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中的地獄審判:有錢能使鬼推磨,沒錢會被鬼抓走

《聊齋》中的地獄審判:有錢能使鬼推磨,沒錢會被鬼抓走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書人今天說一則《聊齋誌異》中「席方平」的故事。人死後會去哪裡呢?真的有上帝、閻羅王或判官嗎?其實,這個古代的故事,和現今的電影《與神同行》頗有相似之處,主題正是死後的「最終審判」。

時光飛逝,又到了眾所期待(?)的農曆七月說書單元,說書人今天說一則《聊齋誌異》中「席方平」的故事。人死後會去哪裡呢?真的有上帝、閻羅王或判官嗎?其實,這個古代的故事,和現今的電影《與神同行》頗有相似之處,主題正是死後的「最終審判」。

席方平是個耿直孝順的好青年,他的父親之前曾得罪地方上羊姓的大富豪,富豪死後,席方平的父親也病倒了。臨終前,父親神智不清地說道:「啊!那個姓羊的買通陰間差役來打我了!」說完這句話,席方平父親腿上突然浮現傷痕、全身紅腫,慘叫而死。

席方平悲痛不已,對家人說道:「父親忠厚老實,現在卻被惡鬼欺負,我要到陰間去為父親分辯申冤。」此後,席方平不再言語,看起來總是在發呆,變得像白痴一般,原來他的靈魂已經脫離身體了。

話說席方平來到陰間,一面問路、一面尋到了縣城去探監,父親流著淚向他訴苦:「那姓羊的買通了監獄大小官吏,沒日沒夜地打我,我兩條腿都給打爛了。」席方平看到父親如此遭遇,又氣又恨,對獄卒罵道:「縱使我父親有罪,也應該依法審判,怎能任你們這些小鬼擺佈!」

席方平揮筆寫好了狀子,向縣城隍申冤,羊姓富豪得知消息,連忙送上更多銀子,趕在開庭之前打通各個關節;反觀席方平孤立無援,既沒有銀子,也沒有月值使者李德春來幫他,就這樣迎來了開庭。

「打開業鏡。」城隍語聲落下,一面清澄的大鏡子映出羊老闆生前欺負地方百姓的畫面。「關上、關上!誰叫你們打開了!」席方平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著城隍,然後瞪向羊老闆。「以下宣讀判決,原告席方平所言皆為誣告,羊老闆無罪!」

城隍一句話也沒有問,便做出判決,席方平大聲喊冤,卻被差役打了出去,他眼中含著淚,最後看到的畫面,是羊大老闆臉上輕蔑的表情。

然而,這還不是地獄──這只是地獄的開端。

席方平滿肚子怨氣,離開縣城,連夜趕了一百多里路,來到郡府城繼續上訴,控訴羊老闆和縣城隍的惡行。

「羊老闆無罪!」郡司閉上眼睛,一秒宣判。「席方平,你誣告良民、誣陷城隍,來人啊!拖下去狠狠給我打!打完發落給城隍再審!」席方平渾身是傷,又被遣回縣裡,受盡了種種酷刑,獄吏料想他不敢再次上訴,將他送回家;但席方平仍不死心,強忍著痛楚長途跋涉,度過重重關卡,來到閻王府。

螢幕快照_2018-08-19_下午4_34_05
Photo Credit: 陸忠淵 @ public domain
絹本著色十王像《五七閻羅大王圖》,陸忠淵筆

「無論如何,閻王總會主持公道吧……」席方平這樣想,將城隍、郡司貪贓枉法等事上報,閻王看到了狀子,找來郡司和城隍對質,郡司支吾其詞,心底也有些害怕,決定向席方平求和,以重金誘惑他,想叫他撤回告訴,但席方平不為所動。

路人與路鬼見此情景,都勸說道:「別固執了,當官都的向你說情了,就答應了吧,聽說他們在閻王那邊也送了禮物,這樣下去就糟糕了。」席方平相信閻王會秉公處理,並沒有撤回狀子,沒有多久,案件開始審理,席方平被拉上公堂,只見閻王滿臉怒容,彷彿他犯了什麼重罪。

「罪人席方平帶到!」一旁的小鬼叫道。「好傢伙,來人啊!先打二十大板!」閻王立刻下令。
「我無罪!」席方平大叫道。「你們說啊!我犯了什麼罪?」閻王只當作沒聽見,鞭笞依舊,席方平怒極反笑,他決意反抗到底。「是了!我有罪,我沒錢啊!當真該打!誰叫我沒有錢呢?哈哈哈!」

閻王一聽也動了氣,命令鬼役用刑,生起火,將鐵床燒得通紅,脫去席方平的衣物,將他壓在火床上反覆折騰,席方平皮肉筋骨都燒焦了,劇痛無比卻又無法死去,這酷刑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

回到公堂,閻王問道:「你還敢再告嗎?」席方平正氣凜然答道:「這我一定吉!大冤未伸,非告不可!」閻王又令人拉他下去,行支解之刑,用刑前,閻王對席方平問道:「席方平,你現在還有機會回頭,我再問一次,你是告還是不告?」「非告不可!」

閻王大怒,命令鬼役下手,將席方平攔腰鋸成了兩半,然後把他的身體合在一起,席方平只覺得生不如死,又被帶到了公堂之前。「席方平!回答我,告還是不告?」閻王還是那句話。「不、不告了。」

閻王聞言點了點頭,放他回去。席方平心中暗想,這陰間的官比陽間的官更黑暗、更陰險,再告也沒有用,只能另尋生路,聽聞玉皇大帝的親戚灌口二郎神為人正直又聰明,便想找二郎神告狀,他沒有回家,一路往南奔去。

「席方平!別跑!」兩個小鬼捉住了席方平,原來閻王怕他惹事,派出鬼差跟蹤他,席方平再次被帶到了閻王面前,他萬念俱灰,不知道這次又會受到什麼惡毒刑罰。

「席方平,算我服了你,你實在是個孝子。」沒想到,閻王竟然沒有生氣,他平靜地在生死簿上寫了幾筆。「我已經讓你的父親轉生在富貴人家,你不用到處喊冤叫屈了,等等你回到陽間,再賜給你千金家產、百歲壽命,你來看看生死簿,這樣可以安心回去了吧?」

席方平見閻王下筆用印,父親終於不必在地獄受苦,於是拜謝閻王。閻王令那兩個小鬼送席方平回家,從此以後,他就過著平安快樂……不,還沒有。

想不到吧……這部電影還沒結束呢。

路途中,那兩個小鬼一邊推著席方平趕路,一邊罵道:「你這刁鑽的傢伙!一次又一次找麻煩,老子也得跟著你來回奔波,真他媽累死我了!給我走快點!」席方平站住了腳,挺直身子,大聲說道:「你這鬼東西!我可以受刀砍火燒,就是受不了別人無中生有的辱罵!那咱們回去看看閻王怎麼說好了,如果他叫我自己回去,你們就不需要送我了,這樣可好?」

兩個小鬼害怕回去被閻王怪罪,不敢再罵,也不敢催促,只能好聲好氣地帶著席方平向前走,途中正好經過一戶人家,兩個小鬼便說在此稍作休息。席方平不疑有他,坐下來乘涼歇息,突然,兩個小鬼奮力一推,將他推進了這戶人家,席方平驚魂未定,待他深呼吸一口氣,定睛一看,他竟然已轉生為嬰兒了。

二郎像
Photo Credit: Shizhao @ CC BY-SA 3.0
都江堰二王廟內的二郎神像

席方平悲憤大哭,三天不喝一滴奶水,於是身亡。死後,席方平朝南直奔,一心想找灌口二郎神申冤,正巧撞上了一列儀仗車隊,中間坐著一個儀表魁偉、神采煥發的青年,席方平心想這一定是天界的大官,連忙上前喊冤。

原來這個青年正是玉皇大帝的兒子九王殿下,九王聽了他的遭遇,找來二郎神一起處理這起案子;席方平一路跟著九王和二郎神,走進一所官署,只見父親和羊姓財主都在其中,不多久,又來了一輛囚車,裡頭走出幾個犯人,赫然便是城隍、郡司和閻王。

全案關係人到齊,當場對質,揭露了財主與貪官的醜惡面目,二郎神提起筆來,寫下了真正的「最終判決」:

以下宣讀判決。

閻王:受玉帝鴻恩,任王侯爵位,理應廉潔奉公作為下屬的表率,你卻貪贓枉法、以強欺弱,應當提取西江之水,為你洗滌骯髒的肚腸,再燒起東壁鐵床,讓你嘗嘗火烤的滋味!

城隍、郡司:身為地方官,應該不辭辛苦為民服務,就算受上司權勢所逼,也應該展現你們的骨氣,你們卻上下勾結、壓榨欺負窮苦之人,簡直是人面獸心!應當判處陰間的死刑,再剝去人皮、換上獸衣,投胎轉作畜牲!

陰差鬼役:既然淪入鬼籍,本應在衙門行善,以求轉世為人,現在卻橫行霸道、迫害無辜,讓昏官更顯殘暴,讓善良的人對你們這樣的屠夫更為懼怕,應當在法場上剁碎你們的四肢,然後在湯鍋中撈取你們的筋骨!

姓羊的:為富不仁,狡猾奸詐,竟然讓黃金的光芒掩蓋地府,使無辜的好人陷入黑暗無光的絕境,應當沒收羊家的全部家產,用以獎勵席方平的正直與孝道。

判決完畢,二郎神又對席方平的父親說道:「因為你本性忠厚,而你的兒子又有孝心、有義氣,所以賜給你三十六年的陽壽。」席方平與父親接下了判決書,兩人一邊讀著判決,不知是真是幻,一路走回家中。家中,痴呆已久的席方平恢復意識,連忙叫家人挖開父親的墳墓,只覺父親身體冰涼,一兩天後逐漸回溫,然後甦醒過來;席方平與父親想找那份判決書,卻已經找不到了。

說也奇怪,席家一天天富裕了起來,良田遍野,羊家則是經商失敗、日漸衰弱,樓閣房產都轉到了席家家中,而席方平的父親一直活到了九十多歲才去世。一切都和二郎神說的一模一樣。

故事到此結束,各位看官不妨想想,這個故事想要告訴我們什麼呢?

說書人以為,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鬼故事,可怕之處,至少有兩點。

第一,以虛構之事諷刺官場的醜陋樣貌。判決中那句「金光蓋地,因使閻摩殿上盡是陰霾;銅臭熏天,遂教枉死城中全無日月」這兩聯寫得傳神至極,可怕的是,從古至今,無論陰間或陽間,貪官污吏與無辜的冤案從來沒有少過。

第二,沒錢就是該死。多麼現實、多麼可怕的名言啊!席方平那句「受笞允當,誰教我無錢也!」可說是來自地獄的怒吼,恐怕也說中了許多人的心聲,讓人笑著笑著就哭了。

有錢能使鬼推磨,沒錢會被鬼抓走。

本文由大豫言家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說書人柳豫』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