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魏德聖電影:浪漫英雄故事之王

細數魏德聖電影:浪漫英雄故事之王
《豐盛之城》,Photo Credit:果子電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也是《海角七號》上映十周年。今年桃園電影節以魏德聖做為焦點影人之一,帶觀眾看盡魏德聖導演一路對歷史、羅曼史、英雄片或勵志片的偏好,在他電影席捲市場的同時,也引發了對國族認同問題的熱烈討論。

文:陳睿穎

2018年,也是《海角七號》十周年。今年桃園電影節以魏德聖做為焦點影人之一,精選八部電影,讓觀眾得以綜覽魏德聖的創作軌跡。

眾所皆知,魏德聖是個說故事的高手,幾乎可以用「沉迷」一詞來形容他對故事無止盡的愛。他喜歡故事裡的各種對立、轉折、伏筆、互文,即便在窮愁潦倒時寫日記剖白自己,也都說成了處處有趣的故事。不知道是他選擇把人生活的像故事,還是他用不斷的說故事來構築自己。如果我們也把他的作品一一攤開,說成一個故事,用我們的生活來參與他的創作世界,不曉得會是什麼樣的一個光景。

今年6月7日,魏德聖在果子電影臉書粉絲團揭開「豐盛之城:台灣三部曲園區計畫」,要將自己醞釀多年的台灣三部曲大夢付諸實現。這個夢不但包括一系列三部電影,講述大航海時代的台灣,還包括了對拍攝地的長遠規劃。

當年《賽德克.巴萊》搭建的林口霧社街區幾經協商仍無法保留,這次「台灣三部曲」將不再留下那樣的遺憾,拍攝地不僅要做有計畫的保留,甚至還要永續經營。此案計畫在台南後壁開闢一個至少營運50年的歷史文化體驗園區,有飯店、遊憩設施、博物館、餐廳,還有重新打造的大風大景,讓這100公頃的攝製基地成為人人都可以置身其中、看見荷治台灣的主題樂園。

他要用一套電影綁一個大投資案,希望碰出龐大熱能,來幫孵文化創意產業這個一直孵不大的蛋。他期待這套電影提升影視產業視野、增強島民自我認同,也希望為台灣電影建立出成功的商業模式。

2003年他以《賽德克.巴萊》五分鐘試拍帶籌募拍攝資金的逆風身影尚在眼前,傾盡所有只為搏一個機會,現在的他同樣無畏,只是搏得更大、更充滿未知。每一次他做大事,都沒有最大只有更大,這次他真的準備好了嗎?



勇渡「新電影」的黑水溝

1990年代以降,所有電影文青都必須面對創作路上的大魔王:台灣新電影。此時既有大師珠玉在前,也有冷清的市場環伺在後,堅持追夢的滋味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魏德聖做過節目助理、製片助理、場記、場務、助導、副導演,更在楊德昌麾下歷練數年,即使劇本和短片屢獲優良劇本獎及金穗獎肯定,都沒能給他帶來順利揚帆啟程的東風。

桃園電影節今年選映了三部該時期的作品:《對話三部》、《黎明之前》,以及《七月天》。就好像魯夫備戰偉大航道一樣,這裡的每一部片都可以看到魏德聖正進化自己某方面的能力,摩拳擦掌,等待進場。

對話三部+劇照三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
《對話三部》(Three Dialogues, 1996)劇照


1996年的《對話三部》,是魏德聖首支使用膠片拍攝的短片作品。全片由三個片段組成,每段都是一鏡到底,沒有對話,只用鏡頭的推移加上現場的調度手法來營造出不言而喻的戲感,讓觀眾忍不住想繼續看下去。魏導自承《對話三部》是技術上從影帶拍攝過渡到膠捲拍攝的練習作品,即便如此,仍可看到他在場面設計、故事的經營上下足巧思。



1997年的《黎明之前》是魏導第一次跟職業演員合作,故事講的是一段極為扭曲的情感糾葛,由大量的對白堆疊出濃重的絕望。

劇本安排了角色之間的兩兩對話、三人對話和四人對話,精練的表現出每個角色心中放不下、忘不掉、注定以愛之名彼此傷害至死不休的巨大創傷。演員的爆發力和導演的場面調度碰撞出強大的戲劇能量,看一次就很難忘記。



黎明之前+劇照二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
《黎明之前》(Before Dawn, 1997)劇照

1999年,魏德聖把五年前獲獎的劇本《賣冰的兒子》拍成16mm電影《七月天》。《七月天》的故事有點新電影的情調,可以看到魏導如何臨摹名家手筆,把大導演風格和手法融會貫通在自己的作品中。

《七月天》處理更多人物、更複雜的關係與場景、還有角色內心狀態。做為長片,已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可以看出魏導即將從新電影的溝壑中另闢蹊徑,翻身上岸。

魏導曾說,《七月天》是拍長片之前最後的練習,想不到他真正以長片處女座登上台灣影壇,已經是十年後的事了。

《七月天》劇照03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
《七月天》(About July, 1999)劇照
還得通過票房的試煉之窟

不過有些事情晚點做,或許是福不是禍。2002年,魏德聖參與了《雙瞳》的拍攝工作,打開他電影生涯另一條任督二脈。這部挾帶好萊塢資金、國際規模的大製作,讓他更堅定了拍電影不該在格局上自我限縮的理念。

電影人要成功的唯一途徑不是抓住眼前的機會,而是把電影拍好——如果沒錢就找錢、如果沒人那就找人。作品是每一位導演珍貴無比的創意資產,砸了一部作品後,難保還有下一次機會,所以創作不應該為錢將就,預算也不該是電影不夠好的藉口。

他開始找人投資自己,這促成了2003年勇敢卻孤獨的《賽德克.巴萊》募資案。陳國富勸他先讓自己的名字有份量,先要證明自己的市場價值,這才觸發了我們故事中的主線事件:2008年的《海角七號》。

市場的溫度正在復甦,2008年不只侯孝賢張作驥推出新作,楊雅喆的《冏男孩》、鍾孟宏的《停車》、林書宇的《九降風》⋯⋯

諸多作品在這一年讓市場感到耳目一新,其中最不可思議的就是魏德聖大賣了5.3億的《海角七號》。這部電影彷彿是點穴一般,戳中了很多觀眾久未被觸及的情感要害,讓觀眾回到戲院,重溫了「進戲院看電影,大家一起哭哭笑笑」的觀影初衷。

《海角七號》主線故事說來簡單,但處處都是觸動情感認同的大小眉角,一群好像鄰居一樣親切有趣的小人物們,要共同完成他們現階段的大事:組個樂團、如期演出。他們化解歧見、成就自我,是平凡的英雄,銀幕前的每個人都被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點燃了感動。


同一年,講述吳湯興姜紹祖抗日故事的《一八九五》同樣上映,「只要雙腳踏在這片土地上,愛著這裡、為這塊土地灑下熱血的人,都是台灣人」的史觀呼之欲出,和《海角七號》的精神搖相呼應,新世代的國族觀點已然漂移。而魏德聖憑《海角七號》破了試煉之窟,得到下一個關卡的鑰匙,他勇敢的回應內心的聲音,返回2003年未竟的獵場,拍攝《賽德克.巴萊》。

披荊斬棘,履行當年的承諾

從1957年何基明拍《青山碧血》開始,直至2003公視歷史大戲《風中緋櫻:霧社事件》,霧社事件一直都是熱度不墜的題材。但是各時代有其僵化的認同框架,想像也深受侷限,換言之,這不是個想拍就能拍好的故事,能拍出什麼新意很難說,要拍成史詩又是另一個難關。



或許魏導深知有些事情現在不做就沒有機會了。即使資金尚未到位、外景地受風災摧殘,《賽德克.巴萊》還是宣布開拍,導演以「人的尊嚴」這個普世價值做為核心。

上集講述莫那魯道面對外來統治者剝奪了族群尊嚴與傳統,是怎樣在心中天人交戰,明知事不可為而仍決心起事;下集則透過山林中的連場戰鬥,演出台灣山林如何在族人玉石俱焚的決絕中變成人間煉獄,族人則一一用自己的生命成就對祖靈的承諾。

《賽德克.巴萊》完成多項創舉,把台灣電影推到另一個層次,一方面以優異的執行力進行歷史現場的還原,一方面又把議題深鑿而出,讓外行看得熱鬧,內行又看出門道,本片帶出包括產業面、執行面、族群、文創、觀光、歷史、認同等多面向的討論,影響力尚不能以票房來量化。

1315546015-3978594324_n
Photo Credit:威視電影
前進吧,航向偉大的航道!


有鑑於拍《賽德克.巴萊》一面忙募資、一面忙創作的心力交瘁,接下來,魏德聖選擇專心的擔任監製,把導演工作交付給馬志翔。《KANO》是魏德聖在收集霧社事件的資料時讀到的歷史,延續前兩作定錨在日治台灣,《KANO》繼續透過嘉農棒球隊進軍甲子園的熱血故事,再現原住民、漢人、日人三族合作,共創台灣光榮記憶的甜美願景。

從《海角七號》一脈相承下來,帶觀眾看盡魏德聖導演一路對歷史、羅曼史、英雄片或勵志片的偏好,在他電影席捲市場的同時,也引發了對國族認同問題的熱烈討論。成功的電影帶來廣大的影響力,有些大師擴充了電影形式、重啟了感官,而魏德聖是改變了市場、重塑了觀眾對台灣歷史的感情。

此間魏德聖不曾停下腳步,最新作品《52赫茲我愛你》是一部愛情的四重唱,台灣首見用音樂劇的形式來辨證愛情。結束了輕喜劇,魏導驛動心很快又回到15年前讓他燃燒電影魂的「台灣三部曲」劇本。

從2008年到今天,我們有幸目睹台灣電影史不斷添加魏德聖的新篇章。此刻我們站在港口,看著德聖號風帆全開又要出發去探險,忍不住擔憂、忍不住忐忑,又忍不住好奇他這次要給我們說什麼故事,但回首這20年的來時路,至少他會把故事說得精彩,他可是懷抱著浪漫的故事之王。

影展資訊

名稱:第五屆桃園電影節
時間:2018/08/17-08/26
地點如下:
中壢SBC星橋國際影城(桃園市中壢區中園路二段501號5樓)
威尼斯影城 (桃園市中壢區九和一街48號)
桃園 in89 統領影城(桃園市桃園區中正路56號)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TNL特稿』文章
Loader