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干達女性綁架謀殺案頻傳,政府卻稱為「巫術」惹禍

烏干達女性綁架謀殺案頻傳,政府卻稱為「巫術」惹禍
Photo Credit:FIDA Ugand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地記者說:「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我會加入烏干達女性的遊行,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作者:Prudence Nyamishana
譯者:Sunny T

自2015年以來,在烏干達首都坎帕拉(Kampala)市內及附近,至少有42名烏干達女性被綁架、傷成殘廢,甚至被謀殺,一半以上都在2017年的短短三個月內發生,有些屍體更有遭受過殘忍性暴力的跡象。

這一連串謀殺的細節都相似到令人毛骨悚然,全國都感到害怕。謀殺動機尚未確定,但巫術」一說被廣為接受。至今,當局還未對任何嫌疑犯進行指控。

烏干達的女性已無法忍受繼續活在恐懼當中,她們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麼。

2018年6月30日,婦女抗議工作團(Women’s Protest Working Group,簡稱:WPWG)在其他國家的女性主義者的支持下,在首都坎帕拉舉行了一場和平遊行,抗議以烏干達女性為目標、猖獗不已的綁架和謀殺案。

我要參與遊行,為了紀念她們。她們沒有得到正義的伸張,也沒有人追究她們恐怖死亡的責任。但我認得她們,我想著她們、還有她們那些除了恐懼與憤怒以外什麼結果都得不到的親朋好友。#烏干達女性的抗議(#WomensMarchUG)

一場全球之聲亦參與其中的遊行,婦女抗議工作團的領導人妮雅吉(Stella Nyanzi)博士告訴人們,女性正在追求外界的關鍵干預措施,例如給受害家庭的正義,並推動拒絕婦女暴力的行動。同是活動分子的陀西瑪(Patricia Twasiima)接著唸出42位遇害女性的名字。

稍早,警察曾嘗試阻擋遊行,並宣稱總統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對全國發表恢復烏干達國家安全的「10點計畫」 後,女性所提出的抗議問題已獲得解決。

警察總長在一封信中表示:「來信通知,針對意圖提高群眾對於氾濫的婦女謀殺和綁架案意識、表達不滿的遊行,將取消原定授權、不得進行。」

但是女性同胞都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繼續抗議:「用納稅人的錢建立的警察機構、政府所策劃的演講、思想和祈禱,再也無法滿足我們。做出行動的時候到了,來世紀公園(Centenary Park)加入我們,我們要得到那些尚未得到答覆的答案。 」

這蓄意的禁令激發了更多烏干達民眾不分男女的支持並加入遊行,其中包括曾發誓要加入這場行動的記者。

作家卡利納基(Daniel Kalinaki)在烏干達新聞媒體《Daily Monitor》上發表了一篇個人評論,解釋為何他會加入這場抗議行動;這篇文章在推特(Twitter)上廣為轉發:「我會參與這場遊行。跟我女兒一起。我們會手牽手、沒有任何裝備、跟其他人一起和平地向前走。我想要她愛這個國家,並以非洲年輕女性的身分,學習如何站出來發聲。她長大之後,她和其他像她一樣的人會是這些受傷、受攻擊、受指責的受害者的救星。歡迎前來『黑暗遊行』(Black Parade)——希望警察們夠聰明,不會讓這場遊行染上鮮血。」

電視記者瑞孟德(Mujuni Raymond)表示,他也會加入這場抗議:「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只給予希望和祈禱是很不人道的。我們必須有所行動。我會加入烏干達女性的遊行,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最後,警察讓步了,沒有給她們太多壓力。這場女性遊行遵守著警方設置的嚴格指令。

這是第一場由活動分子領導的和平抗議。烏干達政府在2013年通過頗具爭議性的「公共秩序管理法」(Publuc Order Management Act),賦予警察總長酌情權,可以允許或禁止公眾集會,而先前自該法案通過之後所進行的抗爭最後都轉為暴力。

這場遊行對當局施加了更多壓力,不只要他們提供女性一個更安全的社會,更捍衛了烏干達憲法、尊重公民自由集會的權利。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