葉皮質沒有喪失功能,但邊緣系統卻可能活化得像沸騰的爐子。使得他們不但仔細計畫殺人行為,還用上最暴力、殘忍的手段。

蘭迪.卡夫特(Randy Kraft),1945年生,是個從外表看不出異狀的人。他是個電腦顧問,智商有129,有備受尊敬的父母、老么,在中產階級家庭長大。長相討人喜歡的他,如果沒有穿著囚衣和告示牌,你會認為他是位友善的鄰居伯伯,但是他會在晚上跟他的謀殺對象(全是男人或男孩)一起喝啤酒、兜風,並且在酒中下藥並殺害,最後把他們的屍體扔出車外。事後還詳盡記錄和編號被害者的狀況。總共有六十四人被殺害,所以被稱為「高速公路殺手」(Freeway Killer)。後來因為一次非法變換車道,被警察攔下來後從此告別犯罪生涯。如果不是警察攔下車來,發現副駕駛座有一位半裸男屍的話,說不定這位說話輕聲細語、態度溫和、工作勤奮的電腦顧問,現在還在殺人。

3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三 大腦的正子斷層掃描俯視圖© Adrian Raine(左:正常人,中:連續謀殺犯,右:謀殺犯。)

圖三正中間的正是卡夫特的大腦,可以很清楚看到連續殺人犯的前額葉皮質不但沒有失功能,反而很明亮,這代表他有縝密的計畫能力,也可調控自己的情緒,並維持注意力在既定的目標。連續謀殺犯讓我們證明了前額葉功能缺失就導致計畫能力低落這個事實。最特別的一點是,跟左邊的正常人大腦相比,中間的視丘(thalamus)非常活化,視丘也稱為丘腦,除了嗅覺之外,所有的「感覺器官訊息」,都必須經由它,才能進入大腦各個相關區域的皮質層,所以號稱「通往大腦之門」。但在右邊的謀殺犯完全看不到這樣的變化。

卡夫特是個攻擊者,他詳細計畫每一步行動,迷昏受害者、性侵、然後冷漠地殺人滅口,就像電腦專家一樣有邏輯性,精算過且善於找出問題並解決。恰恰跟右邊反應才動手的謀殺犯有很大的差別。

4
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高速公路殺手:蘭迪.卡夫特(Randy Steven Kraft)
大腦生理現象的發現

再來看看另一個例子。蓋瑞(Carlton Gary)是一位美國黑人連續殺人犯,姦殺七名女性。他是一位充滿矛盾的人,他在當地的電視台當模特兒,既是皮條客也販毒。白天的他會照顧年老的姨婆,晚上就會出去犯案。同時間,他又跟當地的女副警長約會。另外,他能夠像魔術師一樣悄悄地打開腳鐐手銬,進行越獄風雲。他智商很高,還曾經把殺人案成功地嫁禍給無辜者。整體來說,這樣一個聰明又創意的人,為什麼讓自己走上絕路?我們可以從複雜的生物社會背景來了解他。

5
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Carlton Gary

蓋瑞從小被母親拋棄,直到12歲才見到父親一面。在他第一次以少年犯名義被逮捕之前,他已經住過50個寄養家庭。如果從依附關係來看的話,這樣的生活已漸漸走向無愛心理病態的道路。

他兒童時期極度營養不良,而這樣的營養不良是反社會行為的一個重要因素。即使在學校中,他也曾被同學打到昏迷,醫師診斷他有輕微的大腦失能。這讓我們看到一些罪犯相似的地方。除了後天社會因素上的不利、母親的忽略與排斥,還有不穩定的家庭。

很多文獻提到生理上的影響,但是筆者認為環境的影響也非常巨大。在目前已知的研究當中,發現幾個可能的風險因子,包括:低心跳率、膚電反應不敏感、分娩併發症、腦傷、母親懷孕時抽菸、喝酒。母親如果在懷孕時抽菸,她的孩子成為成人暴力犯的機率可能高出三倍。難產也是另一個危險因子,懷孕時營養不良更會讓這樣的孩子成年後增加成為反社會人格症的機率。心跳率則是另一個因子,但沒有顯示出因果關係,目前還不能斬釘截鐵的說只要是心跳率低的孩子,長大後會變成不良少年,而是眾多罪犯和暴力行為者的心跳率都偏低。

6
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MRI大腦剖面圖© Adrian Raine(左:正常的大腦,右:透明隔腔)

而在腦神經學上,有種叫做「透明隔腔」(Cavum Septum Pellucidum)的狀況。如圖所示,原本每個人都有兩片形狀像圓弧穹窿,在大腦的正中央,是個充滿脊髓液的地方。右邊那張可以看到比左邊多了一個洞。當懷孕4到6個月時,大腦快速發展,邊緣系統及中腦的一些結構,例如:海馬迴、杏仁核、隔膜和胼胝體,就會壓縮這個小洞直到併攏為止。但如果發展不正常,這中間的洞會存在著,也才有這樣的「透明隔腔」名詞出現。而這類有小洞的人,在心理病態以及反社會人格的量表當中有著顯著性的高分,也更多暴力行為。

專家不知道用什麼因素來解釋邊緣系統的不正常發展,導致「透明隔腔」沒有密合。但是專家知道和母親懷孕時酗酒有關係。所以雖然神經發展不正常聽起來像是基因決定論,但其實和環境因素(如懷孕狀態)也有相當大的關連。

參考資料:

  1. 天生變態:一個擁有變態大腦的天才科學家
  2. 第七感:自我蛻變的新科學
  3. 大腦的祕密檔案(增訂版)
  4. The Anatomy of Violence: The Biological Roots of Crime
  5. Wij zijn ons brein
  6. Experts reveal psychology of killers who dismember victims
  7. 【性別觀察】社會急需的性別教育:被拒絕是理所當然,被接受不是
  8. 仇女! 韓男隨機殺人只因為「被女生忽視」
  9. 日本高材生斬殺七人案 「沒有女朋友,這就是所有失敗的元凶。」
  10. 兒童受虐影響腦萎縮 專家:多數發展遲緩
  11. Carlton Gary
  12. Neocriminology: identifying a murderer’s brain
  13. Psychopathy marker — “Neurodevelopmental marker for limbic maldevelopment in 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and psychopathy”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下):為什麼哈利波特沒有成為罪犯?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